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10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君笃,月寿上线。


以下正文:

来开门的是远野的家丁,远野自己是个坤泽,所以很少会雇佣男子,这个家丁是远野家里除了远野自己外为数不多的男子。家丁是府中干粗活的,打开门一见是个穿着华丽的男子,身后跟着小姓,气势逼人。他不禁后退一步,就想关上门,生怕是与自家主人结仇的仇家,君岛眼疾手快的一下子撑住门,扬起一个人见人爱的笑容。家丁哆嗦着开口:“请请请问,您找谁?”君岛微笑着开口:“劳烦你向你家主人通报一声,君岛育斗前来拜访。”

家丁打量了君岛一下,瞧着那人衣冠楚楚,带着礼物和小姓,应当算不上坏人,也大概不是仇人,才终于放下了戒心,转身就想去通报,还没走两步,君岛突然叫住了他:“对了,这位小哥,记得提醒一下你家主人,他还欠我君岛育斗两个人情呢。”

远野听到通报的一瞬间,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第二个念头就如同君岛所猜想的那样:把这个人给直接赶出门去。但是当他听到“两个人情”的时候,还是沉默了一会儿,他不是个会背信弃义的人,更不是个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既然君岛育斗拿人情来要挟,不如随了他的意,反正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就不信君岛育斗还能翻出什么花儿来。

他带着莫名就短了一截的气势让人将君岛请进屋里,一手撑头,用着那种阴惨惨的语调说着:“君岛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知道今日来我家有何贵干?”君岛仿佛没听见远野那阴阳怪气的话,微笑着开口:“在下与远野大人有颇多误会,今日特地上门拜访请罪。”

“哦,你也知道我看你不爽啊,你也不怕我把你打出去?”远野换了个姿势,语气到没有前几次见面时的差劲了,也许是在自己家的缘故,远野比在外面放松了不少。“无妨,”君岛摇了摇头,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毕竟远野君还欠我两个人情呢,不是么。”

“那这样就算还清了如何?”远野迫不及待的开始讨价还价,君岛则坚定的摇了摇头,语气温柔的拒绝:“不行,你还欠着一个呢。”远野切了一声,表示不屑,他突然转了一个话题,点了点君岛带来的两个瓷瓶,问道:“这是什么?”“樱花酒,我前几年酿的,埋在树下好几年,去年启程到江户来,才从树下挖出来的,”君岛看着那两个瓷瓶,“第一次上门拜访,总不能空手而来。”

“你们京都人可真麻烦,麻烦到令人生厌。”远野随口抱怨,“御台大人可也是京都公家出身。”君岛婉转的提醒,远野也不上钩,只是哼笑一声:“御台大人已嫁入将军家,自然是我武家人了,怎么还能算是京都公家人呢?”言下之意就是:我讨厌的京都人就只有你君岛育斗一个罢了。

聪慧如君岛,怎会听不出远野的言外之意,他倒是也不生气,拿过一个瓷瓶,轻轻揭开封纸,一股酒香扑鼻而来,他到了满满一杯,推到了远野面前:“尝一尝吧。”

远野也不怕君岛耍什么花样,拿起杯子便一饮而尽,香醇的味道一下子弥漫开来,也不像江户的烈酒一样从喉咙一直烧到胃里,而是绵密又细腻的口感,就连一直笃信着江户的东西才更好的远野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好酒!”

大奥的女中和奥官们皆善饮酒,若是几人共住一屋的女中们还好,好歹还能以八卦谈天打发时间,若是一人一间屋子的御年寄,包括御台所,不会饮酒的话,又要怎样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远野的酒量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只可惜,远野的酒量即使练了这么久,还是不行,但他又喜欢品尝美酒,在大奥里他怕耽误事情极少贪杯,但如今在自家宅邸之中,情热期又刚刚过去,浑身酸痛,急需好酒慰藉,于是,远野毫无顾忌的往酒杯里到了第二杯。

