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18(完结)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修奏提及,入江,毛利上线,是我们御台所大人的主场。

以下正文: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又是一个新年。按照规矩,大奥的新年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仪式,入江已经在大奥度过了两年时间了,但是这一次,他可没办法再以奥官的身份参与了,他和御三家,御三卿,御一门以及其他重臣的妻女一起,坐在茶屋里等待着御台所的召见。

种岛的婚礼是匆匆举行的,不少人也是婚礼过后才知道种岛大人娶了位夫人进门,入江穿的衣服上带着种岛家的家徽,一眼就能被认出来,但是似乎没有人愿意与他搭话谈天,原因很简单,小门小户的夫人们不敢和他搭话,只能躲着他窃窃私语,而豪门世家里的夫人们则是一早就有了自己的小团体,他们大多消息敏锐,半猜半打听也能知道这场婚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然而然的,京都来的夫人们不齿于入江自降身份一般的行为,不屑于与他交谈,而出身江户的夫人们则坚定地认为他们与入江一个京都人没什么好谈的,无论他的口音模仿的再像,言行举止也与江户习俗无异,只因为血统这一条,就足够否定全部。

所以入江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坐着,但好在毛利陪在他身边,他也不觉得孤单无聊。毛利愤愤不平的拉着入江的衣服,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奏多桑,这些人好过分啊……”毛利一开始也被京都的夫人们拉拢过,但是自从参加了一次聚会后就满脸愤怒的回家,再也不去了,那些人和自己丈夫不相爱,凭什么就认为所有的公武结合都是不相爱的,这些人的想法真是奇怪。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人就是会这样啊,对于和自己不一样的就会不断排挤,你和他们较什么劲呢……”入江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微笑着捧起一杯茶一边小口抿着,一边对毛利说,“也不知道和也怎么样了啊……”毛利叹口气,一手托脸,另一只手则捏住小小的点心送进了嘴里,等了没一会儿,德川身边的女中就来请入江和毛利一同前往御殿了。这着实有些不太符合规矩,三人一转过回廊,夫人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京都方的纷纷拿扇子掩住自己的嘴,小声嘲讽着,江户方则是愤愤不平,用着江户口音低声咒骂,然而入江等人对这些一无所知,自然也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

“和也,真是好久不见了……”入江笑着看着德川说道,他们照例是行过礼便让身边伺候的女中们离开,只留他们三个谈话聊天。“真的是很久不见了……”德川看着入江和毛利,自从他们二人离开大奥,他已经近乎五个月不曾见过他们了,入江的变化尤其的大,他把头发全部盘了起来,不再梳京都流行的垂发,身上衣物的花纹也换成了极具江户色彩的样式,他以往从不离身的扇子如今再也没有被他握在手上,正如当初所言,他不再是京都出身的公子,只能借着武家的名义活着,他所习惯的一切事物如今都被迫一一改变,从口音到用具,从发式到衣物。“最近,过得还好么……”德川思忖了片刻,才发问。

“就这样呗,有什么不好的……”入江下意识的用手拉扯着自己的衣摆,避开德川的目光回答,“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可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他,他对我越好,我自己的负罪感就越强,毕竟当初,我也是利用了他呢……”“你不能总在逃避吧……”毛利撇了撇嘴,“喜欢就表达出来嘛。”

“我对他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了,”入江抬起头来,微笑着说,“爱情这种东西,一旦掺杂了其他感情,就再也不是纯粹的爱了,说不定到最后,连这种情感到底是什么,我都分辨不出了,这还真是讨厌啊……”德川轻轻叹了一口气,入江所说的,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处境,最开始简单的好感被一层一层的掺杂进其他情感,如今他对平等院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连他也分辨不出了。

德川也问了一下毛利最近的生活,毛利倒是没这么想法,他和越知本来就爱着对方,成亲之后感情更是好到蜜里调油,他掰着手指给德川和入江一件一件讲着越知带他做的事情,听得德川和入江都忍不住笑起来,毛利不满的噘嘴:“这有什么好笑的,”过了一会儿连自己都忍不住捂起脸来,“好啦别笑了,我承认这的确有点……”“我说寿三郎,越知大人真的很喜欢你呀。”入江笑够了,才对着毛利说道,“那是当然,”毛利一挑眉,“因为我也很喜欢月光嘛。”

