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14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本章真的OOC,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修奏主场,开头一丢丢平德,但是德川戏份还蛮多的。

以下正文:

第二天的一早,德川和平等院在佛堂的见面可称不上友好,平等院黑着脸,德川则是面无表情,除了必要的时候,不看平等院,与不会和他交流一句,从佛堂里出来的时候,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让两方的女中们都噤若寒蝉。平等院用完早膳后就要返回中奥了,德川默默地低着头行礼,也不说话,平等院皱了皱眉:“你……”他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德川的样子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他沉吟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扔下一句“算了”就转身离开了。德川显然也没什么话可以对平等院说,等平等院离开大奥后就带着身边的女中们回到了房间。

这个月轮到远野承担整个大奥的管理工作,入江自然就清闲下来,但是这时候的心情和当初抱怨“我也想休息”的时候的心情已然是天差地别,他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思考了很久,直到京都的女官进来向他传递了什么消息,他才下定决心般的朝御殿走去。

入江到御殿的时候,德川正在看书,他的状态和情绪显然比前几天要好一些,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即使最重要的亲人去世了,可是整个生活还得照样过下去。德川指着身前的位置示意入江坐下来,并开口询问他有什么事情,入江一撇头,德川就立刻示意阿樱带着所有的女中们出去,按理来说这是不合规矩的,但是德川身边的女中们对他颇为尊敬,倒是没有什么不满。

女中们一离开,入江就迫不及待的发问:“和也,京都和江户的战事,你打算怎么办?”德川故意避开了他的话题:“什么怎么办?”“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你就这样甘心看着幕府势力一点一点扩张吗?”入江有些着急,他认识的德川和也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我还能做什么!”德川也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来反驳,随即便意识到了自己情绪的失控,低下头来和入江道歉:“抱歉,入江,我还是没法……”他显然还是走不出那个阴影。入江笑了一下:“没关系,我能理解。”亲人去世的打击并不是那么好走出来的,入江也不能苛求什么,作为朋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直到德川一点点恢复起来。

“你真的不打算动手吗?”入江还是不死心,安慰陪伴德川是一回事,拉拢盟友一起维护京都的利益又是另一回事,在这方面,他一直分的相当清楚。德川沉默着不说话,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京都的利益,幕府的利益,在他看来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谁占据上风都没有问题,如果能让百姓们安居乐业,不再经历战乱之苦,那么这个天下即使换个主人他也不在乎。

入江可没有读心术,他以为德川的沉默是犹豫的前兆,他立刻又加上几句,希望就此说服德川:“和也,这可不光是公武双方的争战啊,作为京都远嫁而来的你,也不希望在幕府打了胜仗之后一辈子看着江户人的脸色过活吧?”德川笑了一下:“入江桑,还没正式开战呢,你就这么笃定京都会输吗?”

“诶?”入江一愣,他没想到德川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德川接着说道:“说来说去,入江桑,你这一切都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京都的所有人,你为的只不过是你入江家的利益罢了。”入江听了这话,也笑起来,他将身体后仰坐直,换掉了脸上惊慌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德川看惯了的沉稳笑容:“诶,被你发现了吗?和也,你可真是一针见血,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何必去趟这滩浑水呢?”德川摇了摇头劝道,入江笑了一声:“和也,德川家现任的宗主和你起过纷争,在你父母去世后未曾善待你和千姬姐姐,你自然可以选择不去关注他们的死活;寿三郎呢,他上面有哥哥姐姐,他是最小的弟弟,一切自然有兄长承担,但是我呢,没有兄长,也没有弟弟,入江家一切的利益都担在我一个人的肩上,我不去做,还有谁能做呢,入江家不必往昔了,和也,我没有你那么心胸宽广,怀着兼济天下的想法,我想做的,不过是保护住我的家人罢了。”

“这件事哪儿有那么好做,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好么?”德川带着些许担忧看着入江,入江以微笑应对:“我已经考虑好了,和也,我想要帮助家族的心情,和你当年为了千姬姐姐下嫁江户的心情是一样的。”“即使是刀山火海,你也要去闯一闯吗?”德川正色问道,“是啊,刀山火海,我亦往矣。”入江带着一股德川从未见过的坚定说着。“你打算什么时候……”德川看了看入江,想着这人总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就打算去动手吧?“明天,我已经想好了。”入江笑了一下,“今天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么?”德川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像小时候那样?”入江点点头:“像小时候那样。”

