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阳光正好

这是我在昨天的声明里提到的最后一篇文,这个小甜饼也算是我送给大家的最后一个礼物。


背景为《回忆录》,三九身高差设定


      礼拜五永远是公司职员们最不好好工作的日子,盛都集团也不例外。集团里的主力军大多是还没毕业几年的小年轻,朝气蓬勃,充满创意。当然,在实干苦干这一方面大多数人都有所欠缺。对于他们偶尔躲懒摸鱼的现象。齐晟通常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水至清则无鱼。齐晟不说话,明面上是齐晟私人助理暗地里是集团二把手的齐翰更是懒得去管。

        但是今天实在有点过分了。

      齐晟和齐翰一进公司的门,便看见这样一幅景象:齐铭在调戏张芃芃手下的绿篱,结果被张芃芃揪着耳朵教训;强仔抱着电脑在一旁默默流泪;杨严则坐在一旁看好戏,还不时往嘴里塞桂花糕。这样的场景让齐晟立刻黑了脸,虽然这群人都是他的亲信,也不能这么闹吧,工作还要不要了,工资还要不要了!

      齐晟咳嗽一声,那群人回头望了他一眼,赶忙钻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假装自己在忙碌着。齐晟这才满意,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问题是,办公室外秘书团的妹子压根没意识到大老板的到来,还在叽叽喳喳的讨论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礼拜六礼拜天去哪里玩之类的。齐晟一看,彻底地生气了,大喊一声:“够了!”便头也不回的进了办公室,留下外面被吓傻的姑娘们和安慰人的齐翰。

       因为这些事,齐晟的心情到快要临近中午了还没有好转。齐翰只好出声安慰:“三哥,大家都不是故意的,临近过年了,又是双休,大家工作的那么忙,偶尔放松一下也可以的嘛。”

      忙?齐晟抬头,看着窝在办公室沙发,时不时刷手机,偶尔看一眼文件,还要抽空往嘴里塞一块水果的齐翰,气得直发笑,这个起负面作用的榜样还好意思和自己说忙?

      齐晟站起身,走到沙发前,严肃而认真的喊了齐翰的名字。齐翰听了,心里一惊,平常三哥可没这么严肃,赶忙站起来讨饶,搂住齐晟的腰道歉:“三哥我错了……”,齐晟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看着他的眼睛说:“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玩手机,吃零食,该怎么处罚你呢,齐助理?”,齐翰也不怕,知道三哥没动真火,笑着说:“太子爷大人大量,放过我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齐晟捏着齐翰的下巴,吻上了他的唇。

      几十秒后,在外头值班的黄良媛听到里头齐翰怒气冲冲的喊:“齐晟你个流氓!”,又看见齐翰冲出总裁办公室,会自己办公室去了。黄良媛也只是耸耸肩,啊,大老板和二老板又吵架了。

       所以说,到底谁才是负面榜样啊。

      齐翰这一恼羞成怒,就到了中午,人是铁饭是钢,齐晟还是决定向齐翰道个歉然后带他去吃饭。反正只要是自家九弟,几乎不向别人低头的太子爷,道歉道的从善如流,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可不想被自家九弟冷处理。

       齐翰看着齐晟,眯起眼睛,活像只小狐狸:“三哥诚心向我道歉,那就请我吃顿饭,不要食堂,要去外面吃。”“好,去哪里?”只是一顿饭,齐晟没那么小气。齐翰豪放的将手朝落地窗外一指:“肯德基!”

       齐翰觊觎那家肯德基很久了,从小到大,或许只是普通人司空见惯的吃食他却从没有吃过,不光是齐翰,齐晟也一样.齐翰是因为五岁之前没有钱去吃,五岁之后进了本宅,营养师看着,根本没有机会出去吃,就算大三那年去法国做了交换生,在巴黎吃着法国料理,哪还会去想肯德基。至于齐晟,他从出生开始就接受的是精英教育,再加上齐夫人的养生哲学,更是不可能去碰垃圾食品。十岁开始照顾齐翰后,想要努力让弟弟过上好日子的太子爷,带着齐翰往高档的会所、饭店去吃东西。兄弟两人就这样阴差阳错的错过了肯德基。而今天刚好有机会,齐家九少爷当然要好好把握。

