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6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君笃上线。


以下正文:

远野的情热期来势汹汹,搅得他这个新年都没能安安稳稳的过完。他的体质敏感,一般用来抑制情热期的汤药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效力,而从前为了远游配的药物则太伤身体,医师甚至说过,如果他在这么不顾及自身的用药,很可能会缩短寿命,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乾阳标记,然而远野进入大奥后,按了血印发誓终身奉公,于是,每每到了情热期,他就不得不请假离开大奥,回到自己的宅邸慢慢熬过七天的情热。

情热过后,新年也就算是过完了,时间一晃而过,赏樱会又要到了,在赏樱会之前,作为从属于将军的御年寄,远野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代替平等院,前往宽永寺和增上寺去参拜并为历任将军的灵庙祈福。

这个消息送到远野家里的时候,远野才刚刚度过情热期不久,正有些懒洋洋的靠着凭肘几,津津有味地看着民间流传的充斥着血腥暴力的话本。接信后,远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这个月由入江轮值,自己可以凭着情热期的由头在家躲一个月,直到赏樱会再回到大奥,结果自己的顶头上司却要求自己前往寺院参拜,参拜完后,即刻返回大奥。“您可真会找我的麻烦啊,老大……”远野将信扔进炭盆,招呼了伺候的侍女,开始打点起自己的行装。

位于上野的宽永寺和位于芝的增上寺都是属于将军家的专属寺庙,更是历任将军及其亲眷最后的长眠之地,而两家寺院为了争夺安葬蒋军的权利,曾经一度闹得不可开交。而远野此行,先是前往增上寺,再前往宽永寺,重点是后者,毕竟宽永寺里,安放着上一任将军的灵庙。

宽永寺的历任住持皆出自皇家,均是天皇的子侄,于是宽永寺就有了轮王寺宫的美称,如今的住持乃是当今天皇的堂兄,现年已是七十六岁高龄,他很小就来到宽永寺学习佛法,倒是与将军家关系亲密。

“阿弥陀佛,远野大人,真是许久不见了。”老住持笑眯眯地双手合十,朝远野打了个招呼。“您好,的确许久不见了。”远野就算再不待见公家人,对这个老和尚却是不得不尊敬的,于是也只能无奈的回了个合十礼。

“将军大人还好吗?”老住持问道,他们站在大殿外的走廊上,早春的风不比寒冬的好多少,但是风的味道已经带上了花的香气。老住持心里对平等院颇有好感,这个在外人看来离经叛道的将军大人在老住持的心里则是个对佛祖恭敬有礼,甚至会手抄经书的好孩子,平等院还没有坐上将军的宝座时,也常会去宽永寺礼佛,自从他当上了将军,老住持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将军大人好得很,还在抄佛经呢,您安心就好。”远野撇了撇嘴,这个老住持惯爱唠唠叨叨地回忆过去,他不耐烦听这些,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听下去,否则被抓住了就又是一顿念叨。

“唔,”老住持点点头,“这样就好,将军大人也是个心性坚定之人。”他忽然话锋一转:“您呢,远野大人,您到现在还没有皈依任何宗派吗?”

“老住持,您也管得太多了吧?”远野一转头,扯起一个不屑的笑容,阴惨惨的盯着老住持。如今的江户城,大多数人都信奉佛教各个宗派,远野认识的人里,平等院信奉的就是天台宗,而从京都来的德川、入江和毛利则信奉在京都流行的真言宗,那么多人就只有他自己不信了。

而那个被无数人害怕的笑容和目光对于老住持来讲却没有什么威慑力,他锲而不舍的追问:“远野大人,何不就此皈依我宗,也算为自己积些福报。”

“老住持,我不信因果报应,”远野沉默了很久,才开了口,“在未进大奥之前,我身为处刑人,手上沾的血属于多少人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我午夜梦回,却从未被他们惊醒过,再说了”远野转过头去看着老住持“若真有因果报应,又怎么会是一两句佛号就抵消得了呢?”

“你这都是歪理,歪理……”老住持没办法反驳,只能不停的摇头,念着佛号。“算啦,老住持,”远野抬脚向外走去,“我若有一日真被因果缠身,您再来劝我皈依不迟。”

上任将军的灵塔在宽永寺的东侧,比起其他几任将军的灵塔来说,实在是新的太多了,寺里的僧人也常常擦拭,倒是显得这座灵塔光亮如新。

远野双手合十,绕着塔走了三圈,又摆上祭祀用的瓜果,最后点燃了线香。他拿着那一把香,烟雾缓缓升起,直直的朝天空飘去,在他面前的灵塔里,长眠着时常为人诟病的上一任将军。

