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7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修奏上线,微君笃和月寿。


以下正文:

 平等院和德川的交手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德川毕竟已经四五年不再练习了,即使技巧依然娴熟,但是体力和气势已经远远落后于平等院,很快,在这场比赛里,德川就落了下风。

“啪”的一声,平等院手里的竹刀狠狠地抽上德川的肩膀,德川吃痛的呻吟一声,向后退了两步,一下子就跌在了地上,不停地喘着气。平等院则退后一步,欣赏了一下德川难得一见的狼狈样子,才带着居高临下的语气开口:“京都的第一剑客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当年的气势哪里去了?”

德川偏过头去,没有接话,尽管的确有着各种因素的存在,但是自己技不如人,输了也只能痛快承认。平等院看着跪坐在地上不停喘气的德川,还是按下了让他再陪自己来一场的念头。

两个人就这样一坐一站,平等院也丝毫没有升起伸出手来将自己的御台所扶起来的想法,二人就这么沉默着,直到平等院打破僵局:“你每日午歇之后,常盘会去大奥接你来这里,直到更衣之前,你都可以在中奥待着。”德川楞了一下,随后才低下头说:“谢谢您……”

德川真的没想到平等院会做到这样的地步,他以为这样的偶一为之已经算是天降的幸运了,平等院则冷哼一声:“我只是少一个对手而已,你勉强合格罢了。”德川抿了抿嘴,抬头看着平等院问道:“如果您允许的话,在下希望可以借阅您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平等院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有什么事就去找常盘,别老问东问西!”语气算得上是相当之不耐烦了,德川的心里突然有些同情常盘。

平等院向门外走去,他接下来还有事要处理,至于屋子里的御台所,大可以交给常盘来负责,德川看着平等院拉开纸门,不由得开口问道:“将军大人,您究竟什么时候见过在下?”他看见平等院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脸上的神情称不上愉快,才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小声说:“在下着实不记得了……”把一个应该见过的人忘掉实在不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平等院在新婚之夜问出来的话让他觉得自己应当是见过这位将军大人的,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这个疑问像一根小刺一样扎在心口,时不时刺的他寝食不安,再加上平等院的脸色那么差,想想也知道被一个人忘记是一件多么难过的事了。

将军大人预想之中的怒火并没有出现,气氛僵硬了一会儿,德川才听见平等院哼笑一声:“没关系,你可以慢慢回忆,反正你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在大奥里好好想起来……”

君岛育斗是在见到远野后的第三天才收到了手下探子们探查来的消息,江户不比京都,他的手下活动时都要小心翼翼,一旦被幕府的人发现,说不定又要引起一场恶战,他看着手下人送来的画像,画像上精心绘制着穿着华丽的男子,而画像下方的小字则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带出了几分算计和精明。

“大奥御年寄”这五个字宛若尖锐的长矛或是锋利的箭矢,狠狠地戳进他的心里,他想着,他的那一株野草虽然还是像野草一样的生长,却也被人温柔的从广袤的荒地里连根铲起,移栽进了精美无比却狭小不堪的花盆里。

“这下可有些麻烦了……”君岛细心地卷起画轴,看着那人的脸一点一点隐藏不见,他心里的独占欲瞬间就得到了满足:这是属于我的。他打开暗格,将画像和收集来的厚厚的情报放了进去,心满意足的关上了门。

二月的最后一天,种岛像往常一样,到御广座敷找入江商量事情,但和其他时候由远野轮值的情况相比,种岛这个月进大奥的次数未免也太多了一些。其实种岛到大奥来,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议,来这里的唯一目的,不过是和入江一起喝茶谈天,他手里拎了一个盒子,晃晃悠悠的进了御广座敷的房间。

“哟,奏多,今天来的好早呀。”种岛笑眯眯地问好,然后盘腿坐下看着帘子后面的人自觉自动的卷起竹帘,“还早嘛,修桑,差一点点你就要迟到了。”入江无奈的看着这个三天两头来找自己的男人,“今天又有什么东西需要修改了,嗯?”

“修改什么的先不急,你就不泡茶请我喝吗?”种岛笑着说,“熟悉了之后连一杯茶都不舍得给我喝啦?”“你居然让我亲手泡茶,”入江偏了偏头看着桌上的茶壶,“不如就请你喝这个吧。”

种岛撑着头,也不说话,就那么笑着看着入江,入江和他对视一会儿,还是举手投降了:“您可真会占我便宜,非要我亲手泡茶啊……”种岛把自己带来的盒子放上桌子打开,里面是一套精美的瓷器茶具,还有装茶叶的竹罐和泡茶道具。

“您可真是有备而来……”入江看着瓷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嘛,别人送来的,反正我在家里也不喝茶,不如送过来给你啊。”种岛武家出身,不耐烦去一口一口抿着热茶,他又天生渴水,所以在家中通常喝的都是放温凉水。

“败给您了。”入江唤来在门外服侍的女中,让她端来热水净手,又拿来一壶热水,拿起种岛送来的杯子开始烫杯,又打开茶罐,用小小的镊子夹起一撮茶叶,放入杯中,再泡上热茶。种岛看着入江行云流水的动作,觉得这个人真是做什么都那么可爱。

入江按住杯盖,微微倾斜杯子,将茶汤倒入品茗杯,将杯子推向种岛,突然猛地缩回手,带着些委屈的口吻说:“被烫到了……”种岛一下子回过神啦,一下子拽住入江的手:“没事吧?”