       当齐晟站在肯德基里时,正值饭点的喧闹让他不禁想要拉住排队的齐翰问这究竟哪里好了,让他这么日思夜想的。齐翰却不在乎,拍拍齐晟的手臂,让他去占座。齐晟看了一眼,问:“怎么占座?”齐翰被噎了一下,愣了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拉着齐晟,指着角落里一对快吃完的小情侣说:“就是站在他们旁边,等他们吃完了,你就坐那个位置上,这样位置就是我们的了,不会有别人来抢了。”齐晟点点头,走过去,直勾勾的眼神把那对小情侣吓了一跳,三两口吃完了剩下的东西,落荒而逃。

      齐翰扶额,他家三哥,果然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很。

       齐晟等了一会儿,齐翰就端着盘子来了。齐晟看看盘子里的东西,问:“这些东西,你真那么想吃?”“对啊,”齐翰点点头,把一块吮指原味鸡递到齐晟手里,自己也拿起一块来吃“小时候就很想吃,可是我妈那时候哪有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了,而且,”齐翰抬头,望着齐晟说“很多情侣都会一起来吃肯德基,我也想和三哥当一次普通的情侣啊。”

     齐晟无言以对,他们的工作都很忙,世俗的偏见也让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很多情侣做过的事,包括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手拉手逛街他们都没有做过。在这一点,自己的确亏欠了齐翰。

     齐晟叹口气,仿佛下定决心般拿起一根薯条,蘸上番茄酱,送到齐翰嘴边:“吃。”齐翰没想到齐晟会来这一招,饶是他也不由得的红了脸,看看没人看着他们,张嘴把薯条吃了下去,末了,还舔了一舔齐晟的手指,齐晟的耳朵也不由得红了。

      肯德基离公司不远,他们二人在吃完饭后是走回去的,走到一半,齐翰看看四周没人,抬头给了齐晟一个浅浅的吻:“三哥,我爱你。”“我也是。”齐晟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助理兼弟弟兼情人搂进怀里。

     岁月静好,阳光正好。我将会一直爱你,连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离。


这篇文放完后,我会退出三九圈子,各位喜欢关注我的gn,如若有缘,江湖再见。谢谢~~

 


回忆录

      这是补给大家的一个小甜饼,安抚一下被《不相见》虐到的各位。虽然这篇可能写的不太好。。。。。。

       短篇,一发完。

      齐晟和齐翰从小就不一样,准确来说,当他们还在娘胎里时就不一样。

       齐晟的母亲是宋家的大小姐,齐老爷子亲口定下的儿媳,齐晟他爸——齐荣三媒六聘娶回来的正房太太。所以,即便族谱里已经排到了老三,但依然是这一脉的嫡长嫡孙的齐晟一出生,便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板上钉钉的太子爷。

      而齐翰的母亲,只不过是夜店里的一个舞女,因长得漂亮被齐荣看上,春风一度便有了齐翰。齐荣不敢把她带回家,齐老爷子知道后更是勃然大怒,放话说不管这孩子是男是女,只要自己活着,就绝不会允许他进家谱,所以齐翰一出生,就是个不名誉的私生子。

      直到齐翰五岁那年,他的母亲一病便去了,留下他一人孤苦伶仃。齐荣看了不忍心,在齐老爷子面前千求万求,才算把齐翰接进了本家大宅。齐老爷子虽然同意了他进家门,却依然没有让他上家谱。

      所以,齐晟和齐翰还是不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齐翰从不被人承认的私生子,变成了明面上受人尊敬,暗地里依然被人指戳的九少爷;而齐晟,依然是那个地位稳如泰山的太子爷。

      可旁人所想的豪门争夺,兄弟阋墙的现象在齐家却从未发生过。直到如今,齐家的太子爷掌着盛都公司的大权,九少爷就心甘情愿为他做个谋臣。外人百思不得其解,只有自家人才心知肚明。

       第一,得归功于齐老爷子。老爷子戎马半生,虽然对自己儿子在外面养着情人的行为十分不满,但齐翰毕竟是自己的孙子,身上流的是齐家的血脉,只要不威胁到齐晟的地位,一应的吃穿用度,知识教育,却是一样都不缺的。更因为齐翰年纪小,亲自挑选了伺候他的佣人。

