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9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章OOC尤其严重,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修奏上线。


以下正文:

那晚之后,仿佛是通过了什么秘密测试一样,平等院将掌管大奥的权利全部交给了德川,让他真正成为了大奥的掌权者。相应的身为御年寄的远野和入江的权力被削弱了,入江本身就是跟随德川而来的,自然不在乎大奥里的权利,稀奇的是,远野也毫无芥蒂的接受了这件事,当大奥的女中们朝远野抱怨的时候,远野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们处罚。

在远野心里,由御台所来治理大奥在正常不过了,他又不是什么贪恋权力的人,德川脑袋聪明,认真负责,将整个大奥打理的井井有条,比以往那些从京都来的“花瓶”小姐们要好多了,他还乐得清闲呢。

随着樱花的凋落,夏天随着不断攀升的气温和恼人的蝉鸣降临了大奥,暑热使得许多女中和奥官们都抱怨不休。德川比以前更忙碌了,大奥纷杂的事宜全部落在了自己头上,费心又费力,反倒是远野和入江轻松很多,毕竟他们只需要将御台所的旨意下达给手下的女中们就行了。

而在炎热的夏天里,最好的慰藉不过就是享用各式各样放在水里湃过得夏季点心了。午歇之后,御膳所通常会送上许多夏季小点心供御台所和各位奥官女中们享用,以缓解暑热带来的不适。

“唔啊,好多吃的,我不客气了!”毛利笑眼弯弯的从送上来的食盒里拿出一份“水馒头”,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来,“很好吃呢,和也你也尝一尝嘛。”毛利吃的满足极了,他天生一副猫舌头,最讨厌的就是吃烫的东西,还是冰冰凉凉的水馒头和他的心意,德川则是只挑了一个“葛樱”,他家教颇为严格,很少在正餐以外的时间用小点心。

“啊对了,入江去哪里了啊?”毛利不满的噘了噘嘴,说好午歇之后一起来御殿玩双陆的,结果入江却不见了踪影。“他去御广座敷了,今日有老中来议事,商议盂兰盆节的事情。”德川淡淡的说,他也是午歇起来才听到伺候入江的贴身女中来告诉他入江要去议事,可能会耽误一会儿。“嗯……”毛利沉吟一会儿,“那不等他啦,我们先来玩吧。”德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暗自祈祷这个人不要投两个子就跑掉了。

到了御广座敷的入江叹了一口气:“果然修桑还没来啊……”他每次都提早一点儿来到御广座敷,但是没有一次会见到种岛在这里等着自己,他招呼了女中们一声,女中们将带来了的食盒和茶具放在桌上,行了礼,便默默的退了出去。

“奏多,我来了。”种岛笑嘻嘻掀起帘子,“修桑今天可是真的迟到了,你被谁家的小姐给绊住了?”种岛从怀里掏出他带了的文书,坐到入江对面抱怨:“这个天气太热了,谁家的小姐也约不到我,如果不是来见奏多你,我才不想出门呢。”

“那我还得承蒙修桑厚爱了。”入江笑着说,“是啊是啊,我那么喜欢你,”种岛随口应付,摊开了文书,“来看一看吧,看完了我就可以回去乘凉了。”“这么心急啊,”入江不禁笑出了声,从食盒里拿出一个碗来,推向种岛“修桑不如先来尝尝京都女中们的手艺。”

德川的陪嫁除了毛利和入江,还有一群侍女们,其中有几个擅长做京都风味的菜肴和点心,毛利常常跑去央着她们给自己做吃的,好抚慰自己思乡之情,久而久之,入江干脆把她们调去了御膳所,专门做这些吃食。

“是蕨饼!”种岛开心的接了过来,蕨饼制作复杂,江户城甚少有人会愿意去做它,也只有京都的女中们有这般的好手艺了,“这么热的天气里,只有吃这些会让人心情愉快了。”种岛用勺子舀起一块,放进嘴里,感叹道。

“这些东西,我得拿回去给御台大人过目,商议后再来给您答复吧。”入江看了看上面的相关事宜后说道。“嗯,没问题,我随时都有时间。”种岛沉吟了一会儿,问道:“奏多有要在盂兰盆节祭祀的人吗?”入江摇了摇头:“在下父母俱在,倒是没什么要祭祀的人,修桑您呢?”