君岛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但是和远野一口一杯的喝法不同,他小口小口的抿着,细细品尝滋味,端得是一副贵族公子的模样。很快,一小瓶酒就见了底,远野的脑子也开始昏昏沉沉起来,不由得晃了几下。君岛看着远野的脸上渐渐漫上红晕,眼神都开始迷离起来,微微一笑,他钓的鱼儿终于上钩了。

樱花酒好喝是不假,也不像烈酒一般一口就能发现,君岛酿的酒一开始可是酿了好几坛子,蒸了又蒸,才蒸出几小瓶来,又在树下埋了好久,等他起开封纸的时候,几小瓶里都只剩下一半儿不到了,如今,全被他带到了江户。这酒一开始并不算多烈,但是后劲十足,远野不知道,一下子一小瓶都喝了下去,他酒量也不好,难怪会醉成这个样子。

远野喝醉的时候要比平时可爱许多,而且还多话了起来,他突然就开了口,指着君岛抱怨起来:“你知不知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真是太太太讨厌了。”他拖长了声调以显示自己的不满,“你看我的眼神很差劲,就像,就像看乡下的土包子一样。”

“你可真是太多心了,远野君。”君岛哭笑不得,他发誓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远野极其有礼貌,从未露出什么不屑的眼神,也不知道远野怎么想的,竟然误会了他这么多年,他帮自己和远野都倒满了一杯酒,笑着说:“不如这杯酒在下给你赔罪。”

远野拿过杯子,又是一饮而尽,他放下杯子直直的盯着君岛,一瞬间,连一向成竹在胸的君岛都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担心自己是不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但是很快,这个担心就没有必要了,远野笑了起来:“不过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就,勉勉强强相信你一次好了。”话音刚落,还没等君岛开口,便一下子趴到了桌上,明显是酒醉后昏睡过去了。

君岛等了一会儿,喊了几声来试探,有凑近了去看他,发现那人呼吸平稳,显然已经睡熟了,他的情热期才过,身上除了酒气还有好闻的甜香,君岛盯着熟睡的人看了一会儿,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不如就这样将他标记好了,然后带回京都,也没有人会在意,反正幕府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大奥的御年寄公然向京都宣战。

他深呼吸了几次,才把这个念头给压了下来,他在心里宽慰自己:反正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呢。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打开门对着守在门外的侍女们说:“你们家大人醉了,进去伺候吧,在下就先告辞了。”

远野的情热一开始,入江就被迫代了他的班,但是表中的老中们按月轮值,这个月已经不是种岛了,而是换成了气势逼人的越知。“我说奏多,帮个忙嘛,不要那么小气呀。”毛利围着入江团团打转,像一只大型犬,又像一只恼人的蜜蜂,在入江耳边嗡嗡个不停。

“到底要干嘛,你先说话,不要先逼着我答应。”入江一手叉腰,他和德川在京都时吃过毛利太多苦头,往往他们一时心软先答应了毛利,一转头,毛利就能扔给他们一堆烂摊子,什么逃课,翻墙,爬树,入江已经受够了。

“就是我想去见一下月光,好当面向他道个谢嘛,这个要求很过分吗?”毛利终于停了下来,快速的说了那么一句话,又看着入江的脸色毫无底气地加上了一句反问。

“是的,这个要求很过分。”入江一点也不给毛利面子,转身就要走,毛利则在他身后大喊:“你不答应我就告诉和也你经常和那位种岛大人约会!”入江一下子停住了脚步,面色不善的转过身去看着毛利,毛利也自知做错了事,捂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入江,入江则威胁道:“幸好房间里没有外人,否则你就完蛋了!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就是了,这些话以后别乱说了。”毛利终于开心起来,乐呵呵的跟着入江前往御广座敷。

“就是这样,有劳您了。”入江点头向越知致谢,和与种岛在一起不同,这个时候的入江显得礼数周全了许多,越知也点头回礼,便打算起身离开,没想到入江叫住了他:“越知大人,抱歉,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答应。”越知转过身来看着入江,等着入江继续讲下去,入江微微一笑:“毛利寿三郎想见您一面,希望您能答应。”越知一愣,没想到毛利连入江都能说动来帮忙,思索了一番,还是点头应了下来。入江向越知行了个礼,便退出了屋子,越知没等多久,就听见了毛利的声音。

