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山雀】金屋藏娇

警告:依旧是OOC的大猪蹄子张会长预警,一千四百字短打。

以下正文:

    张日山置了个宅子,古色古香的二进屋子,还带着一片小院儿。尹南风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新月饭店的大小姐一开始对此并不放在心上,甚至对此嗤之以鼻,跟声声慢说指不定是张日山那个老东西在外头招惹了风流债,又没法儿带回新月饭店,便买了屋子,是打算金屋藏娇呢。

    谁知过了几天,张日山当真和尹南风提起了这件事,说房子设计好了,等装修完通完风自己就搬出新月饭店,也省的在这儿白吃白喝。尹南风还来不及回应,张日山就又幽幽的补了一句,你家的罗雀就跟着我走吧,这笔账赖着,不还了。

    这倒是把尹南风气的不轻,自家好吃好喝好师傅教养出来的孩子就给这个老东西三言两语的骗走了,偏偏那孩子还无知无觉,跟的心甘情愿。但是说到底,罗雀也是她从外头捡回来的,不是声声慢那样尹家世代传承的听奴,人家要走,她也没有拦着的道理,尹南风在这个时候倒是生出了些老妈子般的感慨。

    张日山总算是处理好了自己手上的琐事,抬头招呼罗雀去准备车。罗雀点点头转身打算去备车,在门口问了一句会长您打算去哪儿?张日山笑了一下说:“去家具店。”罗雀有一瞬间的晃神,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问乖乖出去备车了。

    张日山说的家具店,也算是他穹祺公司名下的铺子,张日山年纪大了,从民国一路见识过来,更偏爱老式的家具,老板请了设计师给他设计了几套,什么紫檀木雕花拔步床,黄花梨八宝三连柜,酸枝木镂刻月牙台,几套方案张日山都挺喜欢,转头想喊罗雀,就见那孩子正坐在一张乌木的圈椅上双目放空的嚼着棒圌棒糖,张日山把设计图册丢给他,问他喜欢哪一套,挑好了到时候直接搬进去住就行,罗雀皱着眉头,半晌之后抬起头来:“会长,属下愚钝,这些实在欣赏不来,会长做主就好。”

    这话看着像自贬,说到底不过就是一句“这些我不喜欢”罢了。张日山愣了半晌,第一次深刻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和现在的年轻人的生活脱了轨,有了十万八千个代沟,好在家具店的老板是个精明人,看着张日山的脸色笑着打圆场:“会长,您喜欢您定就是了,那孩子还小,怕是一时半会儿也看不上这些老物件,等着住一段儿日子就知道好处了。”

    结果张日山还是什么也没说带着罗雀走了,开车的时候,罗雀不停地瞟着坐在副驾上的张日山,刚想开口就被张日山敲了敲前面的平台:“眼睛瞟什么呢,看路。”罗雀只能乖乖的认真开车,心里有些委屈抱怨,明明是你问我怎么样的,我说了,你又不满意。但他终究没敢说出来,毕竟除了情人关系,君臣上下有别,这个身份关系大于一切。

    家具最后还是按着张日山的心意定下了,罗雀本来就是无可无不可的,住什么样他都不介意,便随着张日山搬进了屋子,一段日子住下来,倒真生出了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心思。

    可毕竟静也静不了多久了,一日张日山从外头回来,罗雀刚想帮他把大衣挂起来,便觉得脖子后一阵剧痛,随即倒下去人事不知了。张日山看了一会儿,把人给抱了起来,开了密室。

    他从没给罗雀看过房间的彻底布局,这个密室也是瞒着他的,张日山相信,罗雀即使知道,也不会说,不会问。他抱着人进了屋子,屋子里东西齐全,算是个小型的避难屋,在这生活上几个月都不成问题。张日山从罗雀身上拿走了鱼竿鱼线鱼钩确保他不会一醒过来就用极端暴圌力的手法破门而出,这才将他放到了床圌上,一个月后,自己会来给他从外面打开这扇门,或者,他手机上的小程序会定时发送邮件告诉他如何离开。

    张日山转身出了密室关好门,这一个月凶险,罗雀又是个不要命也要护着自己的性子,何必让他去冒这个险呢,左不过是平安回来了哄上几天,总比后悔一辈子要强上许多。

———————————————————————————————

给我留言呀诸位,我真的很喜欢看大家的留言,拜托了!

评论(1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