      第二,齐夫人也有不小的功劳,在宋家时,她便早已看惯了这些事,听闻丈夫在外头养情人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而听说齐翰出生后,更是对着齐晟念叨,说如果以后家里要多了一个弟弟,万万不能欺负他之类的。后来,齐翰被接进齐家,齐夫人更对他关爱有加,她本就是个慈善人,再加上对齐翰丧母的同情,更是把齐翰当成了亲儿子对待。

      当然,最大的功劳当属于齐翰。齐翰五岁时被养得很好,大冬天回齐家时,被裹得像个粉团子,不仅让老爷子对他没了恶意,更是激起了齐晟的保护欲:齐晟那年十岁,正是上房揭瓦的年纪,身边的小伙伴大多和他一样,每日不把自己弄脏就不算完,齐晟做梦都想要一个干干净净的弟弟或妹妹做玩伴。猛然见到齐翰,连好好宠爱还来不及,更别提欺负了。齐翰自己也争气,不论是请棋书画还是诗词歌赋都学得很好,引得那些家教老师交口称赞。更何况,齐翰的母亲虽没有太多文化,但识人看人却很有一手,这一切都教给了齐翰。齐翰又心思通透,自然知道,在这宅子当中,要依靠这谁才能保自己一世安康。

       刚刚被接回来的那个冬天,佣人都欺负齐翰是个没名没分的主子,压根不把他放在心上。有一日齐翰醒来,人都不在,他又冷又饿,蜷在床上直哭。在那个时候,没有人关心他,唯有齐晟,从外头冲进来,见他一脸泪痕,眼睛红肿着,抱着他问究竟怎么了。听完这件事后,齐晟气得不行,拉着他到老爷子面前评理,并说不要那群人来照顾小九,自己亲自照顾他。那是齐晟十岁,没有人相信从小被伺候的太子爷能照顾好一个孩子,也只有齐翰,将齐晟当做他心中最高大的存在,当做他心中的神。

      时光荏苒,调皮捣蛋的小鬼头和粉嫩嫩的小团子已长成芝兰玉树的青年,兄弟间的情谊慢慢发酵变质,成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两个人会为对方生气吃醋,却谁也不敢先捅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直到齐翰二十岁,零点敲响那一刻,他放下骄傲和自尊,爬到齐晟的床上,齐晟睁开眼睛,伸手便抱住了他。

      没有告白,没有仪式,他们二人就以这样从小到大的默契,在一起了。

      他们之间有过争吵,冷战,互相的抱怨;他们也有过和家庭和偏见和别人流言蜚语的斗争与反抗。他们年轻着,一路磕磕绊绊,却也一路相互扶持,一直走到如今。

       齐晟洗完澡出来,便看见齐翰抱着相簿蜷在床上哧哧的笑,他走过去把人抱在怀里,揉着他的头发:“真人在这里,不比相册好看?”,齐翰笑着推他:“当然是相册好看,你小时候对我多好啊。”,齐晟一挑眉:“现在对你不好?”,“你现在就知道欺负我!”齐翰笑着抱怨,一转头,就被齐晟吻个正着。齐翰从善如流地把手环在他的脖子上,侧过身去吻他,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放开对方。齐晟在齐翰耳边问:“看完相册有什么感想?”,齐翰抬头,直直望着齐晟的眼睛,说:“一直以来,都很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伸出的手,谢谢你在我爬上床的时候没有推开我,谢谢你包容我的小癖好,包容我的坏脾气,谢谢你为了我不惜和家里彻底闹翻,谢谢你容我、宠我、纵我、爱我。

       一直以来,都很谢谢你。


最后,老规矩:

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以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三九群,他们可爱又聪明,他们活泼脑洞大,他们什么都好,什么都萌,就是差你们。现在你不考虑一下吗?加入三九面馆,麻辣小九,配上骨汤三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
欢迎光临三九面馆
欢迎加入太子妃升职记三九面馆,
QQ群:528914123



不相见(完结)

首先说明,这是一个非典型性BE,同时也是意味着一个非典型性HE,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 

