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16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主月寿上线,开头君笃,结尾平德。

以下正文:

君岛在十多天之后才收到了从江户传回来的消息,远野sha掉了那个年轻不懂事的暗探时还放出了狠话,彼时君岛刚刚结束一场小型会议,他凭借着出色的口才和能力,成功说服了大部分京都势力联合起来一致对外,俨然已经是统帅着整个军团的领袖了。

留在江户的探子好不容易才得以把消息传递出来,毕竟那个没脑子的同僚死了之后搞得江户城的盘查又严格了几分,君岛育斗面带微笑地听完了整个情节,并没有作过多的评论,他展开远野难得送来的书信,上面用鲜血写了一个大大的“杀”字,笔锋肆意,狂放不羁,君岛甚至能想象出那时候远野的表情了,快活的,肆意的,张扬的,就如同他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君岛对着那张纸微笑起来,仿佛就是对着远野本人,他轻轻的说道:“不是说好了要看我写过去的每一封信么,远野君,这么不听话可不行啊……”他站起身来,将纸张折叠放好,对着属下沉下脸来吩咐:“江户那边的人先不要动了,把京都这边的探子拔个干净吧。”君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有必要进宫去面见一下天皇陛下了。”

“寿三郎,寿三郎,你在想什么呢?”德川无奈的轻轻拍了毛利一下,毛利才猛的回过神来:“怎么了?”德川递过小小的香炉,颇为无奈地说:“轮到你来作答了。”毛利接过银制的小小香炉,缓缓吸气,是夏天常见的几种香料,他想起自己以前是没耐心玩这些的,通常都是入江陪着德川一起,他们能把这些玩出许多花样来,自己则通常作为裁判,以刁难他们为乐,可是现在……

毛利轻轻放下小巧的香炉,推到德川面前,有些失落地说:“和也,我不想玩了。”德川接过香炉,任由香气不停地飘散,他的手无意识的摩挲着香炉上凸起的家徽,这套香道具,还是在下定的时候平等院送来的,自己则回赠了一套衣物,德川眨眨眼,微微笑着朝毛利说:“你还在为入江桑难过吗?”

毛利情绪颇为不高涨的点了点头,德川垂下眼睛轻声安慰道:“别这么难过,他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我们该为他高兴才是……”“那一辈子借着别人的名义生活,你会高兴吗?”毛利简直想不通,德川怎么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所有人都告诉自己要为入江高兴,但是他却怎么也做不到。“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这值得我为他去高兴,如果不是借着别人的名义活着,那等着他的就是流放或处死,你更不愿意看到哪种情况?”德川熄灭了香炉里的香,吩咐阿樱把桌上的各种香道具都收起来,看着毛利平静地说,“很抱歉,寿三郎,我们都想活下去,那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毛利抬起头来与德川对视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和也,你一定觉得我很幼稚吧,直到现在还想不明白这种事情,每次都要你来安慰我……”德川打断了他的话:“别说这些话,寿三郎,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我才是那个该道歉的人吧,我也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不过,只要能活下去,就算是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又如何呢?”德川朝毛利露出一个笑容来,毛利愣了片刻,也笑了起来,屋外的阳光撒进来,地面上的草席都变成了一片灿烂的金色。

平等院皱着眉头看着越知递来的书信,又抬起头看看跪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面无表情的越知,半晌之后,沉声开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越知低头盯着草席回应:“信上说的很清楚了,就是这个意思。”他的声音依然平静,没有半点波澜,他甚至连头也没抬一下。

平等院冷笑一声:“你在信里和我说,你想让我把你那个小情人从大奥里放出来,然后和你成婚?”越知点点头,没有反驳,他当初答应毛利,如果成婚,一定会是正大光明的的婚礼,而不是像种岛和入江那样,偷偷摸摸,连名字都是借着别人的,他当初不只是说着玩玩,他答应毛利的,就一定会做到,不论是当初私下里偷偷会面,还是帮他从大奥外面偷渡无数新奇玩意儿,还是如今,他郑重答应下的婚约。

