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陈霍/好霍】复婚

警告:新欢旧爱修罗场预警,让我们假设老陈没死怎么样,OOC预警。


以下正文:

咖啡店里,古典音乐大师的作品正缓缓流淌在店里的每一个角落,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咖啡香气,用花装饰的木质屏风把整个店铺划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私人空间,服务生穿梭其中,客人们轻声细语,颇有些小资情调。

霍道夫把眼镜摘下来,从口袋里抽出眼镜布,慢条斯理地擦拭着眼镜,又重新把它戴回去,这才抬头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陈金水,开口问:“陈老板,咱们已经离婚一年多了,平日里除了生意也没有来往,今天约我,想谈什么?”

“谈谈而已,你急什么,”陈金水装模作样地端起小巧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又苦又涩的味道差点没让他吐出来。陈家活跃在边境线上,他自小就养成了西北汉子的粗豪,习惯于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对这些洋玩意儿向来敬而远之,“我就来问问你,前几天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霍道夫皱起眉头,完全想不起来最近陈金水和自己联系过,陈金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认他真不知道后才开了口:“我前几天给你发邮件,问你复婚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哦,复婚。霍道夫想起来了,前几天自己的确是收到过一封没头没尾的邮件,他懒得看,就扔进了垃圾箱。陈金水脾气急,等了几天没答复自然要约自己出来问个清楚,他还当什么事呢,这种事即使不考虑他也能立刻给出答复。霍道夫拿起咖啡杯旁的小勺子,伸进杯子里轻轻搅动,淡淡地说:“你不是想要答复吗,可以,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答复,两个字,做梦。”

“妈圌的!”陈金水气得一拍桌,桌上的餐具都震了一下,搞得不少人往他们这里看。陈金水深呼吸了一下,勉强压抑住自己的脾气,开口:“我说霍道夫,咱们结婚五年,床上都不知道滚了多少遍了,你去年就拿一个‘不合适’的理由敷衍我?现在我想复婚,你还做梦?做什么梦呢?!”

“我说的不够明显么?”霍道夫咔哒一下把不锈钢的咖啡勺放到雪白的托盘上,“你还要听我更直白的告诉你吗,陈金水啊陈金水,你用你那仅剩的脑子想一想,你和我,配吗?”

配吗?自然是不配的。陈家虽说是九门平三门的头一家,比下三门的霍家地位要高些,可是说到底,百年世家的霍家最看不得的就是暴发户一般的陈家。人们常说三代暴发户才能养出一个贵族,可陈家到了陈金水这儿第三代了,还是和当年陈皮阿四一个样子。陈金水看看坐在面前的霍道夫,一身西装笔挺,连口子都扣得整整齐齐,他无论何时何地,遭着什么罪,都是一副世家大族教养出来的少爷样子,而自己在以前就老是被霍道夫嗤笑,说是再怎么发达也改不掉那副泥腿子混混的样子;霍道夫在欧洲长大,拿着世界顶尖学府的双学位证书,会说好几门外语,还能顺利流畅地读原文书,而自己则是高中没毕业就跟着陈家人下地倒斗了,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能认全就不错了,自己活了那么久,连大学校门都没踏进去过半步。配吗?若不是当年霍道夫被霍家逼得走投无路,自己和他也要被人称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吧。

陈金水把手慢慢攥紧,霍道夫瞥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他暴怒的前兆,不过霍道夫也不在乎,陈金水再怎么横,也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下动手,就算真动手,谁输谁赢也不一定呢。陈金水深呼吸了一下,冷笑一声:“霍道夫啊,当年你可是死乞白赖的要嫁到我陈家,如今一转眼,倒是不认账了,得,就算我陈家养了只白眼狼。”

霍道夫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默默把这家店从自己心中的名单上划掉,低垂着眼睛不去看陈金水,慢慢开口:“白眼狼?呵,真是笑话,我到你陈家这几年,帮你管理铺子盘口,生意翻了几番,不光手下兄弟,您也没少捞钱吧,怎么就成了白眼狼?”