“月光!”毛利一边喊,一边冲进屋子里,一手提着自己的衣摆,一手提着食盒,他冲的速度快,腿也长,一下子来不及停下来,便直直的朝越知冲过去,越知退后了两步,才勉勉强强接住扑进自己怀里的人。

毛利脸一红,急急忙忙从越知怀里退出来,拎起食盒打开盖子看了一下,才长舒了一口气,献宝似得捧到越知眼前:“月光月光,这个是我自己做的小点心,这些日子多谢你送我东西,所以我就做了小点心,我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是不难吃的,可以的话,你就收下吧。”

毛利尽管在大奥里身居高位,但是还不如御年寄有实权,整天有事做,所以他的日子过得颇为无聊,德川午歇后常常被平等院接去中奥,入江则会议事或者摆弄乐器,只有毛利一个人整天无聊的要命,大奥里也没什么可玩的,于是毛利在赏樱会后曾写了一封信向越知抱怨这件事。

越知的回信没说什么,但是每次都会随信附上许多有意思的东西,人偶,不倒翁,小船,绘着花鸟鱼虫的纸牌等等,倒是给毛利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子,所以毛利才窜到御膳所,央求上次认识的那个大叔教他做点心,大叔自然也乐呵呵的答应了,而这份成品,自然被毛利包装的好好的,带到了越知面前。

越知看了一下食盒,又看了一下毛利脸上那期待的神情,想着自己不收的话又要让人难过,所以还是一手接了过来,又从怀里拿出一本薄薄的书册,递给毛利:“本想这回托人带给你的,你来了的话就自己带回去吧。”

毛利接过书册一看,是江户城最新的话本,他一下子就高兴起来。看书是大奥里最常见的消遣,德川就会常常拿着书阅读,但他看的实在不对毛利的口味,德川偏爱济世救国的政治书籍,毛利则懒得看那些,他更喜欢话本,显然,平等院的书房里不会有话本给他看,于是,毛利还是只能拜托越知给他带。如今看到了话本,他连忙道谢:“真是多谢你啦月光,我正想看呢,你就带过来了,和也不稀罕看这些,我倒是听说远野大人有不少话本,只可惜我和他没多少交情,实在不好意思开口问他借。”

越知则在心里默默地想:说不定远野倒是很乐意把他的话本借给你看,可惜你看了晚上大概会做噩梦。但是他也没说出来,只是淡淡的对毛利点点头:“不客气。”

门外的入江轻轻敲了几下门,提醒道:“二位,时间快要到了。”毛利愣了一下,小声嘟囔抱怨:“怎么才一会儿时间啊。”越知仿佛没听到一样,开口询问:“还有什么想要的吗?”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会给你带来,他又在心里默默的加上一句。毛利搬着手指一个一个细数,多到越知不得不打断了他,毛利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些都不是很重要啦,如果下次月光你还能来就好了,我还给你做点心吃”

然而还没等到越知回答,时间就已经来不及了,毛利只好遗憾的跟着入江一起离开,越知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又想想刚刚那人兴冲冲的跑进来的模样,仿佛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儿,一点也不应该被关在金丝笼里。他打开食盒,拿起一块小点心放进嘴里,咀嚼了两下,然后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小家伙点心做的倒是不错。

———————————————————————————————

小剧场:一则广告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毛利寿三郎现在特价出售啦,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会撒娇卖萌,会做小点心,居家旅行必备人选,只要九九八,只要九九八,大家真的不要来一个小甜甜毛利寿三郎吗?

越知月光:盯......

PS:1.本章字数有点少,大家凑合看吧orz

2.没有平德,我都不好意思打标题前面的两个字了orz

3.让大家再甜一会儿,下章开始神转折,请大家敬请期待~多多留言啊~

评论(3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