种岛眯了眯眼睛,才说道:“我虽然父母俱在,不过就算他们不在了,也不是很想收到我的供奉吧。”“怎么了?”入江看着种岛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如果冒犯了,你不说也没有关系……”

“哎,没什么不能说的,”种岛调整了一下情绪,“就是两个老古板觉得我正路不走,非要走野路子,就算有什么作为也是用不好的手段获得的,所以不太爱搭理我罢了,我也许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没想到江户也会有这种事,我一直以为只有京都的老古板们会怎么干呢。”入江带了些安慰的语气说道,“哪里都有愿意革新的人,也哪里都有因循守旧的人,和在哪里并没有关系,”种岛淡淡的说,显然沉浸在回忆里有些难以摆脱,但是很快,他的话题一转,就转到了入江身上:“我都说了自己的故事了,奏多也说说自己呗。”

“这有什么好说的。”入江摇了摇头,但还是在种岛期待的目光下开口了:“就是那样呗,分化之前要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为以后若是分化成乾阳,当上家主做准备,那时候倒还自由一点,但是分化之后,学的东西都要被迫忘记,去接受其他的,女孩子们要学的,怎么持家啊,怎么取悦乾阳之类的,而且时时刻刻都有人围着,仿佛是被看起来的囚犯一样呢。”

种岛听着入江的话,心里有些难过,他自己是个乾阳,也从未体会过分化成为坤泽的男子们究竟会经历怎样的一个过程,从备受瞩目的家主候选,到变成家族用来联姻的工具,这样的过程,他们该多难过啊。

入江顿了顿,看向种岛,那人的脸上有着些许担忧的表情,他笑着安慰:“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嘛,现在我不是挺好的,我听和也要来江户,就立刻和他说要跟着一起来,这里就很好,虽然依旧有很多人围着,但是至少我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也不至于虚度光阴啊。”

种岛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想过有一天离开大奥吗?”入江撇过头去,移开了视线:“在下终身奉公,又怎么会离开大奥呢,修桑别开玩笑了。”“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过得很充实,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围着你,监视你,你愿意来吗?”种岛盯着入江的脸问道,这回,入江抬起了头,看着种岛的眼睛,微微一笑:“修桑,这种地方,是不会存在的。”

余下想说的话一下子堵在了喉咙,种岛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两声,站起身来:“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这份文书你与御台大人商议过后,再通知我不迟。”然后也不等入江回答,便转身走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入江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半晌后才苦笑一声:“修桑,也跑得太快了,连茶都不喝一口了啊。”

入江把文书带给德川,德川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才皱着眉头问礼仪女官:“江户城内的盂兰盆节,不会放河灯吗?”女官们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江户风俗自然是和京都风俗不一样的,御台大人既然已经嫁入我江户武家,自然也该接受我武家风习,还是尽早忘了京都的风俗比较好。”说这话的人正是大婚那日对着一个称呼斤斤计较的人。

德川皱着眉,不开口说话,入江看了看,他的脸色可称不上好看,于是出来打了个圆场:“于我们而言,放河灯当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不如通融一下?”礼仪女官则义正言辞的说:“我武家风习断不可改!长此以往,要如何维持大奥的威严?”随后,她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坐在一旁的远野:“远野大人,您说是吗?”

远野正坐在那里神游天外,谁想到冷不丁的自己就成了焦点,他对着两方的目光,呵呵一笑:“这件事,御台大人不如去问问将军大人的意见?”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摘了出去,谁也不想被两方人马一起记恨。

德川将这件事一直记挂在心上,晚膳的时候,心里也一直想着这件事,平等院今日难得到大奥里用晚膳,就看见德川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你有心事吗?”平等院敲敲桌子,提醒德川回神,德川一愣,脱口而出:“没什么事……”说完才后悔起来,明明有事要讲的啊,就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去往御小座敷的路上,德川想了很久,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静下心来思考怎么措辞。进了房间后,女中们拉上纸门后便告退了,德川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后,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将军大人,在下有一事希望您能同意。”

平等院看着坐的端端正正的德川,问道:“有什么事值得你行此大礼?”“希望您能允许在下在盂兰盆节的时候以京都的方式度过。”德川一板一眼的回答。平等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御台所,大奥里权力最大的那一位,跪坐在自己面前请求他能以自己的方式度过盂兰盆节?