晚上的时候,入江穿着睡衣从长局一路到了御殿,德川的被褥旁边,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全新的,“啊呀,这可真像我们小时候”入江笑眯眯地钻进被子里,“你还记得以前我们最喜欢去你家了,然后我们三个人睡在一起,那时候我们半夜总要被寿三郎吵醒呢,然后去给他盖被子。”“是啊,”德川也笑起来,“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物是人非了。”德川躺下来,面朝着入江,女中们熄灭了灯,他只能凭借窗外的晦暗光线看见入江的脸。

“入江,你打算怎么传递这个消息?”“君岛育斗在江户留下了几个人,嘛,为了满足他那点小小的欲望。”入江也看着德川,不甚清晰的光线下,德川的锐利与棱角都柔和了许多,“君岛这个人……”德川沉吟了一会儿,他对君岛的影响印象一直停留在当年一起学习剑术的时候,他的冷静与心计在那个时候就常常为人所称道,很多人都说他前途不可限量,如今,君岛倒是也没有辜负那些人的期待,“他可不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你和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不会啊,”入江笑眯眯的,“你就这么信不过我吗,更何况,如今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供我选择了,只能希望他看在同窗之谊的份上,帮帮我们这些可怜人儿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被发现了……”德川沉默了许久,入江和毛利,他最好的两位友人,自己从京都将他们一路带到江户,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让他们因为某些事情丢掉性命。

“没关系的,和也,没关系的……”入江伸出手,拉住德川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像很久以前他在雷雨天安抚着做噩梦的弟弟们一样轻声安慰,“如果真的被发现了,我不会怪罪任何人,是我时运不济,怨不得旁人,别有负罪感和也,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德川用力抓紧入江的手指,就像他们小时候一样。

种岛如约来到大奥的时候,天上正下着瓢泼大雨,俗话说,六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白天的时候还晴空高照,到了下午,却突然下起雨。种岛没有穿蓑衣,整个人湿漉漉的进了御广座敷,入江已经等在桌子后面了。

入江看着种岛的样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种岛的眼睛底下有一片淡淡的乌青,大概也是这些天公武之争劳心劳力的结果。说实话,自打前几天入江给种岛下了请帖之后,他没想到种岛真的会赴约而来,他从女中们那里得知了种岛今天会去议事,他请的时间则正好卡在议事之后,种岛会带着机密直接到大奥里来,他没办法核实事情的真假,只能选择这一条路走下去。

“啊呀,渴死我了,这杯水我就拿下了!”种岛看见桌上的杯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一把抄起瓷杯,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等等,修桑……”入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种岛就已经放下杯子,露出满足的神情来,入江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他知道种岛是喜欢他的,他对种岛也并不是全无好感,只是身份和地位注定了他们这段感情永远也不能见天日,他知道自己在利用种岛对自己的喜欢来满足自己的利益,自己也成为了那些他曾经最鄙夷的人一样,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他见到种岛的那一刻,曾经心软过那么一瞬,想着“还是算了吧”,但是当种岛喝下那杯茶后,入江知道,从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奏多,奏多,你在发什么呆?”种岛打了一个哈欠,在入江眼前挥了挥手,“啊,没什么。”入江一下子清醒过来,带上惯用的笑容开口,他随意和种岛拉扯着闲话,聊着那些琐碎的,本不该有他们来处理的小事,种岛也没有不耐烦,强忍着睡意听着入江讲着无关紧要的小事,面上带着笑容,这些天他的确很累,但是他也很久没有和入江见面了,为了这些,他愿意拖着疲惫的身体赶过来。

“这些本来就不该你来处理嘛。”种岛掩住嘴又打了一个哈欠,“你是不是想见我,才故意约我来的?”他带着些许促狭笑着看入江,没想到入江竟是大大方方的承认:“是,我也很想念修桑了,所以才‘公权私用’,想来见修桑一面呢。”种岛的笑意这回遮也遮不住了,但是他晃晃脑袋,大概这些日子的连轴转实在是让他有些劳累,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对入江说:“啊好困,我先眯一会儿,锭口快要落钥前,还要麻烦奏多把我喊起来啦。”入江笑着说好,种岛便毫不客气的伸了个懒腰,趴在了桌上。