       元晟26年,深秋时节的一场风寒打败了曾经在疆场上横扫千军的帝王。只不过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齐晟已然虚弱的只能躺在床上,无法起身了。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他曾四次前往岭南,可没有一次真正见到齐翰,当面向他解释那荒唐的一晚。他也无数次派信使去岭南,给齐翰送上无数封信,同样没有一次得到回应。直到这个时候,齐晟才开始真正的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解释清楚,也许这样,他和九弟也可以早早的冰释前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能相见。

        也许我现在只能带着这个遗憾离开了。躺在床上的齐晟这样想。

  张芃芃坐在龙床旁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齐晟。这个男人褪下骄傲和强硬后的脆弱也许只有自己才能看得清楚。身为帝王,他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国家着想,一天不过睡上一两个时辰,刚过不惑的男人,却早早的两鬓飞霜。而他对另一个人的感情,犹如一块压在他心底的大石,逼迫得他无法喘息,自己曾不止一次听到他在梦中唤“君文”,如今,这个帝王只能拖着最后一口气,等待着特使从岭南带回的消息,就好像他不是天下的主人,只是齐翰捏在手里的奴仆。

       帘外有了一些动静,强公公来报,说派去岭南的信使回来了,张芃芃赶忙出去询问,回来时发现齐晟已经醒了,正望着她:“岭南那边有消息了么?”

       张芃芃无奈的点点头。

     “他是不是还是不肯见人?”齐晟问,语气里满满都是无奈与伤感。

      “是,”张芃芃点点头“但是他这回把信收下了。”

       “朕知道了,”齐晟点点头“把灏儿叫进来吧,朕有事吩咐他。”

      齐灏一直就在帐外候着,听到后便立刻到了齐晟的床前,他的模样像极了齐晟,剑眉星目。往昔还在议事厅哭闹的小孩子,如今已经是可以担起一国重担的男人了。

    “灏儿,国家大事,你处理了这么久,朕也不能再告诉你更多了,南夏教导你手上,朕也可以放心了。”齐晟侧了侧身子,看着齐灏说“唯有三件事,朕要亲自嘱咐你:第一,朕去后,回复齐翰的亲王身份,让他重回皇家族谱;第二,下令给岭南太守,一切给他的供奉照旧;第三,朕去后,告诉他,盛都的冬天冷得很,他身子不好,就不必回来奔丧了。你可都听明白了?“

      “儿子明白了。”齐灏点头,将这三件事一一应下。

      齐晟点点头,又转头看着张芃芃,笑了笑说:“再给他带个信,就说,朕死了,他也自由了。①”

      三天后,齐晟驾崩,谥号英宗。

      齐翰听到这个消息已是一旬之后了,随之而来的,自然还有圣旨以及口信。他接了旨,像是不相信一样问前来传旨的公公“齐晟死了?”,公公点点头,“英宗已经驾崩了。”

      齐翰默默的跪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英宗”是齐晟的谥号,他突然笑起来“哈哈,齐晟,你终于死了哈哈,你终于死了……”,笑着笑着,他的声音都开始哽咽,喊出来的话也带上了一点哭腔:“你怎么能死,齐晟,你怎么能死,我还不曾原谅你,你怎么可以死!”

      齐翰以为,他们之间的战争会一直持续下去,那人会包容着自己,无条件的奉陪到底,可他终究忘了,即使齐晟是皇帝,也逃不过终有一死的宿命。往昔觉得厌烦的辩解、忏悔,如今都已经再也听不到了。

       齐翰近乎疯狂的在房间里嘶吼,哭喊,砸碎了所有的茶器花瓶,下人们都跪在房外,没有一个人敢去劝这位九王爷节哀顺变。

       直到齐翰哭累了,房间里一片狼藉,才有婢女进房间默默收拾,把九王爷扶起来送到榻上。齐翰由她们随意的摆弄,仿佛一个木偶。齐晟死了,他的灵魂也好像就这么随之而去了。

       永安三年,九王齐翰殁于岭南,皇帝下旨,准其棺椁回都安葬。

      齐翰毕竟是齐灏的皇叔,安葬于何处,他也不好随意安排,于是,他将这个事情交给了身为太后的张芃芃。

       张芃芃隔着帘子问礼部尚书,能不能将九王的棺椁葬在英宗的陵寝里,礼部尚书吓得跪在地上不断叩首,帝王陵里陪葬的都是后妃,九王身为英宗之弟,怎能安葬于此呢。

       张芃芃看着地上的老臣,无奈的摇了摇头,让他想一个好的地方。礼部尚书哆嗦了半天,才提出不如让其葬于半山腰上,之前也有不少功臣、宗亲都葬于那里。

      张芃芃最后同意了,她也老了,不再能像原来一样,胡搅蛮缠离经叛道了。她忽然觉得齐晟和齐翰很可怜,不论是生还是死:生不能同寝,死亦不能同穴,他们二人一个永远在权力之巅孤寂万丈,一个永远在一步之遥处极目远望。

