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星际反叛——子世代(下1)

写在前面:这篇字数很多,然而故事还是没有讲完,所以这个下篇又分了一和二orz,这篇拖拖拉拉地一直写到现在,和最初的想法也有了不同。这篇比第一篇更大地突出了性别歧视问题和军政不和问题了。以及圈一下太太@严肃的仙人掌 ,赞美勤奋的太太~

以下正文:
开学已经一个月了,辰明也逐渐适应军校里的生活。他和平田悠也相处的不错,一个开朗一个温柔,正好互补,再加上悠也是德川的迷弟,二人之间从未闹过什么矛盾,而是成为了可以互相吐露心声的朋友。由于军校性质特殊,为避免从军校开始的拉帮结派,学校打乱了专业随机安排宿舍,所以这也是辰明作为战斗系新生为何会与机甲制造系的悠也合住的原因,二人课程不同,除了午休和晚间训练结束后,他们总是没什么时间一起呆在宿舍里。
但这并不妨碍二人的夜谈,这一个月来,辰明和悠也已经习惯在晚上熄灯后与对方分享一天的见闻了。
“呐,悠也,你好像不怎么和同学们一起吃饭呀。”辰明趴在枕头上问道,按理来讲,机甲制造系是出了名的omega多,又不是像自己的班级一样,只有自己这么一个omega,大家应该相处融洽才对,即使不在一间宿舍,班级的实践这么多,也该有认识的伙伴一同吃饭上课才对,但是悠也却没有,每每都是在宿舍里等着辰明一起吃饭,如果辰明下课晚,悠也还会帮他打包和加热饭菜,这让辰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嗯,怎么说呢,我感觉和他们融不到一起去,”悠也的声音闷闷地,仿佛是把整个人都蒙进了被子里,“他们好多人都有了alpha男朋友,上课也只是在聊天,感觉他们不想上这个课,为了alpha甚至可以去翘课,唔,我和他们也没什么共同话题。”悠也有些不开心,第一军校的老师大多是很出色的专家或者学者,这么好的机会,他每天巴不得多有一些课和实践呢,所以他每天看到有人上课不听课就会很生气。
“啊,还会有这样的事吗?真是的,他们把军校当成什么了……”辰明也有些气愤,生在军人世家,他一直把上军校进入军队当做自己的梦想,也从来没有想过,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抱着理想和信念来到军校里的。
“嘛,不谈这个了,反正到时候期末挂科的又不是我,”悠也翻了个身,“辰明你的课程怎么样,我每天都看到你们训练,会很辛苦吧?”
“嗯,还好,”辰明倒是不怎么觉得,毕竟他参加过U—17的合宿,基地里的变态教练的训练可比军校里的可怕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那个老师对我有偏见……”
“怎么了,他歧视omega啊?”悠也对这个问题也很关心。“倒也不是,怎么说呢,他对我的要求太少了,”辰明有些不解地说,“他仿佛只要我去上课就好了,我训练成绩怎么样,实战成绩怎么样,他都不管,他布置得那些任务,其他同学都有明确的要求,做不到就会被他大骂一顿,只有我,仿佛我只要去试试就好了……”
“那不是挺好,你还说是偏见,我看是偏爱还差不多。”悠也开了个玩笑,辰明却认真起来,“不是这样的,那个老师看我的眼神让我很生气,他看着我的时候仿佛就是在说‘你就是个omega,这些你都做不到,试试就好,别白费力气了。’”作为在两个父亲的严格要求下长大的辰明,从小到大,他听到最多的不是“他不行”,而是“他怎么可能做不到”,这作为一种变相的激励,让他无论是在学校还是U—17基地里都力争上游。
“既然他看不起你,觉得你做不到,那你就做给他看看!”悠也听了辰明之前的那一番话,也觉得这个老师的确有些偏见,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辰明自己反击回去。“嗯,我会的,”辰明应了一声,“等着瞧吧,我会告诉所有人,omega也可以很出色。啊,对了”辰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翻了个身正对着悠也,“你明天有事吗?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我正好有朋友要介绍你认识呢。”
辰明所说的朋友,自然就是三津谷玥玖他们,他们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又是曾经在U—17基地里并肩作战的战友,到了军校里,他们自然要照顾着辰明,但是开学事情繁杂,新生有集体训练,老生们也有着自己的事情和学生会的事情,所以这顿接风宴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第二天下午是礼拜五,辰明正好不用晚间训练,他和悠也就约在了食堂门口见面。悠也第一次被别人带着见朋友,穿的还挺正式,结果一看到辰明,却发现他连衣服也没换,还是实践课上的训练服,一幅刚刚下课就跑过来的样子。
“哇,不是吧,你就这样去见你的朋友们啊?”悠也一把拉住辰明,“你好歹换件衣服诶。”
“不用,又不是多正式的场合。”辰明满不在乎,他们这群人从小一起长大,什么样子没见过,当年集训,滚得浑身是泥的样子都过来了,还能在乎这个?