“你为这件事情请求我?”平等院微微眯起眼睛,表示怀疑。“是的,”德川俯身行了个礼,“在下为此请求您。”然后,他就被平等院一把拉了起来,他跪在地上上身晃了几下,差一点点就要往后倒在地上,等他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平等院则毫不客气的戳了戳他的脑袋,德川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疼。

“你是爱唠叨的老婆婆吗?为这么一点小事说了半天。你想干嘛就干嘛,问我做什么。”平等院看着德川的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颇为不耐烦地说,怎么什么时候这个人也被养的和女孩子一样优柔寡断了。

“呃,那个,既然如此,在下希望您也能来。”德川都有些震惊于平等院如此好说话了,一时之间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平等院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盂兰盆节那天,天气晴朗,夜空里挂满了星星,白日里暑气逼人,反倒是夜里凉爽许多。按照德川的要求,女中们准备了精美的河灯,一开始还有不少人愤愤不平,觉得这违反了大奥的惯例,但是当河灯被送上来的时候,所有人也只顾着感叹它的精美,而顾不上其他的了。

德川邀请了平等院一起来,故而女中们送上河灯和烛台后便退远了,以免打扰到他们二人。德川认真地将河灯里小小的蜡烛点燃,又蹲下身子,将手中的莲花河灯小心的放入水中,手上轻轻一推,河灯便缓缓的漂了出去。

平等院站在他身边,看着河灯飘走后,便催促着德川起身:“怎么样,已经好了的话就起来吧。”德川没有理会平等院,而是蹲在地上开了口:“京都盛传盂兰盆节的晚上,只要放河灯,逝去的亲人就会循着河灯的光芒找到回家的路。父母去世后,我和姐姐每年的盂兰盆节都会给父亲和母亲放上两盏河灯,德川家族虽大,但是没有人会真正纪念我的父母,他们巴不得他们早些逝世,好完完整整的继承整个德川家族,姐姐嫁去近卫家后,就只有我还会放河灯了。前些天,多谢您,”德川抬头看了平等院一眼,又低下头去盯着飘在水面上的河灯,“如果今年我也不放河灯了,父亲和母亲大概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吧……”

“你在江户大奥里放河灯,德川宅邸远在京都,你就算在这里放河灯,他们也不见得会回到京都的宅邸。”平等院在一旁颇为煞风景的说。德川一愣,显然没想到平等院会这么说,他犹豫一下,才说道:“就算没有办法回到德川宅邸看一看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能来到这里也好,毕竟,我在这里。”

德川又看了一会儿,才从盒子里拿出一盏河灯来,站起来朝着平等院说:“您要不要也来放一盏呢?”平等院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才接过德川手上的河灯,拿起蜡烛点燃了它,然后颇为漫不经心的送进了水里,和德川虔诚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放一盏么?”德川问道,“嗯,只给她放就够了。”平等院淡淡的说,“她?”德川有些疑惑。“是啊,给她就够了,我父母和祖父母都去世的很早,曾祖母把我养大的,她老人家倒是长寿,可惜了,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平等院看着自己放的那盏河灯,不知是水流还是夏夜的风,那盏河灯永远也靠不近德川放的那两盏。“您也会思念家人吗?”德川问道,“思念有什么用,他们可永远也回不来了。”平等院声音沉稳,从他的话语里,听不出丝毫悲伤的意味。

“您知道吗?您说的这话可真让人生气。”德川颇有些气愤,平等院有些时候做的事情真是让人难以忍受。“呵,脾气不小啊。”平等院带了些调侃的意味笑话他,德川转过头去:“但是和某些伪君子相比,您到不失为一个好人。”

“伪君子?你的姐夫吗?”平等院知道,近卫家的公子和德川的姐姐是青梅竹马,两人幼时就定了婚约,德川宗家衰败后,他曾一度想要悔婚,德川做了很多事才让姐姐顺利出嫁,但是那个男人没过多久就有了新欢,纳了好几个侧室夫人,表面上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背地里可是做过不少龌龊的事情。德川不回答,让姐姐嫁去近卫家成了他如今最后悔的事情。

平等院听不到德川的回答,便转过头来看他,德川的脸在烛光下显得柔和许多,他的脸上,还有着明显的泪痕,眼角还有泪珠不停地掉下来,但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哭起来不停地抽噎,他只是默默的掉眼泪,连声音都不会发出,如果不看他的脸,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哭过。“还在难过么?”平等院叹了一口气,他今晚难得的发善心想做个好人,他抬手帮德川把脸上的眼泪擦掉,沉声道:“别哭了,逝者已矣,生者当努力前行,回去吧。”

盂兰盆节后的一天,远野因为情热回到了自家休息,君岛育斗掐着时间,远野情热期过后的第一天,带着京都的美酒,敲开了远野的家门。

———————————————————————————————

PS:1.本章真的很OOC,但是我真的很想写擦眼泪那一幕,所以如果觉得糟糕的话请轻怕,先在这里跪了orz

2.为了热烈庆祝音游终于实装了凰叔,以及和也终于有sr了,所以本周我想写一个短篇来庆祝,顺便攒人品,保佑我顺利抽到凰叔,以实现我让凰叔去打survival destiny的野望。

3.请大家多多留言~

评论(5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