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3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入江,毛利,远野上线。


以下正文:

曾经在一个多月前被君岛育斗惦念着的远野笃京如今正脚步匆匆地走在大奥的长廊上,他手里握着一卷名单,走的飞快,一路上遇见他的女中和奥官都纷纷收敛了自己的衣裙来避让这位脾气火爆的御年寄。

远野要去的地方是御广座敷,这个地方他很熟悉,他曾经在这里和身为表中重臣的昔日好友种岛修二,越知月光等人商议大奥,中奥,甚至表中的各项事宜,然而今日他要见的人,不单单是种岛他们了,还有他真真正正的顶头上司,掌管天下大事的幕府将军平等院凤凰。

距离婚礼越来越近,一切都在忙碌的准备之中,唯一需要商讨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御内证的人选,远野手中的名单,就是他所调查的大奥里家世清白,忠心耿耿,姿色能力出众,且自愿成为将军御内证的女中们的名字了。

远野到了御广座敷,御帘后面的人影表明所有人已经到齐了,他深吸一口气,正式跽坐行礼:“在下远野笃京,特来送上御内证人选名单。”

过了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带着笑意的声音:“又要忠心耿耿,又要家世清白,还不能长得太难看,不如笃京你来做御内证吧,这样所有人都能放心咯。”

远野听到这个声音,气的直接从地上站起来便指着帘子开骂:“种岛修二你个混蛋,你再敢开这样的玩笑我就给你处刑!”

里面传来种岛的笑声,还有几个人压抑不住的声音,直到一声低喝传来,大家才闭上了嘴巴,坐在正位的平等院最终开了口:“全部都给我闭嘴,远野,进来吧。”

远野这才撩开帘子,一进去,发现除了坐在上手的平等院凤凰,还有种岛修二,大曲龙次,渡边杜克,以及越知月光。平等院看了他一眼,随口说道:“坐下吧,不必拘礼。”种岛闻言,也笑嘻嘻的帮腔:“对,对,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笃京就随意一点好了。”

远野听闻,毫不客气的朝种岛翻了个白眼,显然还在记恨刚才那个玩笑,渡边杜克笑着打着圆场,却反被远野牵连着骂了一句“蛮夷”。

不过闹归闹,正事还是要商量的,不过既然平等院都说了不用拘礼,那远野也不跟所有人客气了,他毫无顾忌的脱掉身上的累赘的长罩衫,将无数人眼红的将军赏赐之物一把扔在地上,又捞起衣摆,毫不客气地盘腿坐了下来,还没把手上的名单递给了平等院,就被大曲龙次毫不客气地插了嘴:“我说远野,你瞧见御台所长什么样了没有,好看吗?”

远野也送了个白眼给他,愤愤地说:“没见着。”这些天里,他去拜见过那位德川殿下四五次,回回都被他身边那个叫入江奏多的挡了回来,尽管最后还是听到了德川的声音,但是面却是一次也没见到的,不光是他,除了贴身服侍,负责德川起居的御中腊们,就连派去教导礼仪的年寄们也只能隔着屏风和他对话。这个举动无疑是给了所有在大奥里因为和亲而看不起德川的女中和奥官们一个下马威。

“那好吧。”大曲龙次兴致缺缺的缩了回来,人没见着,自然也就无从判断长得美丑与否,还是等他自己到了赏樱会在偷偷看好一眼了。

远野终于能把手上的名单给递出去了:“老大你看看吧,这些人都没有问题,而且相当乐意做你的御内证,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他还是像当年远游时一样,称呼现任的将军大人为“老大”。

平等院随意的将名单扫上了两眼,就丢到了一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用了。”

“哈?”远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您说什么不用了?”

“御内证。”依然是平等院言简意赅的回答,但是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都惊讶的望向平等院,连不动声色的越知都抬起了头。

选取御内证在婚礼前夜与将军共寝是大奥流传百年的惯例,平等院则是一句话就把旧例毫不留情的否决了,难怪所有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您倒好,张张嘴说不要就不要,我要怎么去协调解释这件事啊?”远野拿着被平等院扔下来的名单,有些头痛的问。

“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远野。”平等院从坐垫上起身,向外走去,其余众人也纷纷站起身来,今天是精进日,将军不能留宿大奥,时间快要到了,他们都得赶在锭口落钥之前回到中奥里去,平等院回头看了看仍坐在原地的远野,淡淡的说:“如果你连这件事都解决不了的话,你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大奥里了。”

这个威慑大概是很有成效的,远野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就处理好了御内证的事情。不过这一切都与德川没有任何关系,他还未与平等院完婚,大奥的事务他也没有管辖的权力,提前进入大奥的唯一目的就是熟悉大奥内的各项规章礼仪。

清晨,女中们轻手轻脚的拉开纸门,德川仍然闭目安睡,尽管他早就已经醒了,但是按照大奥的规矩,他不得不等到女中们进来服侍,打理好一切才可以起身。女中们按规矩问了安,德川才睁开眼睛,又转过身子让服侍的女中给自己打理头发。