入江和毛利又和德川谈了一会儿,才在女中们的提醒下不得不离开,毕竟这已经不是他们待在大奥的时候了,无论他们和德川聊多久都可以,外面还有无数的夫人们等着谒见御台所,他们待得时间太久,也容易遭受非议。德川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直至不见,才笑了一声,和阿樱说:“离开大奥,有自己的生活,这样还真是让我羡慕啊……”

第十一天照例是开镜大典,德川分发了年糕汤给诸位在大奥里辛苦工作了一年的女中们,并鼓励他们日后越发尽忠职守。平等院也难得的来到大奥,德川也奉上了一碗年糕汤,唯一不同的是,这一份,是德川亲手做的。

“你做的?”平等院似笑非笑的搅着碗里的汤水看着德川,“是啊,在下做的,并没有下毒,您大可安心。”德川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以证明这碗汤并没有包藏任何祸心,平等院没有说话。“前些日子,在下心绪不宁,若有冒犯,还请您多多谅解。”德川微微俯下身子,朝平等院行了个礼。

“怎么,想通了?”平等院哼笑一声,“想通了,当时是在下太过于执着了。”德川坐直身体,直视着平等院,平等院看着德川那双漂亮的眼睛,终于在其中发现许久不见的神采,“在下知道,您要考虑的事情可不止在下一个人,公武之争,也是为了江户的利益,您要顾虑的还有您的家臣,您的百姓,对于百姓而言,能有您这样一个顾虑百姓的统治者,大概也会开心的吧。”德川淡淡的笑着,“正如您所说,在这个世上,仁义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武力所带来的利益似乎更为人所欢迎。”

“那你还要坚持这份仁义吗?”平等院看着德川,他的确不屑于当初德川口口声声的“仁义”二字,但是心底也隐隐期待着他所怀抱着的近乎虚无的理想真的可以改变什么,即使只是改变一下大奥也可以。“我还会坚持的,即使它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但是,”德川晃了晃手里的碗,“就当是在下坚持一个可笑的想法好了。”“好吧,”平等院笑了笑,喝掉了碗里的汤,“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到中奥来?”德川怔了一下,一瞬间有些恍惚,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放下自己手中的碗:“在下身为御台所,到中奥去恐怕有干政的嫌疑,自此往后,在下就不去了吧……”平等院没有出声,他放下手中的碗,起身离开了。

今年的天气委实不尽如人意,樱花才刚刚开放,大奥里正在准备赏樱宴的时候,天公不作美,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雨,俗语说“春雨贵如油”,农户们欢欣雀跃,期待着自己今年有个好收成,大奥里的女中和奥官们却失望起来,大雨把樱花打得七零八落,大奥里精心准备的宴会也不得不改期,等到晚樱开花再来欣赏,这件事让阿樱和若草忙的焦头烂额,入江和远野离开大奥,御年寄的位置就此空缺下来,最终,时常跟着远野和德川处理事务的若草和阿樱,不得不接替了他们,成为了大奥的御年寄。

“这场雨一结束,花都凋谢了啊。”德川带着身边的女中到了庭院,看着铺满碎石子的地面上落满了樱花,不由的感叹了一声,院子里这一棵是早樱,枝繁叶茂,开出花的景色可以算得上是绝美,只可惜花开没两天就遇上了这场暴雨,如今花朵凋零,树木却无所谓的长出了绿叶,德川伸手抚摸了一下树干,颇有些惋惜地说:“这花还没看够,就要等下一年了……”

新跟着德川的是个刚刚满十七岁的小姑娘,去年才从御小姓升到了中腊,她敏锐的察觉出御台大人似乎不太开心,于是鼓起勇气来劝解道:“御台大人,您别难过,早樱虽然都谢了,可是明年就会开得更茂盛了呀,您明年也可以欣赏到更美丽的景色呢。”德川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说的有理。”小姑娘受到了鼓励,更加激动起来:“您要是想去看樱花,不如去宽永寺参拜吧,那边有好多樱花树,还没有被雨打过,您也可以离开大奥看看人世间的景色呀。”

