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13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只有平德。

本章又名:三观不合非得在一起的情侣终究有一天会吵起来

以下正文:

德川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度过接下来的时光的,他的记忆在阿梅说出“驾鹤归西”四个字之后便戛然而止,他能够清醒的感知自己的的身体与记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哎呀,御台大人,您昨天真是吓死奴婢们了。”阿樱露出后怕表情,“我到底怎么了……”德川偏过头去让女中们束发,才从阿樱口中听到昨日的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失魂落魄,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门外的景色,仿佛魂魄离体,仿佛行尸走肉。德川咬住嘴唇,一瞬间,被他刻意忘却无意记住的事情又一一浮现在脑海里,姐姐去世了,他忽然想捂住脸来大哭一场,那个曾经明媚的,温柔的,端庄优雅的,会在出嫁之前紧紧握住自己的手说着“和也每天也要开心啊”的女子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音容笑貌只有在回忆和梦里才能再次看见了。

“御台大人……”阿樱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怕他又像昨天一样忽然失去意识,德川没有说话,一晚上的休息让他的内心平静下来,他慢慢从被褥上坐起身来,看着送进来的那一套红底绣着白色绣球花的的衣裳和罩衫,对着阿樱说道:“麻烦去帮我换一件深色的来吧,姐姐去世了,长姐如母,我也该为她服丧三日,怎么也不能再穿那么鲜艳的衣裳了。”

用过早膳后,德川也只是呆呆的坐着,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倒是毛利和入江,急急忙忙的进了御殿来看望德川,昨天女中们报告他们的时候,他们简直吓了一跳,立刻就想去探望德川,但是昨天德川那样子实在不能再招待他们,恐怕即使见了面也没用,他们只能忍到今天早上,才匆忙赶了过来。

德川换上了深蓝色的衣服以示守丧,入江和毛利也不约而同地换了深色衣服以示对姐姐的哀悼。他们小的时候常去德川家的宅邸做客,那时德川的父母尚在人世,德川宗家的势力还不曾一落千丈,可即使是这样,贵为宗家嫡长女的德川姐姐依然会温柔的笑着欢迎他们的来访,甚至亲手做羊羹,甜点给他们吃,在很多个闷热的夏日里,喜欢穿着水蓝色的德川姐姐一直是他们所有人最期盼的身影,只可惜,现在他们再怎么盼望,她都不会出现了……

入江和毛利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德川,只能劝他节哀顺变,保重身体,德川点点头,轻声谢过,也不再开口了。入江和毛利对视一眼,这样下去可不行,入江脑子一转,问道:“和也,千姬姐姐一直身体康健,没什么病痛,怎么突然就离世呢,你难道不想问问清楚?”德川的眼神这才有了一丝神采,这个疑问被他一直忽略至今,他赶忙让阿樱喊来了正住在大奥里修养的阿梅,她和使者都还没有离开,他们将会在大奥和驿馆中修养两三天,才会再次踏上回到京都的路。

阿梅显然精神也不太好,侍奉的主人突然离世显然也对她打击甚大,德川让她靠近些坐下,不必拘礼,入江则给这个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的女子倒了一杯热茶。“姐姐,究竟是怎么离世的,你可知道些什么吗?”德川耐着性子等到阿梅定下心神,才开口问道。

阿梅捧着杯子,有些犹豫的看着德川:“这些话,奴婢本来是不该说给您听的……”“我没什么可以避讳的,不必吞吞吐吐。”德川淡淡的说,“如果这件事涉及到幕府,您也愿意听吗?”阿梅有些害怕的问,她和德川等人的想法不同,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女子和坤泽出嫁之后便要切断一切和娘家的联系,从人到身体心灵都要变成夫家的,利益面前,自然也是夫家的利益为重,所以这些话她才一直憋在心里,没有敢说出来。

德川坐直了身体,冷声道:“幕府是幕府,我是我,你只管说就是。”阿梅看着德川,那个自己曾经当弟弟一般对待侍奉过的小公子,在岁月的磨砺下越发成熟干练,颇有威望了。她将身体微微前倾,压低了声音说道:“京都盛传将军大人不打算再维持合约,一心决定与天皇陛下开战了。”

德川抿住嘴唇,皱起眉头,原来,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幕府已经对京都宣战了吗?难怪君岛育斗抛下了一切赶回京都,千辛万苦给大奥里也送了消息提醒他们注意,自己早就应该想到的。入江也皱着眉头思索起来,如今权势不比往昔的入江家又要在这场争斗中如何平安顺利的度过,最惊讶的莫过于毛利了,他原本不知道这个消息,甚至天真的以为幕府和京都会在合约的维持下一直保持着友好,即使是表面上的和平也好啊,他的脑子里混乱不堪,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才好,三人一时之间,都没了声音,不再言语了。