鲜少有人知道,这位将军去世的前几日里,曾秘密召见过如今势力如日中天的平等院和种岛等人,正如其他人所描述的,即使是在会见客人,这位将军大人也是酒和女人不离身,他喝得醉醺醺的,甚至连人也看不清,还一度把远野认成了女孩子。他搂着女人,喝着酒,问了平等院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便晾着他们自己乐呵去了,直到过了半个多时辰,才挥挥手放他们离开,离开前,他忽然拽住平等院的衣摆,对他们说:“你们很好,以后也要好好的,别学我……”这个举动曾一度让远野怀疑这么多年来这位将军大人是不是一直都在装疯卖傻,但是他眼中的清明仿佛只是个幻觉,这句话说完,便又拉着身边的女子嬉闹去了。

平等院他们从中奥离开后的第三天,江户城里的探子便为他们传来了消息,那位懦弱无能,酷爱寻欢作乐的将军,在大奥里驾鹤归西了。但不论是常年装疯卖傻后的真情流露,还是这么多年来花天酒地后的良心发现,这句话给了当时才堪堪二十的他们直指将军宝座的决心。

远野叹了一口气,将线香插进香炉,再一次的双手合十,说道:“我们都好好的,您老就安心吧。”

离开宽永寺的时候时间尚早,远野还没那么迫不及待地要回到大奥里去,像所有借着各种名义偷偷玩乐的人一样,远野也选择了在剧场里看一场最新的戏剧演出再离开。

台上的故事对于远野来说可谓是无聊至极,他喜欢的故事太过血腥,永远也登不上大雅之堂,只能来这里看看无聊故事打发时间。但是这个剧情也太没有逻辑可言了吧,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脑子坏了要嫁给曾经接受过自己的资助又因为种种理由害死她父母的男人啊?远野在心里默默地骂着,这样的人可真是脑子有病!

中场休息的时候,远野听着楼下的人高声谈论着剧情,言语间流露出的自然是对男主角的羡慕:穷困的时候得到了好心人的资助,又和美丽的小姐私定终生,发达了便掌握大权,生杀全在一念之间,还能把落难的美人收到自己房中,谁能不爱这样的剧情呢?

这种话听得远野火冒三丈,聊了帘子出门倚在扶手上就骂开了:“到底是谁写出这种东西的?那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女人更是不清醒,你们就在这里叽叽歪歪吧,这世上可没有漂亮小姐做出这么蠢的事来?”

楼下的男人们的聊天被打断后显得相当不悦,他们正准备回过头反驳时,就看见了穿着华丽,带着帷帽的远野。他们一下子就愣住了,推让了半天还是选了一个读过几年书的人来讲话,那个人摆着一副清高腔调,慢悠悠的开口:“非也,女人嫁给她的丈夫后,便是夫家的人了,娘家的事情和她再也没有关系,所以那男子杀了她父母又如何,更何况那名男子还是个大英雄……”

“胡扯!”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远野打断了“要是我,我管他是什么大英雄,他杀了我的父母,还指望我嫁给他,做梦吧,与其如此,新婚之夜就该备把刀子,和那男人同归于尽才是。”

他话语里的杀气太过明显,男人们显然被他镇住了,一个个不敢再开口,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远野冷笑一声,掀起帘子回到了自己的单间里。

这场骚乱显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君岛育斗一边喝着茶一边询问身边伺候的小姓:“外面很乱啊,怎么了?”小姓则愤愤不平地说:“大人,有人骂你写的戏本呢!”在小姓眼里,自己大人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做的什么事情都是好的,怎么能有人质疑他呢?

君岛笑了笑,他倒不在意外人到底怎样评价这个他打发时间写出来的玩意儿,只是对那个骂人的人相当好奇,这可是他第二次被别人骂有病了。君岛出了自己的单间,殷勤的小姓连忙迎着连忙引着他到了远野的门前。君岛拨动了门前的铃铛,颇为礼貌的开了口:“在下就是这个戏本的作者,您要是对剧情不甚满意,不如与在下交涉一番。”

然而远野毫不留情的就拒绝了:“你谁啊,凭什么让我和你交涉?”君岛就站在门前,手上微微使力,撩起一点点竹帘,便看清了里面人的模样,远野进了房间就摘了帷帽,如今他一手撑头,有些百无聊赖的晃着杯子里剩下的那一小口茶,依然是紫色的头发,和那写满不爽的神情,就像那么多年前一样,一点也没有改变。

“在下是君岛育斗。”君岛万万没想到,他来江户找的那个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让他找到了,他心情颇好的报上了自己名字。“谁啊,不认识。”房间里面的拒绝声依然那么干脆利落。