两人进了食堂,现在正是饭点,食堂里的人不少,但是辰明还是迅速的找到了那三个人,越知的身高和那一头红毛简直是再显眼不过的标志物了。
“好久不见了,大将,别来无恙啊。”入江一敏顶着一头卷发朝辰明招手,招呼两个人赶紧坐下来。“好久不见了,入江桑,越知桑,三津谷桑。”懂礼貌的好宝宝辰明先向他们微微鞠躬问好,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同时给他们介绍了一下悠也。
“唔,你这个室友可不得了啊,大将。”入江笑眯眯地说,“我听说你是机甲制造系的入学考试第一名?”他转头去问悠也,悠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呢,还是个已经小有名声的设计师了。”三津谷推了推眼镜,和所有人分享了他的情报,辰明也不由得去看悠也,他了解三津谷,没有用的人是不会被记录在情报里,“那不是很厉害嘛悠也!”
“不是啦,只是自己摸索的设计图,我还从来没动过手呢。”悠也脸涨得通红,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过他呢。
这边三个人只顾着逗悠也玩,完全忘了他们吃饭的目的,越知宇风敲了敲桌子,示意所有人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回饭桌上。“别这样嘛,好不容易才见到大将,多聊一会儿怎么啦。”入江不满道。
“你完全可以吃完饭再聊天,菜要冷了。”越知淡淡地说,完全不顾及入江那泫然欲泣的表情,三津谷拍了拍入江的背,无奈地说:“别演了一敏,这里没人会上当的。”“啊无聊,”入江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人居然都不欣赏我绝妙的演技吗……”
他一转头,就发现对面的三个人已经开始吃饭了,连多余的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这就是一个演员的下场吗……”入江拖长了调子,又“嘭”的打开了一罐饮料。
辰明看见罐子,吓得差点噎住:“我说入江桑,军校禁止饮酒……你别知法犯法好不好。”“别怕,别怕,大将,”入江晃了晃罐子,“这个是迹部家的小朋友送的无酒精香槟哟,味道不错呢。”
“老牛吃嫩草。”越知宇风小声吐槽了一句,却把辰明和悠也直接逗得笑了出来。
吃完饭后,众人正坐着聊天,就听到不远处的一阵骚动。“怎么了?”辰明有些不解,那边乱七八糟的,他也看不太清楚。
“还是那群人。”越知转头看了一眼,带着些许厌恶的口吻对入江和三津谷说道,他向来看不惯那群人。
“谁啊?”辰明和悠也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满头雾水。“是一群政界子弟,”三津谷叹了口气,“虽然不是很想这么说,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为了什么崇高理想进入军校的,很多人看中了军校的名声或者人脉,所以强行把自家不成器的孩子塞进来镀金的。”
“而且这些年军部的势力减弱,在军校的权威也在慢慢下降,这些人都出身政界世家,势力反而越来越大,所以说,以这群纨绔子弟为首,他们经常在军校里骚扰omega们,也没人管得了他们。”入江也补充道。
“那老师呢,老师们居然也不管么?”悠也开口道,在他眼里,老师都是权威的存在。
“小朋友,你太天真了,”入江笑了笑说道,“他们这群人就是被送进来镀金和交际的,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目的,那就是寻找可以政治联姻的对象,所以他们这样的行为都是被默许的,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行,更何况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太大,老师们就算想管也有心无力。”
“那群混蛋们……”辰明咬牙,“还欺负到omega头上了,你们身为学生会的成员也不管吗?”他瞪了一眼那三个人,却发现三个人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不是我们不想管啊大将,实在是因为之前管过了,实在没什么效果,我们和他们结了梁子不说,有些omega还嫌我们多管闲事呢。”入江苦笑了一声说道。
“而且那群人是议会的势力,我们是军部势力,本来就不太对盘了,要是闹起来,不光是我们,就连第一军团和军部都会吃亏的。”三津谷也无可奈何地说。
这么久了,距离战役的结束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军校也不再是为军队培养充满荣誉感的军人的地方了,老教授们逐渐退休,越来越多的老师都是由议会指派,现在的军校里,中立派和保守派越来越多,已经很少再有军部出身的强硬派的老师们。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没什么是不会变的,人会变,事物会变,就连当年曾经被无数人奉为圣殿,令无数的alpha和omega都心生向往的第一军校,都已经变得辰明不再熟悉它了,现在的军校,和当年军部里人人交口称赞的地方已经越来越远了。
“别太难过,议会势大,军校也没有办法。”越知宇风将手搭上辰明的肩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些人轻易不会来找我们麻烦,如果来找麻烦了,你还回去也无所谓。”
但是越知这回却是预料错了,那群起先还在远处生事的纨绔就往他们这里走过来了。“哇,越知桑,你这回可是要打脸了。”入江托着下巴,一脸笑意。越知愣了半刻,才开口:“一定是三津谷选的日子不好。”三津谷愣住了,怎么兜兜转转全部怪到他头上了?