“算了吧,外面的景色,也没什么好看的,”德川伸手接住一片落叶,摇了摇头,他忽然想起他们刚刚到达江户的时候,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毛利和入江还在身边,甚至连如今在京都权势滔天的君岛,那是也不过是个出门游历学习的富家子弟,他们刚在驿站落脚,毛利就迫不及待的让君岛打掩护,拉着入江和自己带着帷帽跑出了门。

这是自己第一次出远门,也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风物志上所说的江户。那条街道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叫卖之声不绝于耳,简直与京都别无二致,甚至可以说是繁华热闹远胜京都,他有些恍惚的在路上转了一个圈,街上的百姓,商贩,士兵互不骚扰,更没有京都街道上常常出现的贵族们出行,所有人一律避让不准出门的情况,这让他第一次觉得,江户似乎没有那么糟糕,那么,和江户的统治者一起生活,想必也不会太辛苦吧。

“啊呀,这里好热闹!”毛利颇为兴奋地拽着他和入江跑来跑去,对着江户赞不绝口,“太有意思了,我就知道跟着和也来江户铁定没错的。”毛利笑嘻嘻的去店里买了糕点,献宝似得送到二人面前,自己顾忌着礼仪迟迟不肯张口,入江则笑着伸手去拿糕点送到他嘴边:“和也,吃一块嘛,入乡随俗,别计较这么多啦。”他们三人玩的尽兴,一直到日落才回到驿站,果不其然的迎来了君岛的抱怨,他们笑着道歉,君岛也不和他们计较,直到回到了卧房,他们还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今天的所见所闻。“江户真是个好地方,我喜欢这里。”毛利含着梅子糖下了结论,入江则颇为担心:“江户繁荣,日后若威胁到京都,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自己呢,自己那时候又说了些什么?记忆已经模糊了,德川努力回忆才能拼凑出来。“江户也好,京都也罢,我们身为坤泽,到哪里都逃不过被人束缚着的命运吧,与我而言,江户不过是个更精美热闹的牢笼罢了。”那是的毛利和入江还一个劲的劝解着自己别想得那么悲观,结果到头来,还真是被自己说中了,成日里被困在大奥之中,唯一能出去的机会就是参拜寺庙,人人所艳羡的世间,实在是离自己太遥远了。

“御台大人,您怎么了?”小姑娘看着德川拿着一片叶子出神,不由得有些担心,只得开口询问。“我没事,”德川笑了笑,看着手上的叶子,“我只是想起来,唐人有诗云:‘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于她而言,宫外便是人间,她的父母兄弟皆在宫墙之外等候,踏出宫门便是自由之身;可是于我而言,何处才算是人间呢……”

德川晃了一下手,那片树叶随着风晃晃悠悠的掉落在了池塘之中,小巧的绿叶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旋儿,就顺着水流慢慢向远处飘走了。

———————————————————————————————

我的碎碎念,有兴趣的可以往下拉:

这篇文完结啦,从二月份开始,大概两个月的时间,目前为止不到十万字,只能算个小中篇吧,说实在的,这是我第一次写这么多字,完成这么长的篇幅,在我将第一章发上来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甚至没有三章之后的剧情,只能说是大家的鼓励和支持才让我能顺利的写完了这篇文。

这篇文算是个正剧向,四对里只有月寿才算是大家喜闻乐见的happy ending,平德到现在与其说是好感和爱情不如说是两个人互相陪伴,修奏则是好感中掺杂了太多因素,把原本的爱意一点一点模糊掉了,但是现在正在努力磨合中,至于君笃,则是君岛要命的占有欲和远野“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报复心,我希望能写出来这样的感觉,如果让想看甜蜜爱情的读者们失望了的话我先在这里道个歉了orz。

这篇文还有两个早就考虑好的番外,一片是《少年游》,讲述了老大他们年少的时候去京都遇上德川的故事,另一篇则是平行世界无节操育儿经验交流大会,更新时间不一定啊(笑)

因为学习的原因,可能暂时不打算再开长篇了,有时间会放几个短篇,明年考研结束可能会将隔壁的短篇扩写也说不定。总之,还是感谢各位陪我到如今的小伙伴们,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2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