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山雀】枕边教妻

提醒:胡萝卜加大棒用的炉火纯青的OOC张会长,哄人技术一流,同时附赠一个傲娇雀儿。本篇是上篇《金屋藏娇》的甜向后续。

以下正文:

国人向来有老例,千百年来无不遵从,是为堂前教子,枕边教妻。

罗雀一开始在密室中醒来的时候有些慌忙,下意识就想拿自己的鱼竿,谁知摸了半天,自己本来藏的满满当当的武圌器竟是一件儿也不剩,罗雀愣了片刻,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才看到张日山留给他的便签,上面寥寥数语,却看得罗雀又气又急。说什么安心等着,什么一个月过后,都是乱七八糟的花言巧语。罗雀气的不行,伸手就想撕掉,最终还是舍不得的放在了床头柜上,日日看着,也算有个念头。

一个月之后,张日山踉踉跄跄的回了宅子,满身伤也顾不得了,第一件事就是开了密室的门去看他养的雀儿,果不其然在门口看见了坐在地上整个人瘦了一圈的罗雀,这一眼下来,张日山也没心思想别的了,一口气松下去,整个人往前栽了过去。

罗雀护主的心思终究还是占了上风,扶着张日山去了卧室,帮他上了药,还贴心的用电饭煲煲了粥,这才施施然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回了新月饭店。

张日山一觉睡得人事不知,直睡了一天一夜才算是醒了过来,看着自己的伤口被处理过了还有一丝开心,心说这小孩儿还是知道疼人的。结果下了床四处一找没见着这人的影子,只能先盛了碗粥出来,打了几个电话过去,才旁敲侧击出这人回了新月饭店。张日山也不恼,知道这次是自己得罪了他,喝完了粥就收拾收拾开车去接人了。

结果脚还没踏进新月饭店呢,尹南风的冷嘲热讽就先来了:“哟,这不是张会长么,您贵足临贱地,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您吹到我们这新月饭店来了?”张日山也不理会,他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拉开椅子坐下,刚开口问了句罗雀呢,一个剩了半杯水的茶盏就从天上猛地落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要不是张日山躲得快,这脸上衣服上大概都要被泼的满满当当。

张日山一抬头,就见到罗雀拿着鱼竿,又换上了新月饭店的制圌服,正在那儿站着呢,尹南风抬头:“罗雀啊,张会长找你回去呢,你回不回?”罗雀一撇头:“我只听尹老板的话。”这句一出来,又把场面弄得像初见时一样尴尬了。

尹南风转过头,挑衅般的去看张日山,张日山也不理她,自顾自的就要上楼捉人,罗雀转身就想跑,张日山去拉他,却没想到被鱼竿划了个正着,张日山猛地缩了手,心道罗雀真的跟个猫儿似得,一个不开心便要伸爪子挠人。罗雀站在原地,有些慌乱,但是心里的气又没消,心疼慌乱生气这几种情绪混杂起来倒是让他一下子手足无措。

张日山也没法儿用强,毕竟说到底这件事也是自己不对在先,可是手上被划的伤口又激起了心中几分暴戾来,他深呼吸了几下,默念《朱子家训》里堂前教子,枕边教妻,当务之急还是把人哄回去最为要紧。

张日山皱了皱眉,就来了个苦肉计,故意摇摇头对着罗雀说:“你要是想待在新月饭店,就待在这儿吧,我也不能勉强你回去,只可惜我这个孤寡老人,无依无靠,连换个药都没办法啊……”

尹南风刚上了楼就听见张日山在这儿哄人,心想老东西就是老东西,摸着罗雀的弱点毫不含糊一击致命,果然罗雀就犹犹豫豫的看着自己,眼神儿里都在说我想回去,尹南风还能说什么,只得挥挥手让罗雀跟着走了。

罗雀跟着张日山回了宅子,刚想拿药箱来,就被张日山一把摔倒床圌上,“真是脾气见长,我宠得你不分轻重了是不是,我让你待着你就得给我好好待着,我死了也和你一分钱关系也没有,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听话。”张日山一通教训下来半晌没听见罗雀的回应,细看就发现小孩儿把脸埋在枕头里,眼眶都红了。

张日山心想坏了,刚想伸手安抚一下就见罗雀气的坐起身来质问他:“那会长您考虑过属下的想法吗,属下宁愿自己死也不想您出事,您下的这种命令,恕属下不能完成。”张日山揉了揉罗雀的头,把梳的整整齐齐的灰发揉成乱毛,笑着安抚:“好了好了,这次结束后,应该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了,我以后去哪儿都带着你好不好?”说完又开始装可怜,这招萝卜大棒用的是炉火纯青,罗雀慌慌张张的去拿药箱子,给张日山上了药。

张日山看着这人终于缓下来的脾气,才想着老祖圌宗说的话果然都是对的,枕边教妻,当真不错。

———————————————————————————————

留言啊留言,请大家多多留言,拜托啦~~~~~

评论(1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