入江等了一会儿,轻轻喊了几声,种岛没有回答,他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睡熟了,入江站起来走到他身边跪坐下来,轻轻拉开他的衣服,他浑身湿透,唯独心口那一片保护的极好,入江将手探进去,摸出了一打纸片,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人名。入江在种岛的茶水里下了一点药,没有什么坏处,只是会让人昏昏欲睡,入江本来还在犹豫,但是谁能想到种岛自己就将茶水喝进了肚子。药效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入江手边没有纸笔,但所幸他的记忆力不错,足以将这些人名记得分毫不差。

他小心翼翼的整理好名单,又轻手轻脚的塞回种岛的怀里,然后推了推他:“修桑,该起来了,再不动身你今晚恐怕要被关在御广座敷了。”种岛迷迷糊糊的抬头,去捏入江的脸:“啊奏多,你怎么在我家……”入江偏过头去躲:“修桑你睡迷糊了,这里可是御广座敷。”种岛赶忙站起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糟糕糟糕,还好你叫醒我了!”“我答应修桑的,就永远不会食言。”“真的吗?”种岛玩味的说,“是啊。”入江面不改色。

“那好吧,”种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走了,下次还来喝茶。”入江什么也没说,笑着将人送到了锭口,种岛向外走去,直到再也看不见入江的身影,才向怀中伸手,摸出那沓名单,看着极为相似的两张放错了顺序,不禁摇了摇头:“我说奏多,你可真是走了一步坏棋啊……”

入江可不知道种岛在想什么,他连夜把所有人的名单默了下来,委托在自己屋子里服务的部屋子第二天一早就送出了大奥,交到了君岛留在江户的暗探手上,他估计如果路上不出意外,十天左右,君岛就会收到快马送来的消息。他踏出了第一步,不管是好是坏,至少掌握了主动权。

他估计的没错,一个月后,君岛的暗探给入江送来了消息,根据入江送来的名单,君岛拔掉了不少江户的探子,消息送到入江手上的时候,他高兴地几乎要大笑起来,在这场争斗之中,他终究还是赢了些许。

两天后,种岛的帖子就下到了入江这里,约他下午在御广座敷见面,入江沉吟了许久,直到快到时间了,才吩咐更衣,当初他约种岛见面的场景很快就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难得的,入江到的时候,种岛正在御广座敷等着他,这可算是破天荒了,入江笑着开口:“修桑,你怎么……”他一抬头却发现种岛脸上有一条明显的血痕,像是被人划伤了,他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倒是种岛,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发问:“名单的事,你打算怎么解释啊,入江大人?”他似乎连一句“奏多”也不愿意喊了。

入江脸色不变,心里却仿佛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他对着种岛开口:“没什么好解释的,就像您知道的那样咯,还得多亏了您的喜欢呢。”“你也算是在承认你利用我了?”种岛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了入江。“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修桑,谁还不是相互利用呢,您对我难道是真情实意吗?”入江反问道。

“是啊。”种岛大大方方的承认,不加一点儿掩饰,江户出身的武士极为豪爽直白的坦诚让习惯了弯弯绕绕的京都公子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入江躲着种岛的视线,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最后不得已,将视线落在了衣摆上,艳丽的红色罩衫上,绣了一小片紫藤花,“真是可惜啊,我要辜负修桑的一片好心了,我可对修桑,没有半分好感……”他依旧发挥着他的演技,流利而顺畅的说道。

“是吗?”种岛玩味的看着入江的表情,“有没有人说过你的演技其实很差劲?”入江抬头不满的看着种岛,却冷不丁被他一下子拽住手腕,以一个极为亲密的姿势连在了一起。“放开……”入江挣扎起来,极富侵略性的动作让他有些慌乱,他不由自主地骂出了一句以往永远也不会说出口的俗语。

种岛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事物一样,他低下头来嗅着入江脖颈后的一小片肌肤,只可惜,药物掩盖住了一切,他闻不到丝毫味道。入江猛地回头,带着些不敢置信的语气发问:“这算是什么,修桑给我的报复吗?”

种岛低笑一声:“这不是报复。”他轻轻吻了吻那一片肌肤,含糊地说道:“这是我给你的爱。”他毫不犹豫的对着后颈最柔嫩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

———————————————————————————————

PS:说起来,这篇文里的大家,没有绝对的好人,更没有绝对的坏人,这篇文偏重正剧向,可能更多的是争斗,权谋,为了各自的利益之类的,情爱部分倒是有些成为陪衬了,在下在这里给各位想看甜甜蜜蜜谈恋爱的亲们道个歉,很抱歉恐怕会让你们失望了。

评论(2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