———————————————————————————————

①:这个梗来自淮上大大的《凤凰图腾》

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人,不计较我文笔差还非要写,这是我的第一篇文,很感谢各位的支持,也很感谢三九群里小伙伴们的支持和鼓励。以后我也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

最后,老规矩:

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以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三九群,他们可爱又聪明,他们活泼脑洞大,他们什么都好,什么都萌,就是差你们。现在你不考虑一下吗?加入三九面馆,麻辣小九,配上骨汤三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
欢迎光临三九面馆
欢迎加入太子妃升职记三九面馆,
QQ群:528914123

 



  


不相见(3)

     虽说齐晟这次巡狩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但毕竟是巡狩,缴考官员,体察民情这些事情却是一点都不能少的。当他忙完这一切,终于可以抽出空来去见齐翰的时候,已经是第八天了。

    齐晟见到齐翰的时候,齐翰一身白衣,就跪在自己的院子里,迎接着皇帝的到来。他微微垂着头,光线昏暗,并不太能看清他的表情,但他温顺的模样,配上夕阳的光,一切都是那么安静而美好。齐晟忽然就很能明白那些所谓昏君的感受:还有什么能比看见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孤傲的人被迫跪在脚边臣服更能满足一个男人无上的虚荣心呢!齐晟深吸了一口气,直直向内院走去,只在经过跪伏着的齐翰身边时淡淡的说了一句:“平身吧。”

     齐晟进了屋子,遣退了所有的下人,对着跟进来的齐翰说:“过来,坐下。”齐翰乖乖的按照他说的在他对面跪坐下来。齐晟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对着这个朝思暮想的人,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面的人仿佛还是三年前离开盛都时的馍样,白衣胜雪恍如谪仙,自己的千言万语堵在心头,到最后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反而是齐翰先打破了僵局:“皇上自盛都来岭南,一路辛苦了。草民这里有去年酿的荔枝酒,皇上不如赏脸尝上一尝。”

    话已至此,齐晟根本不能拒绝。

     很快,就有下人恭敬的送上几个青瓷瓶,又迅速的退了下去。

     齐晟拿过一只瓶子,揭开封口,酒香与果香扑面而来。他就着瓶子喝了一口,味道甘美,远没有自己平常喝的酒烈。他抬头看对面的齐翰,那人拿着一只白玉小盅,慢慢地抿着酒。末了,冲齐晟偏头一笑:“哪有皇上这么喝这荔枝酒的,糟蹋了好酒,还不如把酒还给草民。”

   “小九。”齐晟这么唤他。

   “是齐翰。”齐翰笑着纠正他,“草民已被逐出皇室,已然不能再和皇上称兄道弟了。”

     “君文…..①”齐晟放下了自己的骄傲和强硬,放软了声音叫他。

      “草民不敢。”齐翰却不曾理会,对着齐晟便行了一个俯首大礼,语气里全是冷漠和疏离。

    “你到底想样怎样!”齐晟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拍案站了起来,眼睛逼视着坐在对面的齐翰,他一步跨过桌子,用手捏住齐翰的下巴,逼他抬头和自己对视。他在他眼睛里看见的是满满的绝望。

“不是我想怎样啊,皇上。是您,究竟想让我怎样!”齐翰抬头望着齐晟,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哀莫大于心死,这是现在对齐翰最好的形容。