而入江摊开手,朝着种岛吐了吐舌头:“噗,骗你的。”伸出的白皙手掌上,没有一丝被烫红的痕迹。种岛却没有松开入江的手腕,一手就能握住的手腕和细腻的触感让他一下子着了迷。入江的手比他稍微小一些,肤色白皙,可见保养的极为得当,只有虎口处有一些泛红。

“这是怎么了?”种岛松开手,伸出手指点了点那片泛红的地方,入江收回手,微微一笑:“御台大人最近又开始重新练习剑道了,在下当了几回陪练,许久不碰竹刀了,所以便压出了痕迹。”

“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了。”种岛自然也听说了平等院执意把德川接到中奥陪他练习剑道的消息,许多老臣为此事愤愤不平地嚷了许久。他现在一想到那些人涨得通红的脸,便觉得有趣极了,不由得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茶汤的苦涩滋味一下子在他嘴里爆发出来。

入江也没想到平日里不爱喝茶的种岛会一下子端起了杯子,看见他抿了一口后才急忙拿出自己准备的茶点:“修桑,好歹用一点茶点垫垫肚子嘛,要不然直接喝茶会伤身的。”种岛一听,才放下了杯子,拿起一串红豆团子便塞进嘴里,吃完后便感叹一句:“呜哇,这个好吃,”他带着笑意看向入江“看起来奏多你也是有备而来嘛。”

“本来是想着就用女中们泡的茶将就的,但是谁能想到您要我亲手泡茶呢,”入江笑了笑,又问道:“偶尔喝茶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也不差劲?”

种岛也以微笑回应:“味道不赖,但是偶尔尝尝鲜还好,长久以来我可要吃不消的,”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纹路精美的瓷器杯子,敲了敲桌子,“呐,奏多,反正这些东西我也不会去用它,不去送给你吧。”

入江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偏过头反问:“这算是收受贿赂嘛,种岛大人也想用一套杯子让在下为您在大奥里大开方便之门么?”种岛则是装出一副受到委屈的模样:“给朋友送礼物也算是收受贿赂嘛,这样可真是伤我的心,如果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他看着入江的眼睛,微微一笑“不如我每次来大奥的话,你就用这套杯子给我泡茶喝吧。”

入江不接他的话茬,反而问种岛:“您这回来大奥到底想要商议什么事情?”

“诶,不能多聊一会儿天再谈论正事吗?”

“不行,您要是不说的话我可就要走了。”

“啊,这样吧,我们来玩石头剪子布吧,你赢了就告诉你!”

“诶,可是……”

“哈,石头剪子布,朝那儿看!”

……

春天随着樱花的绽放一同来到了大奥,大奥里的女中和奥官们自然不能像寻常人家一样出门踏青玩耍,但是大奥盛大的赏花会足以补偿所有人不满的心情,如同新年集会一样,大奥也请来了歌舞伎和狂言师们来进行表演,动听的音乐配上春天美丽的景色,就足够抚慰平日里缺少娱乐的大奥众人了。

所有人都待在茶屋里看着表演,但是本该待在德川身边的毛利却不见了踪影,他贴身侍奉的女中阿玉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但是德川和入江却不甚在乎,他们实在是太清楚毛利的性格了,强逼着他坐的端端正正肯定不行,倒不如让他玩够了,自己就会回来了,就像一只猫儿一样。

被阿玉惦记着的毛利正躲在御膳间的后面,那里有一个池塘,还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树,而且这里人声嘈杂,大多数都是忙碌的御膳师们,所以鲜少有那些有着谒见资格的女中和奥官们到这里来,所以他才选了这样一个地方,作为自己的秘密基地,时常来偷懒躲闲。

池塘周围的地上有许多小石子,毛利抓了一把在手里,一颗颗的往池塘里打着水漂,当一个小石子在水面上蹦了五六下才沉到池底时,毛利不禁站起来欢呼了一声,这可是他从没打出过得好成绩。

“诶小哥,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偷懒?”有声音从背后传来,毛利回头一看,是一个五十岁上下,面容可亲的大叔,他手里端着一个巨大的食盒,看样子是为那些待在屋子里观看表演的贵人们送吃食的。