真是一株生命力旺盛的野草,像原来一样的有意思,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还没有被人养成娇花。君岛默默地想,一边走,一边吩咐着身边的小姓:“你去查一查,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而房间里的远野则因为君岛自报家门而陷入沉思,他喃喃地说:“君岛,这个姓倒是耳熟,不会真是那个京都公子哥儿吧……”伺候在他身边的侍女看了看天色,太阳正一点一点落山,再过一会儿,她一定得提醒远野大人早些启程了。 

在远野去参拜寺院的时候,大奥里的德川则在百无聊赖的发着呆,他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一成不变,入江这个月忙碌的不行,而毛利则是不知道躲在大奥的哪个地方偷懒,自己带来的书不算多,就算读的不快,这么几个月下来也已经无书可读了,他倒是听闻平等院继承了整座隶属于将军的藏书楼,曾一度想向他请求允许自己借阅书籍,但是最近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平等院了,自然也无从向他提起这个请求。

他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听见阿樱的通报:“御台大人,常盘大人求见。”常盘同样也是隶属于将军的御年寄,但是和远野这种会掌管大奥各项事宜的御年寄不同,常盘主要负责的只是将军大人的起居以及中奥和大奥之间的联系罢了。

德川点点头,示意阿樱将等在外面的常盘请进来,常盘进屋后,首先行了个礼,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口:“御台大人,将军大人想要见您。”“将军大人来大奥了吗?”德川眨眨眼,他似乎并不曾听到御铃廊上响起的铃声。

“呃,将军大人并没有来大奥,但是他想见您……”德川在常盘的脸上看出了不知道为什么引起的无奈和尴尬,最终常盘下定决心一般的向德川说:“请御台大人随奴婢来。”

德川带着阿樱,跟着她一路穿行,在看到摆在御锭口的轿子的时候,德川还是忍不住问了常盘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常盘呢,带着仿佛是立马要踏上刑场的表情向德川坦白:“将军大人希望您能去中奥……”德川立马就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历任御台所自成婚以后,除非犯下大罪被夫家休弃回到娘家,或是和丈夫严重不和而搬离大奥,除此之外,终身都不会踏出大奥半步,更别提去到将军生活的中奥了,因为御台所的脚步一旦踏出大奥,很有可能被人抨击为干涉政务,而平等院请自己去中奥的这个举动可以说是惊世骇俗,前无古人,这也难怪一直恪守礼仪,绝不越雷池半步的常盘对这个举动感到难以启齿。但是德川并没有那么的刻板,对于中奥,他更多的是好奇,于是,带着些许困惑,他还是低头坐进了轿子里。

他们去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德川下轿后,常盘便递来了一顶帷帽,用来遮住德川的面容,毕竟身为御台所,德川的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见的。其实一路上并没有太多的佣人在侍奉,不知道是提前清过了场,还是平等院本身不喜欢太多人的服侍。

常盘将德川带到一扇门前,拉开纸门后,便离开了。德川进门后,才发现平等院换了一身练习剑术时穿的衣服,正坐在地上看着本书,他的身边放了两把竹刀,他听到德川进来后,抬起头来看着微微有些惊愕的德川问道:“我听说你曾经是京都第一的剑客,手生了吗?”

德川垂下眼睛,看着脚下的草席,低声回答:“在下已经四五年没有再碰过竹刀了。”但是平等院根本不听他解释,只是催促他带着阿樱进里间换上练习用的衣裳。

德川的衣饰复杂,头发也得重新打理,阿樱一个人花了不少时间才帮德川重新整理好。平等院看着换完衣服的德川,头发被一把扎起,身上华丽的衣服也被换成了深色的练习服,就连眼神都多了一丝锋利。这个样子才终于有些像他记忆里那个骄矜又耀眼的少年的模样了,平等院点点头,将身边的竹刀扔过去,看着德川将它握在手里后才问道:“感觉如何?”

德川一时没有回答,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握住竹刀的手,曾经因为练习剑道而生着茧子的手,在他分化成坤泽那一年就被细心的保养了起来,自此往后,他的生活就剩下了礼仪和京都贵族所推崇的风雅之事,而练习剑道则被认为是“不合礼仪,有损身份”的事从此离开了他的生活。

但是,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次握住竹刀的感觉依然会让他兴奋不已,仿佛是微弱的火苗,慢慢冲破冰层的封锁,这份喜悦随着心思一直流到他的四肢百骸,他抬起头来,看着平等院,露出一个浅到几乎无法捕捉的微笑,回答道:“能再次拿起竹刀,真是太好了。”

———————————————————————————————

小剧场:关于戏剧

远野:哈哈哈哈哈这是谁写的沙雕剧本!

替作者无故背锅的君岛:......


PS:1.本章参考资料是百度百科

2.请大家多多留言哈~~


评论(45)

热度(50)

  1. 只爱黑哥哥南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