阿梅看着他们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京都也有不少贵人们娶了武家出身的女子或坤泽,就连天皇陛下的后宫也有,但是有消息说为表示开战的决心,天皇陛下亲手斩杀了那位江户出身的女御,一时之间,上行下效,那些贵人家里的夫人们都……尽管千姬夫人是京都贵族,但是,但是……”阿梅突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德川直到她想说什么,必然是和自己有关的了,他吸了口气,对着阿梅说道:“你说吧,我不会怪罪于你。”阿梅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开了口:“但是京都人都说您嫁到了江户幕府,千姬夫人就您这么一个弟弟,说不定也会向着幕府呢,说不定连近卫家也……为了所有人的名声着想,千姬夫人服药自尽了。”

德川猛地一怔,想说的话全部堵在心口一句也说不出来,他可以安慰阿梅,一起唾骂幕府的背信弃义,他也可以像所有远嫁的女子或坤泽一样,为自己的丈夫开脱辩驳,但是现在,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只能撑着头,轻轻揉着自己的额角,房间里如同死一样寂静。

入江看着德川,有些担忧的开口:“和也,你……”德川突然笑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是笑声里透露出来的绝望与悲凉让在场的几人都胆战心惊,德川的手攥成拳,手指死死掐进自己掌心的肉里,红色的血迹顺着划破的伤口一丝一丝流下来,德川却浑然不觉,他只是轻轻地笑着:“我的丈夫害死了我最后的亲人,好啊,好啊,幕府可真是,走了一步好棋。”

当天晚上,平等院按例来到大奥,德川穿着那身羽二重的白色睡衣,面无表情的跪坐在被褥旁边,平等院进屋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低下头来行了一个礼。平等院看了看他,开口道:“我听闻你姐姐逝世,你节哀顺变吧。”德川点点头,轻声道了谢。

他们像之前的时候一样,下了两盘棋,输赢各半,谁也没能占据上风,平等院有些无聊的将棋子扔进棋盒里,吩咐在外面守夜的女中们进来收拾,就准备就寝了。德川突然开口:“在下今日读书,颇有疑问,想要请教将军大人。”

平等院有些意外的看了德川一眼,这是几个月前他们不欢而散的那个夜晚之后,德川第一次主动向自己开口,他点点头:“难得你有疑问,不妨说出来听听。”德川坐直身体,眼睛看向平等院的眼睛,开口问道:“敢问将军,这世间,何为礼,何为仁,何为诚?”

平等院微微皱起眉头,德川这个问题着实有些反常,就像是个摆好的陷阱,逼着他往下跳一样,他略略思考后还是开了口:“礼者,纪纲是也;仁者,爱人也;诚者,君子养心之道也,致诚则无它是矣。”

德川听着平等院一条一条的解释下来,心中百味杂陈,他死死盯住平等院的脸,一字一句地说:“在下只想知道,既然将军大人熟读史书,精通文集,这些解释都能倒背如流,您又为何要背信弃义,致礼法仁义于不顾,迫不及待地向京都开战!”

德川以为平等院会很生气,甚至会向上一次一样摔门而出,直接离开大奥,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自己,但是他没有,平等院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德川惊讶于平等院的态度,暗自稳定心神后才平静的回应:“在下的姐姐已经被您的命令给逼死了,在下若还不知道江户京都要开战,就要真的成为傻子了。”平等院倒是毫不隐瞒的承认了这个事实:“没错,的确要开战了,京都和江户都已经准备好了。”仿佛说的不是一场一触即发的大战,而是一个小小的,无足轻重的练兵。

“那当初立下的合约呢,难道已经无效了吗?既然和亲后仍要开战,在下和亲而来的意义又在哪里?”德川有些失控的冲着平等院大喊起来,平等院则是一把抓住德川的下颚,将他拉向自己:“既然你这么勤学好问,我不如再教你一课,这些合约签下的时候,江户所有人都知道它不会生效的,唯一能骗一骗的,也就是你们这些无知的京都贵族们罢了。”

“至于你,”平等院松开手,看着德川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哼笑一声,“我缺一个御台所,表中的大臣们啰啰嗦嗦的逼着我娶亲,我不希望大奥的势力借由武家出身的女子或坤泽的手从而掌握在大名们的手里,大奥也不能永远由御年寄来掌管,既然京都双手奉上一位美人,无依无靠,又不会和江户的任何一股势力牵扯上联系,我又何必拒绝,自然就笑纳了。”