    齐晟觉得现在自己出奇的愤怒,“你怎能不接受我,你怎能不接受我!”他失控的朝齐翰大吼。

      一种自己朝思暮想,满心牵挂的人,却已经对自己彻底失去信心的感觉击倒了这位伟大的帝王,让他恍然间扔掉了“朕”的称呼,回归到了一个普通的人。

      齐翰低头,下意识地抿了抿唇。

     齐晟看着他的动作,那人的唇生得格外好看,刚刚那一抿,让他的唇又染上一层水色,齐晟忽然想去吻他,用行动让他来回忆起他们年少时的旖旎与温馨。当然,齐晟按照他的想法,就这么做了,齐晟吻了齐翰。

     唇上的温度和感觉让齐晟一下子想起了少年时期没有争夺的岁月,他不禁去加深这个吻,去探索齐翰的舌与牙齿。齐翰一惊,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齐晟压在地板上亲吻很久了。他想要伸手去推开齐晟,但齐晟却解开他的腰带,把他的手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

“你,唔啊……”齐翰刚想开口,却被自己的呻吟给堵了回去。齐晟的吻和他那个人一样,霸道又强势,顺着唇一路向下,脖颈、锁骨、胸口,无一被放过。齐翰难堪的偏过头,不去看那个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他想要去刻意遗忘的男人,却被他的身体牢牢记住,如烙印一般,再也忘不掉。

     齐晟进入他身体的时候,齐翰想要拼命压抑住的呻吟还是无法压制的透了出来。痛、真的好痛啊。屈辱和羞耻混着眼泪一起,彻底击溃他最后的尊严,眼泪模糊了视线,连不远处的蜡烛也慢慢看不清了。

     第二天齐晟是被强公公的急报吵醒的:漠北来犯,南夏不敌,连连败退,请皇上尽快回朝。

     齐晟甚至没来得及等齐翰醒来,和他好好解释,好好告别,便踏上了回盛都的路。“以后总会有时间的”齐晟这样乐观的想。

      可他们二人,却再也没有过下一次的见面。

———————————————————————————————

注释①: ”君文“是我给小九取的字,出处为《逸周书·王会》:蜀人以文                     翰;文翰者,若皋鸡。

以及我真的觉得写的超级差,真的很别扭,没有写出应有的感觉。黄桑和小九都是大写的OOC,所以非常对不起各位了。大家原谅一个文笔差还非要写的人,将就着看吧。

放上群宣:

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以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三九群,他们可爱又聪明,他们活泼脑洞大,他们什么都好,什么都萌,就是差你们。现在你不考虑一下吗?加入三九面馆,麻辣小九,配上骨汤三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

欢迎光临三九面馆

欢迎加入太子妃升职记三九面馆,

QQ群:528914123



不相见(2)

米娜桑,我出现了,冒着明天社会学挂科的危险来更文了,考试什么的都去死T^T 

  


      接到皇上南巡的消息时,岭南太守着实吓了一跳,他实在想不明白,皇上巡狩,不去江南水乡、关中沃土,非要到岭南做什么。

   岭南太守整日里提心吊胆,唉声叹气,直到有一天,太守夫人实在看不得自家男人整日里的颓废样子,啐了一声:“你真当皇帝到岭南来是来查考你的,西郊别苑里的人又不是摆设。”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三年前,皇上一道圣旨发到了岭南,让太守在近郊选一处地方,建一栋宅子,还拨了一大笔钱下来。太守虽偷摸了一些填了自己的腰包,却也是完成了任务。还没等他上折子问皇上这宅子的用途,几辆盛都来的马车便把人送了进去。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道旨意:要太守一切待遇按亲王衔供奉。

     太守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赶紧招呼手下再给人送一些上好的瓜果和器物过去。

     可不得好好伺候好西郊别苑的那一位。皇上来了,高兴了,升官发财不在话下;可要是不高兴了,别说这仕途,怕是这命,都要到头了。

          西郊别苑是周围的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岭南瘴戾之地,唯有别苑宛如一方世外桃源,被能工巧匠硬生生地打造成一个小小的江南。

     此时正值夏季,室外湿热。可西郊别苑的屋子里干燥又凉爽。侍女进来通报消息的时候,齐翰正倚在榻上吃冰湃过的荔枝。古人所言“素手破新橙”,放到齐翰身上,修长的手指配上新鲜的荔枝,又多了一份风流。

       “公子,据说皇上要来岭南啦!”小姑娘不过十三、四岁,一边说,眼睛一边看着荔枝。

      齐翰听了,一愣,手上未剥好的荔枝便掉在地上,骨碌碌的滚远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赶忙抓了一把荔枝塞到小姑娘手里,又让她收拾了掉落在地上的荔枝,挥挥手让她赶紧离开。

