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不相见(1)

    第一次写文发文,大家多多指教,这个梗来自三九面馆群的脑洞。希望大家轻拍o(>﹏<)o


       元晟六年,南夏励精图治的帝王竟突然起了巡狩的念头,底下的大臣们劝了几次未果后,便不再出声了。谁都知道,这位君主可不光是英明神武,手段更是狠戾,毕竟,这天下,可不是光靠战功便能拿下来的,要坐稳这个位置,权谋与心术自然也少不了。没有那个大臣想要莫名其妙地死在自己的家中。

   大臣们哪个不是人精,想明白了这点便再也没有不怕死的去劝谏了,反而一个又一个的说起这巡狩的好处来,一个个说的天花乱坠。齐晟坐在龙椅上,听着下面人叽叽喳喳,不禁在心中冷笑:什么体察民情、考校官员、威慑边境,都不过是借口,说来说去,这终究为的是一个“情”  字  , 自己的一点私心罢了。

    下了朝,齐晟总是习惯去兴圣宫走一趟。齐灏现在六岁了,放在张芃芃身边教养,齐晟去兴圣宫,也有考一考太子的心思。

    齐灏虽小,但聪颖过人,对齐晟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 。问完后,齐晟绷着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张芃芃招呼了齐灏的乳母让她领着齐灏回去学习,自己则跪坐在齐晟的对面,问:“太子学的可好么?”

   “太子学的不错,皇后教导的也好。” 齐晟喝了口茶 ,答道。

    他看向对面的女子,古灵精怪的女子如今已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平静的生活磨平了她的棱角,再也没了原来的锋芒。

     “听说皇上要去巡狩了?”  张芃芃问

     “你从哪里听来的。”  齐晟皱了皱眉,他其实不怎么喜欢后宫中传这些事。后宫议论朝政,更容易影响到前朝。

      “臣妾自有自己的方法和渠道。皇上知道了,岂不是断了臣妾的路。” 张芃芃笑了笑。

       “是,朕要去岭南。”   齐晟承认了,连他自己都感到惊异,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这么痛快地承认自己心底最隐秘的野望。

       “岭南?”张芃芃倒水的手抖了抖,很快又平静下来。她端起杯子送到齐晟面前,笑道:“岭南好啊,好山好水,不光有荔枝,还有美人。”


齐晟和芃芃哥被我写的彻底ooc了,我的错orz,下次更新日期不定,因为我毕竟要考试了╮(╯▽╰)╭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