德川打量了一下四周,今天似乎和平日都有所不同,女中们换上了更为正式的衣裳,所有人手上的动作也快了几分。这个现象,在他用早膳的时候表现的更为明显,这让他忍不住开口问:“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几个御中腊们面面相觑,连忙伏地请罪,不敢回应德川的话,直到德川让她们起身回话时,才你推我让,选出一个叫做阿樱的御中腊来回答德川的问题。

德川对这个小姑娘倒是有些印象,阿樱性子活泼,举止规矩,应对得体,甚至识字能做和歌,这便是大奥中人所推崇的有才干的女子了,难怪她还未满二十,便已经是御中腊了。

阿樱先是行了个礼,然后便大大方方的回答:“回禀殿下,其实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日子,只是将军大人今日要到御佛间参拜,我等有谒见资格的女中皆要前去拜见将军大人。”

德川点点头,如果要赶着时间去拜见将军大人的话,那么穿着正式,手上速度快些也就能够理解了。他刚想接着用餐,毛利便笑嘻嘻的开了口:“阿樱呀,将军大人究竟是怎样的人呐,我们都很想知道呀。”德川听闻这话,也不由得放下筷子,向阿樱看去。

阿樱显然没想过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她眨了眨眼,思忖半天后回复:“将军大人是个大好人呀!”这句话说的直白,不仅仅是德川,毛利还有入江,就连其他的女中们都被逗笑了,阿樱却不服气地说:“奴婢说的没错呀,将军大人就是个大好人。”

德川这才知道,阿樱是大奥的医师之女,前任将军在位时,由于他无心政务,任由老中们把持朝政,老中们则一门心思玩弄权术,争权夺利,至江户城的百姓们生活于不顾,阿樱的父亲作为大奥医师,薪俸还时常被克扣剥削,就知道百姓们的生活有多艰难,但是新任将军大人上位后,肃清前朝,又废除了不少折磨人的法令,大家的日子才慢慢地好过起来。阿樱越说越激动,其余几位女众也点头附和,这位年轻的将军即使是在大奥女官们的心里,也已然成为了天神一般的人物。

百姓们就是这样,他们不在乎出身,也不在乎名誉,他们只知道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但凡有恩与百姓们的,百姓们自然会记在心上,时时维护,在京都显贵们口中出身低微,亲近蛮夷的将军,在江户城内的名声,甚至比天皇还要高出几分来。

阿樱说完这些,又笑着说:“其实啊,奴婢们也不懂什么经世治国的大道理,奴婢们只知道,将军大人从不逼迫奴婢们做任何事,还曾放出许多人回乡呢,就这样,奴婢的父亲才敢让奴婢进大奥奉公的,而且,”阿樱又抬头看了一眼德川,“将军大人现在还没有侧室,德川殿下生的如此好看,将军大人也是仪表堂堂,岂不是天作之合么。”

“大胆,”入江用手上的扇子敲了敲草席,“这种话也能在德川殿下面前胡言乱语么?”阿樱有些害怕的刚想伏地请罪,却见入江轻轻一笑,眨了眨眼:“骗你哒,别在意。”

“好了。”最后还是由德川开了口,收拾了局面,又赏赐了今日在场的诸位女中们,替德川换好衣服,女中们都纷纷戴上德川赏赐的饰品,欢天喜地的去拜见将军大人了。

入夜后,入江和毛利在回到长局的路上,就听见今早获得赏赐的侍女们正在反驳其他人的话:“我看呀,德川殿下正是位心胸宽阔,心地善良的人,才不是你们说的从京都来的冰美人呢。”

二人听了这话,相视一笑,在大奥里,所有人都得用些手段才能活得更好一些,即使是即将成为御台所的德川也不例外啊。

终于到了婚礼大典的日子了,尽管仪式从正午才开始,但是德川不得不一大早就起来做准备,到了正午,德川身着白无垢,手上拿着扇子,再一次坐上轿子,重新进入大奥城中。

举行典礼的地方在御对面所,德川重新入大奥之后,御中腊们便迎着他往那里走,待德川坐下后,便是等着将军大人驾到了。

没过一会儿,御铃廊上的铃声响起,这就意味着将军大人即将进入大奥了,德川也低头行礼,待到将军坐下后,他刚想抬头,就听见负责仪式顺利进行的女官说:“在各项典礼结束之前,烦请二位不要注视对方的面容,也不要相互交谈。”德川便只好抬起头来,目光下垂,低低的应答了一声,而那位将军大人只是哼笑了一声,算作回应。

不过负责礼仪的女官显然已经无心追究将军大人那不周全的礼仪了,见二位不再有什么逾矩的举动后便俯下身子,拖长了声调祝贺:“今日二位喜结连理,真是可喜可贺……”念完了祝词,便命下面的女中们端上了三三九度酒,饮过酒后,便是第二道內躬换盏仪式,第三道肝煎换盏仪式,直到最后杂煮三献礼结束后,德川才得以休息片刻,更换衣裳,之后还要前往御佛间参拜祖先的牌位。