“呵,可真是一对儿爱情鸟啊。”平等院哼笑一声,把手里的信朝越知扔去,越知偏了偏头,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信纸轻飘飘的,在半路就打着旋儿落了下来,“你们真以为种岛那件事我不知道吗?越知,要我从大奥里放人,可不是等价交换。”平等院撑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越知。

“您有什么要求?”越知终于抬起头来,一边收好自己写的信件,一边平静的提问。“你什么要求都能接受吗,降职,削藩,减俸,这些也可以吗?”平等院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得力手下,种岛和越知他们从十五岁的时候就和自己认识了,这也是第一次,他们之间这么严肃的一场对话,不是因为事关江户安危的政事而是因为一个从京都而来的坤泽。

越知长久的沉默着,久到平等院都以为他要动摇了,越知平静而严肃的开口回答:“可以。”“嗯?”平等院皱了皱眉,“我说可以,降职,削藩,减俸,我都可以接受,希望您能将他放出大奥。”越知面对着平等院说道,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平等院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对着越知这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说道:“你去问问御台的意见吧,毕竟是他带来的人。”

“多谢您。”越知真心实意的低头道谢,平等院这算是开了个史无前例的先河,要知道,大奥里的所有人都属于将军的私产。他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就听到平等院略带讽刺的说:“京都来的坤泽可真是有本事,把江户的乾阳们一个个的都迷得神魂颠倒的。”越知挑了挑眉,毫不客气的反击回去:“京都的御台所不也是把您迷得神魂颠倒么?”

几天后,越知在御广座敷见到了德川,当然,还有毛利。越知隔着竹帘低头行礼:“御台大人,午安。”“越知大人请不必拘礼。”德川也低头向越知回礼,毛利和德川一起行礼,抬起身子来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隔着竹帘朝越知招了招手,越知朝他回应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越知大人,不知你有什么要事要商议吗?”德川问道,越知先是行了一个礼,才朝德川开口:“请原谅在下的失礼,御台大人,在下此来,是希望您能同意一件事,在下希望能够求娶您身边的上腊御年寄。”

“诶?”毛利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越知把成婚这件事当了真,德川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越知大人,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在下是真心实意的,并不会拿在下和毛利大人的声誉开玩笑。”越知丝毫不为所动,仿佛没有察觉到德川的怒火一样,语气依然平静到不可思议。

“越知大人,你太放肆了。”德川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所有人都能听到隐藏在其中的怒火,“毛利是从京都而来的奥官,史上可没有这个先例,让表中大臣迎娶奥官,这件事如果传出去,我想,对于二位的名声都不会太好听吧。”

“百姓们不会知道毛利曾经是奥官,至于其他各位大臣,我会有办法让他们闭嘴,我的家人和我治下的所有人都只会知道他是从京都远嫁而来,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会保护好他。”越知难得的说了一长串,平等院同意后,他就考虑了很多天,为了保证毛利的名声,他制定了近乎完美的计划。

“你……”德川说不出什么话,看向毛利:“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毛利看了一眼在帘子外面端正跪坐的越知,抿住嘴唇低下头来,他是喜欢越知的,他也想过自己如果和他生活在一起会是怎样情形,但这毕竟只是自己的想像,他也知道自己是奥官,越知是表中大臣,如果真要成婚,那怕是难如登天。所以,直到越知说出这段话以前,他对这个根本不敢想象,毛利抬起头来问越知:“将军大人知道吗?想从大奥里要人的话,月光也付出了很多吧……”

越知点头:“将军大人知道,削藩和减俸的诏令已经下来了……”这下不光是毛利,连德川都有些错愕的看着越知,要知道,大名们,尤其是越知这种祖上就开始跟着将军家打天下的谱代大名,一旦削藩减俸,意味着将军的信任已经不在了,赋税和自治权都会逐渐被收回,职位下降,甚至会有撤藩的危险,没人能想到,越知为了毛利能做到这一步。越知朝毛利笑了一下:“我说过,会给你一个正大光明的婚礼。”

毛利低下了头,考虑半晌后,才抬起头来,坚定地对着德川说:“和也,我有自己想选择的路了,你会为我高兴吗?”德川看了毛利半天,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来:“如果这就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会为你高兴和祝福的。”毛利笑了起来,转身朝着竹帘外的越知行礼:“月光,以后拜托你啦。”