霍道夫把杯子放下,他还有事要做,没必要再和陈金水纠缠不休:“陈老板,复婚的事儿,您就别想了,以后咱们两家生意照做,别的,就过去吧。”他挥挥手招来服务员,拿出两张百元大钞压在桌上后转身就走,“结账,剩下的不必找,当小费吧。”

陈金水追出去,还想和他说点什么,便伸手要去抓霍道夫的手腕,就见从他车上驾驶位上下来个人,不动声色地挡在了自己面前。“哎哟,您就是陈金水陈老板吧,真是幸会幸会。”陈金水也不去和他握手,就上下那么一打量,这人又高又瘦,穿一身皮衣皮裤,说起话来带着些痞气,陈金水打量完了就开口:“这位兄弟,哪个道上混的?”那人也不在乎自己伸出的手被拒绝了,依旧笑嘻嘻地说:“不敢当,我是杨好,现在在霍老板手下干活儿,是霍老板现任的男朋……”话还没说完,就见霍道夫转头剜了他一眼,眼神锐利如刀子,杨好赶忙改口:“男秘书,男秘书……”他一面回头帮霍道夫开了车门,护住他的头小心翼翼的把他送进车子里,一面又笑嘻嘻的讨饶:“老板,对不住对不住,我嘴快了……”霍道夫看也不看他,砰地一声把车门关上了。

得,感情这是来挑衅的,陈金水冷笑一声:“他倒是好兴致,这么快就有新欢了啊,小心他哪天反咬你一口……”杨好双手插在裤兜里,摇摇头:“陈老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兴包办婚姻那套了,自由恋爱,自圌由恋爱啊,霍老板想找谁还不成么。”陈金水嗤之以鼻,他还是当年的想法,进了他陈家的门,那就生是陈家人,死是陈家鬼,离婚在他这里是完全不成立的。

杨好见陈金水不听劝,还想开口,就见霍道夫把车窗摇下来,对着他说:“你和他废什么话,还不开车?”语气里隐隐有了一丝怒意,杨好只能陪着笑脸等他把车窗关起来,带着一丝歉意和炫耀意味和陈金水说:“陈老板,您也知道,咱们霍先生是少爷脾气,一个不开心就要骂人,您就体谅体谅,恕我失陪,有空您上我们那儿坐坐去啊。”说完就一溜烟钻进车子里开车走了。陈金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挑衅的彻底,气的直骂人,狠狠地踹了地上的沙土一脚才把火气勉强压了下去。

霍道夫坐在车子里,看着前头开车的杨好,带着警告的意味开口:“杨好,我把你捡回来,让你在我身边学东西做事,甚至让你上我的床,不是为了让你去别人面前嚼舌头的。”这个警告听着有些不痛不痒,杨好也就嬉皮笑脸的跟他扯:“老板,你也知道我的嘴管不太住,要不,您帮我管管,用您的嘴呗……”杨好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霍道夫的回应,从后视镜上一看,发现霍道夫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但更大的可能性估计是不想理他。杨好叹口气,慢慢把车子减速,开得更平稳了。

陈金水带着一脸怒容回了陈家,陈丁巨就过来了,他和陈金水是本家,平日里又颇得信赖,自然被底下兄弟委托着来问问结果。他看着陈金水脸色不好,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霍先生,霍先生怎么说,同意复婚没?”霍道夫手段狠辣,心思细腻又精明,除了性别不对,哪儿哪儿都符合陈家人选媳妇的标准,当初离婚的时候,好多兄弟们都惋惜了一阵。

“复复复,复个屁!一年没见,他身边倒是养了个小白脸儿了!”陈金水听了陈丁巨的问题后火气一下子又冒了出来,他转过身恶狠狠地对着陈丁巨说:“查!去给我查!他身边那个叫杨好的小白脸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