德川垂下眼睛,这么一年来的他和平等院所经历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从大婚到赏樱会,从每日例行的前往中奥练习剑道再到二人一起度过的盂兰盆节,这些事情让他曾经生出过“和这位将军大人一起过一辈子似乎也挺好”的念头,然而,平等院今天毫不留情的撕开了光鲜的遮羞布,将血粼粼的事实毫无顾忌的摊在自己的眼前,说到底,所有温情的假象都不过是政治联姻的必需品罢了。

德川苦笑起来,平等院一时有些怔楞,说实话,德川笑起来非常好看,这么一年过去了,德川在平等院面前总是那么一本正经,平等院在满足德川提出来的那些无伤大雅的小要求时偶尔也会想着他因为高兴而笑起来会是怎样惊艳的模样,如今,他却是在这样一个场合下第一次见到他所盼望的笑容。

德川揪着自己身上的睡衣,看着草席上的纹路,自言自语般的开口:“在下都糊涂了,在这桩政治婚姻里,的确是在下奢求的太多,如今将军大人逼死了姐姐,倒是让在下看清了事实呢。”

“你的姐姐不是我逼死的。”平等院烦躁起来,德川古井无波般的语气让他不由得心烦意乱,“不是您逼死的,又会是谁呢,撺掇着天皇陛下亲手了结女御的那位侍从,大概是您手下的暗探吧,如果没有您的授意,谁又敢去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您的这个举动,姐姐又怎么会死呢?!”德川突然激动起来,仿佛是一下子挣脱了桎梏一般,他将所有的礼仪抛到脑后,直视着平等院指责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一回平等院的语气终于变了,脸也一下子沉了下来,这个行动是他们商量很久的对策,到底怎么传到大奥里的,难道……“我猜的。如果我是您,恐怕也会这么做的。”德川平静的回应,他当初也是学着这些东西长大,只是后来,他被迫将这些知识全部锁进了记忆深处。

“哈哈哈,”平等院大笑起来,他实在是小看了这位御台所,这么一年多的温顺平和几乎都让他忘了,这人在分化之前也是当年名满京都的德川家的家主候选,“这才有些像样嘛,既然你能知道这一点,应该也能知道,害死你姐姐的不是我,害死她的是京都可畏的人言,是天皇那老头热血上脑的无聊举动,是近卫家,是她丈夫和公公的懦弱和犹豫,当然,还有她最后的亲人——作为弟弟的你,那毫无用处的仁义。”

德川摇着头,难以接受平等院直白的话语,平等院一针见血的戳中了他内心深处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我没有……”他低低说着,摇着头,“我没与害死姐姐……”仿佛这样就能够逃避一般。

平等院却丝毫不给他任何机会,继续逼问着德川:“你说你没有?呵,那当初你明知道近卫家的公子不是好人,为什么不干脆悔婚,将姐姐嫁去更好的人家?你既然知道你的和亲收效甚微,又为什么因为大纳言的一个承诺就不远万里来到江户?”平等院看着德川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有一丝心软的补充:“你那无聊的义理拯救不了世界,除了你,谁还会坚信着仁义?大纳言没有遵守约定在你和亲江户后善待你的姐姐,依旧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逼自尽,我也不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放弃向京都开战,你所坚持的早就过时了,你的义理不但不会帮到你一丝一毫,相反的,它很有可能会害死你。御台,你也该学会这一课了。”

德川跽坐着许久没有出声,平等院不耐烦等他,自己掀开被褥,吩咐女中们灭灯后,自己先躺了下来,又过了许久,在平等院快要睡着的时候,德川突然开了口:“在下能理解您的想法,可是恕在下无法接受,将军大人,请您允许在下就此搬离大奥吧。”

平等院的回应来得很快:“你也想要效仿‘中丸夫人’吗?可惜,我倒是还不想放你离开。”德川默默地听着,温热的泪水滴落下来,打在手背上,他捂住脸无声的哭泣起来,可惜,这回再也不会有人握住他的肩膀,帮他擦去眼泪了。

———————————————————————————————

PS:1.凰叔回答德川的那一些话参考资料为百度百科,基本出自《论语》《大学》《中庸》《礼记》等,我自己稍加改动了一下。

2.事实告诉我们,三观不合硬要在一起有一天总会出问题的.........

评论(5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