越知对着德川俯下身体,认真行礼,带着尊敬道谢:“御台大人,在下不胜感激。”德川看了他片刻,才弯下腰来朝他回了一个礼:“越知大人,毛利他就拜托您了。”

越知和毛利的婚期定在了九月份,毛利能够以京都毛利家的嫡子身份正式的嫁到越知家中,毛利给父母去了信,毛利家是京都出了名的改革派,倒是也不介意这些流言蜚语,接过信后便欢欢喜喜急急忙忙的准备起毛利的嫁妆来,只等婚期前一月,就派人护送到江户去。

毛利成了越知的未婚夫,自然不能在居住在大奥里了,他打点着当年从京都带来的东西,准备着一起带到暂时居住的小石川通传院,他也会从那里出嫁,大奥里的侍女们基本上都被德川下了封口令,偶尔少数几个嚼舌被阿樱听到了,还会报到德川面前,几次下来,再也没有人传那些风言风语了。

“和也,你在吗?”这些天毛利忙着收拾东西,德川也不去打扰他,德川放下手里的书,看着毛利捧着一个大盒子进来了,毛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唔,我想给你留个纪念,所以好不容易翻到了这个。”毛利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套相当珍贵的玻璃娃娃,“我明天就要走了,这些娃娃留给你做纪念吧,入江桑没能留下什么东西来,至少我可以。”

德川看着那一套玻璃娃娃许久,起身去自己的房间里也拿出了一个盒子:“我总不能让你吃亏。”德川打开盒子,里面是小巧的桌上屏风,绘着十二月花鸟,毛利皱皱眉把盒子推回去:“这是你的嫁妆,我怎么能要啊,你本来嫁妆里值钱的东西就少……”德川也不推回去,只是定定地看着毛利:“请让它代替我陪伴你吧。”毛利看了一会儿,还是将盒子收回了自己这边,“对了和也,明天别来送我了,我会忍不住想要留下来的。”

德川遵循着约定,第二天毛利离开的时候没有去送他,阿樱代替他而去,从御铃廊回来的时候,阿樱发现德川正看着毛利送的那一套玻璃娃娃,“阿樱,寿三郎离开的时候开心吗?”德川这么问道,“除了不舍得您之外,毛利大人都很开心呢。”阿樱想了想说道,“那就好,”德川微笑着看着那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玻璃娃娃,轻轻开口,“寿三郎,一路顺风。”

今年的盂兰盆节在毛利离开大奥后的两天,按照惯例,大奥为德川制作了精美的花灯,不需要任何吩咐,大奥里众人已经默认德川成为了大奥里唯一的主人,一年过去了,这位自京都而来的御台所的威严已经让不少看不起京都人的江户女中们低下了头。

“今年,要放三盏河灯了啊……”德川平静的接过女中手里的蜡烛,点燃了河灯,像去年一样,他依然邀请了平等院。平等院没有说话,当最后一盏河灯被推进水里的时候,平等院低头看向德川,问道:“你身边的人都被你送出去了,你会感到难过吗?”

德川没有起身,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平等院反问:“那您呢,您站在权力巅峰的感觉怎么样?”平等院笑了一下:“很糟糕。”“那恐怕在下也只能和您交上一样的答卷了。”德川站起身来,直视着平等院的眼睛说道:“在下不害怕寂寞,只是害怕被人背叛而已。”

平等院皱了皱眉:“人总要经历着一次的,不是吗?”“是啊,谢谢您教给在下这一课。”德川平静地说,倒是有些出乎平等院的意料,他拢了拢长罩衫,朝平等院笑了一下:“夜里风凉,也请您早些回屋吧。”

———————————————————————————————

小剧场:本章名字真多

本章又名:凰叔:老婆和手下一起嘲讽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本章双名:越知:一个好下属要搞老大的后宫之前得征求一下老大的意见。

本章叒名:德川:为什么总有人要搞我身边的人?????

本章叕名:毛利:诶,突然和月光成亲还有点兴奋呢!


评论(1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