只见那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为首的黄毛暼着越知等人:“哟,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一边说一边色眯眯地打量辰明,“原来今天有个漂亮美人儿陪着呢。”
辰明的相貌随了德川,是标准的美人脸,再加上从小也是精英教育长大,气质更是出众,当辰明安安静静坐着的时候,那是标准的美少年,但是在座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美人儿其实脾气不怎么好,发起火来绝对要命,很可惜的是,这群纨绔并不知道。
入江毫不客气地给那人翻了个白眼,而三津谷则默默低下头摆弄自己的手机,悠也有些害怕地往辰明身边缩了缩,辰明则毫不客气地狠狠瞪了那人一眼。
可惜辰明在U—17基地里人人都惧怕的瞪眼在某些鬼迷心窍的人来说更像是调情,“嘿嘿小美人儿,你陪他们坐着有什么意思,不如来陪我们玩玩啊。”那人一边淫笑,一边就要去摸辰明的脸,三津谷见状,立刻急了,他伸手就想去拦,却被入江一把拉回座位,入江看着这位也要鬼迷心窍的人,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想干嘛,大将还要你去帮忙,你看看大将怎么对付他们吧。”
“啪”的一声,辰明毫不客气地把那人的手狠狠拍开,带着一丝丝笑意开口,但是三津谷他们所有人都能听出辰明隐藏在笑意里的愤怒:“前辈,您最好不要再对我做第二次这个动作了,否则,”辰明看了一眼正在神游外太空的越知宇风,“我就得让越知前辈帮您把手接上了。”
可惜,这个警告并没有起任何作用,“哈哈,小美人儿脾气还挺大。”领头的纨绔揉了揉手腕,就又想去摸辰明的脸。入江一脸无奈,他已经数不清自己今天叹了多少口气了,他看看周围一群假装漠不关心实则看好戏的饭友们,觉得以后自己完全是这个团队的保姆,想一想军部和议会双方势力,他还想最后在挽救一下这个纨绔子弟的脸面和性命,入江指了指辰明说道:“喂,那个黄毛,你知不知道他姓什么啊?”
可惜,某些人并不领情,反而哈哈大笑,和身后的跟班们开着玩笑道:“我管他姓什么,总归最后要和我姓嘛。”辰明穿的随意,身上也没有任何有家徽的饰品,所有人都觉得他只不过是个没背景的孩子罢了。入江无奈的耸耸肩,是这个人自己想找死,这下和他们可没关系了。
又是“啪”的一声,这次可比上次的响声大多了,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个黄毛发出的痛呼。“我,我的手……”他一边握着自己的手腕,一边就想招呼身后的跟班们上去动手。
越知一伸手,挡在了辰明和悠也面前,冷声说:“军校里禁止私下斗殴,怎么,你们还想对omega动手吗?”说完他便走上前去查看那人的手腕,还好,辰明下手算是有分寸,只是脱臼而已。越知毫不客气地握住那人的手腕,用了巧劲一推,便接回了手腕,之后他也不顾那人发出的惨叫声,淡淡的说:“只是手腕脱臼,我帮你接回去了,不放心就去医务室看看吧。不过,你们的学号我已经知道了,到时候等着军校处分吧。”
几个跟班面面相觑,越知是学校的风纪委员长,这个处分可以说是相当有威慑力了。但是领头的黄毛却不以为然,撇了撇嘴说:“我说,是你们先动的手吧,怎么着这个处分也该你们背着才对嘛。”
“我们先动的手?”三津谷站起来推了推眼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啊,”他伸手指了指外面,“这里可是监控照不到的死角哟,你们是看到我们坐在这里,再加上这里有两个omega,又是监控死角才来挑衅的吧。”
入江也站起来笑嘻嘻地说:“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们这回惹上了我们大将,你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咯。”

切,”黄毛的心思被说中了,他不甘心的撇了撇嘴:“哼,不许私下斗殴,倒是有个不错的选择呢,一个月一次的擂台赛,怎么样,你应战吗?”
那人的手指向辰明,摆明了了要想辰明下战书了。三津谷推了推眼镜,小声嘀咕:“真是连alpha的脸都丢光了。”
辰明倒是欣然应战:“正好呢前辈,我也想教教你到底该怎么尊重omega。我们omega不是任人欺负,只会哭哭啼啼的,我们不是alpha的附庸,更不是玩物。前辈,记住这点或许对你有好处。”
“啊,对了,”辰明偏了偏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前辈要下战书的话,最好还是记住我的名字比较好。我是平等院辰明,前辈下战书的时候可别找错了人。”


PS:1.高中生的孩子们都出场了,全员吐槽役
2.越知会治脱臼大概是因为毛利寿三郎在家里也老是用脱臼技能,所以除了月光桑,儿子也得学会帮爸爸治手(不
3.辰明的性格已经完全不像凰叔了,反而很像腹黑组教出来的(凰叔&德川:这不是我们教出来的儿子?!)
4.感谢所有看文的小可爱(〃'▽'〃)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