      齐晟要来了

      齐翰在心底默念了两遍,竟惊于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平静如初,如古井深水,再无波澜。

       这不正是自己所想的吗?又有什么好惊的呢。

       时间宛如琢玉刀,慢慢的磋磨掉他所有的爱与恨。爱吗?爱什么呢,年少时所有的情愫都敌不过对江山和权力的无尽野心;恨吗?恨什么呢,时间总会将这一切一一抹去,所有人都逃不过尘归尘土归土的命运。

     齐翰突然想起,三年前,他离开盛都的时候,特意去了盛都最有名的寺庙里,在观音阁里一跪就是两个时辰,久到门外的侍卫都忍不住进来看一看他是否还在。直到嬷嬷提醒他该走了,他才珍而重之地在观音面前磕了三个头,心底暗自许愿: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他在求观音,亦是在求自己。

      从今往后 ,他和齐晟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惟愿自己对他再无牵挂,他们二人,两不想见,两不相欠。

     没想到,他在岭南才刚刚过了三年,却等来了皇帝巡狩岭南的消息。

     齐翰直起身,定定的望着刚刚湃过的荔枝

,却再也没了兴致。


我知道我知道小九ooc了,我错了,我想尽力描写一个对皇上死心的小九,结果......我错了我忏悔(ಥ_ಥ)


放上群宣: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以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三九群,他们可爱又聪明,他们活泼脑洞大,他们什么都好,什么都萌,就是差你们。现在你不考虑一下吗?加入三九面馆,麻辣小九,配上骨汤三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

欢迎光临三九面馆

欢迎加入太子妃升职记三九面馆,

QQ群:528914123


不相见(1)

    第一次写文发文,大家多多指教,这个梗来自三九面馆群的脑洞。希望大家轻拍o(>﹏<)o


       元晟六年,南夏励精图治的帝王竟突然起了巡狩的念头,底下的大臣们劝了几次未果后,便不再出声了。谁都知道,这位君主可不光是英明神武,手段更是狠戾,毕竟,这天下,可不是光靠战功便能拿下来的,要坐稳这个位置,权谋与心术自然也少不了。没有那个大臣想要莫名其妙地死在自己的家中。

   大臣们哪个不是人精,想明白了这点便再也没有不怕死的去劝谏了,反而一个又一个的说起这巡狩的好处来,一个个说的天花乱坠。齐晟坐在龙椅上,听着下面人叽叽喳喳,不禁在心中冷笑:什么体察民情、考校官员、威慑边境,都不过是借口,说来说去,这终究为的是一个“情”  字  , 自己的一点私心罢了。

    下了朝,齐晟总是习惯去兴圣宫走一趟。齐灏现在六岁了,放在张芃芃身边教养,齐晟去兴圣宫,也有考一考太子的心思。

    齐灏虽小,但聪颖过人,对齐晟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 。问完后,齐晟绷着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张芃芃招呼了齐灏的乳母让她领着齐灏回去学习,自己则跪坐在齐晟的对面,问:“太子学的可好么?”

   “太子学的不错,皇后教导的也好。” 齐晟喝了口茶 ,答道。

    他看向对面的女子,古灵精怪的女子如今已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平静的生活磨平了她的棱角,再也没了原来的锋芒。

     “听说皇上要去巡狩了?”  张芃芃问

     “你从哪里听来的。”  齐晟皱了皱眉,他其实不怎么喜欢后宫中传这些事。后宫议论朝政,更容易影响到前朝。

      “臣妾自有自己的方法和渠道。皇上知道了,岂不是断了臣妾的路。” 张芃芃笑了笑。

       “是,朕要去岭南。”   齐晟承认了,连他自己都感到惊异,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这么痛快地承认自己心底最隐秘的野望。

       “岭南?”张芃芃倒水的手抖了抖,很快又平静下来。她端起杯子送到齐晟面前,笑道:“岭南好啊,好山好水,不光有荔枝,还有美人。”


齐晟和芃芃哥被我写的彻底ooc了,我的错orz,下次更新日期不定,因为我毕竟要考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