“我说小哥,你早点回去吧,这样偷懒,你的上司铁定要生气的。”大叔见毛利不回答,有些急了,他没有见过毛利,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更看不出毛利身上的衣裳代表着什么,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最普通的,在大奥里服侍的奥官来看待,他亲眼见过身份最低的御末们因为事情完成的不够好就被长官大声呵斥打骂,而眼前这个年轻人长得白白净净,一看就是从没吃过苦的,年纪又与自家儿子相仿,大叔也存了几分想帮帮他免受责罚的心思。

“唔,大叔,没关系的,今天不是我轮值,我只是跑出来凑热闹的。”毛利将错就错,也不点明自己的身份,反而跑到大叔的身边,指着盒子问他:“这是要送到哪里去的?”如果是送到德川他们的屋子里,自己就跑回去尝一尝。

“啊,不是你轮值就好,前头可都是贵人,你不要再乱跑了啊。”大叔先是长出了一口气,劝了毛利一句,才将盒子微微打开,给毛利一看究竟,然后带着颇为骄傲的语气说道:“这些点心都是御膳间里最好的膳师们做的,要送到将军大人的屋子里,给表中的大臣们也尝尝哩。”

“表中的大人们也来了吗?全都来了吗?”毛利眼睛一亮,这不就意味着越知也来了么。自从那次的事件之后,他和越知曾私下里通过几回信件,尽管这不合规矩,但是毛利偷偷送出去的信也总能收到越知的回应。越知的信件和他的人一样,冷冰冰的,几行字就结束了,反倒是毛利自己,每次都是洋洋洒洒几页纸,自己平日里爱干什么,爱玩什么,做了哪些有意思的事情都一一写信告诉越知,俨然把越知当成了亲密的朋友。

大叔点点头,掰着手指说道:“来了不少呢,种岛大人啊,越知大人啊,几乎都来了呢。”说完,便看见毛利弯着腰,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双手合十:“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呀?”

大叔后退一步,颇有些不自然的开口:“你要是想吃点心,御膳间里有剩下的……其他的忙我可帮不上了。”“不是啦,能不能拜托你给越知大人带个话呀,就说毛利寿三郎在等他。”毛利眨眨眼,带着颇为恳求的语气说着。

大叔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败下阵:“我只能把话带给越知大人的小姓,大人来不来见你,可没办法确定啊。”他只以为毛利是越知大人的亲戚之类的,大奥也常有奥官女中借着赏花会的名义,看一看他们久未谋面的亲戚,倒是没有想到其他方面。

“恩恩好的,拜托大叔你啦,我在这里再等一炷香的时间,大人不来,我就回去了。”毛利一下子高兴起来,他觉得越知肯定是会来见他的,毕竟,他已经可以喊他月光了嘛。

大叔也只是个杂役,将食盒交给在表方屋子里服侍的小姓,又央求他将越知的小姓叫出来。而越知的小姓一听见他的要求,就连连摇头:“不行,我家大人不能去见奥官。”“啊呀,这位小哥,通融一下嘛,说不定他真的是你家大人的亲戚呢,你就去通报一声吧。”大叔搓了搓手,实在不忍心辜负毛利的期望,一再的拜托小姓去告诉越知一声。

而小姓也不过是个十三四的少年,被再三要求后脾气也来了,不满的说:“你说的那个人我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和我家大人认识,怕不是什么不怀好意的人吧,你快点走!”

小姓说完后,身后就传来了越知的声音:“怎么回事?”越知坐的位置靠门边较近,自然而然的就听到了这里的声音,所以过来一探究竟。而小姓回过头告状:“大人,这个人莫名其妙的说有人要见您。”越知没有理会他,反而问大叔:“是谁?”

大叔则哆哆嗦嗦的说:“他他他叫毛利寿三郎。”说完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这位大人可真是气势逼人,光被看一眼就忍不住浑身哆嗦了,真不愧是被人们称为“精神暗杀者”的越知大人啊。

“他在那里?”越知又问,丝毫不理会小姓焦急的目光,得到答案后便要抬脚往外走,“大人!”小姓急忙拦住越知“这里可是大奥,要求见您的是个奥官啊。”他这样暗示着,深怕自家大人去见奥官的行为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而越知则是淡淡的说:“没关系,你回去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小姓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之后狠狠地瞪了大叔一眼,愤愤的回去了。

屋子里,大曲龙次戳了种岛一下,朝他挤眉弄眼:“你瞧见了吗?越知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你说他去见谁了?”种岛则晃了晃杯子里的茶,一手撑头,笑着回应:“大概是去见心上人了吧。”

———————————————————————————————

PS:1.突如其来的二更,你们有没有很喜欢我,请多多留言呐<( ̄︶ ̄)>

2.本章参考资料依旧来源于百度百科


评论(3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