这么些冗长的礼仪下来,即使是性子沉稳的德川,都不由得在更衣的时候向入江和毛利抱怨:“婚礼当真是繁杂累人啊。”和德川一样要参加所有的仪式,每当德川换一件衣服,他们也得跟着换一件的入江和毛利也心有戚戚然的点头:“婚礼当真辛苦。”

入江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才喊了一声“和也殿下”就被礼仪女官截住了话头:“入江大人,如今仪式已经结束了,殿下已经是我将军大人的御台所了,以后千万不能再以其他称呼来称呼御台所大人了。”

“诶,真是严格,只是个称呼而已,不要这么计较了吧。”毛利可怜兮兮的回头看向那名女官,却被她直接板着脸拒绝:“御台所乃是大奥身份最尊贵之人的称呼,断断不可更改!”听了这话,三人对视一眼,面对这位对着一个称呼便义愤填膺的女官,他们还是闭嘴不要说话的好。

换上衣服后,德川便在众人的陪同下前往御佛间,将军大人早已等候在那里了,这也是德川第一次可以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丈夫,那位名满天下的将军大人——平等院凤凰。

平等院比他们更早到御佛所,德川到的时候,首先看见的便是平等院的一头金发。果然,德川在心里想着,京都贵族们盛传的幕府将军出身低微,有蛮夷血统的传言倒不是空穴来风。

仿佛是感觉到了德川的视线一样,平等院也回过头来看着他们。德川抿了抿嘴,这位将军大人的确不像是什么妖魔鬼怪,倒是和阿樱所说的一样,容貌英俊,仪表堂堂。

但是——

德川猛地咬住嘴唇,双手握拳,指甲嵌进肉里,才生生止住自己想要后退的欲望。平等院将自己的气息毫不客气地释放了出来,是血和火焰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还隐隐掺杂了寺庙里的檀香味,味道算不上难闻,但足以令人心生恐惧。

在场的女中们基本都是中庸,乾阳的气息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对于坤泽就不一样了,除了能够引起坤泽情动之外,乾阳的气息最大的作用就是令坤泽们臣服了。

除了德川外,其他在场的坤泽也都略微有些失态:入江直接后退了一步,毛利也忍不住“唔”了一声,而离平等院最近的远野则额头直冒冷汗,不由得喊了一声“将军大人”来提醒平等院收敛气息,免得直接把人给当场逼晕过去。

平等院倒是很快就收敛了气势,回过头去礼佛了,德川深吸了一口气,才走上前去。灵台上供着的是平等院家族历任将军与御台所的牌位,如果自己死了的话,牌位也会被摆在这里供后人参拜吧。德川漫无目的的想着,双手合十,慢慢闭上了眼睛。

礼佛结束后,平等院将回到中奥去接受大臣们的朝拜祝贺,而德川则再次更衣,接受大奥里女中们的庆贺以及御三家,御三卿以及御一门中各家族女眷和坤泽们的庆贺。庆贺的时间很长,结束时天都黑了,接下来,就是用晚膳,沐浴,以及所谓的洞房花烛了。

德川在沐浴后换上了白色羽二重质地的睡衣,头发也用白色的发带绑了起来,御中腊们陪同着他一路前往御小座敷,在那里等待着平等院的到来。

御铃廊上的铃声响起,女中们高声喊着“将军驾到”,首先被迎进大奥的,是御迦坊主手持着的将军佩刀,德川本来应该低头行礼的,但是一见到刀,就被不由自主的吸引了,的确是把好刀,即使被刀鞘包裹着,德川也能感受到一丝寒意,这不仅仅是一把装饰用的佩刀,这把刀可是确确实实开过刃,杀过人的刀。德川看着刀出了神,直到平等院到了眼前才猛然反应过来,连忙俯下身子行礼。

“不必行礼了。”平等院倒是不在乎这些礼节,他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这位从京都来的御台所的面容。突然,他一把捏住德川的下巴,将他拉得更近了一些,“我就说看着你有些眼熟呢……”

眼前青年的面貌终于能和多年前的夏日里,那个在京都街头被众人簇拥着,拿着剑指着落败的剑客们,问道:“京都难道就没有一个有骨气的剑客了吗”的少年的面容重合在一起了。

那个曾经那么干净的, 骄傲的,耀眼夺目到令人生厌,恨不得一把撕碎的少年如今正坐在他的面前,即将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了。

这个认知让平等院心情大好,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德川的下颚,轻笑一声:“我们还真是,许久不见啊。”

———————————————————————————————

小剧场:

现在平德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凰叔:一眼万年(不是

德川:八脸懵逼(你谁?)

PS:1.本章参考资料为:《大奥之奥》,《天璋院笃姬》,《可怜的将军》,《江户幕府》以及大河剧《笃姬》,不出意外这些就是本文的参考资料了。

2.婚礼流程因剧情需要有更改和添加

3.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查一下“御内证”究竟是什么,然后大家就会明白远野为什么会这么生气种岛拿这个开他玩笑了23333

4.之后就开学了,可能会更的慢一些

5.看完后还请大家多多留言啊~~~


评论(3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