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5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平德,修奏,月寿上线。


以下正文:

日子像流水一样的过去,一晃眼,新年就这么悄然而至,这是德川在江户过的第一个新年。江户风俗和京都大为不同,从元旦开始,各项仪式接踵而来,这让才从婚礼仪式中逃出来不久的德川头疼不已。

而这就意味着德川要每天都见到平等院了,那天晚上的阴影实在太大,导致直到现在,德川和平等院待在一起时,总是忍不住躲避他的视线。这让平等院心里很是不满,他自认自己从没对他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怎么这个人见了自己就想躲呢?

在一次性爱过后,平等院握着德川的手腕,掰过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沉声问:“你就这么讨厌我么?”这人每每和自己在一起时,总是板正端庄不苟言笑的模样,甚至会有意躲避自己的目光;但是和他身边的那些人在一起的时候,甚至是和大奥女中们在一起的时,却会露出温柔的笑来,再加上和自己共寝时,德川僵硬的身体和宁愿咬破嘴唇也不愿发出声音的样子,他实在想不出除了厌恶外的任何理由。

也对,那个在京都光芒万丈的小公子,突然有一天要到江户来成为将军的妻子,从此一生都要在被他们称为“蛮夷之地”的江户度过,任谁也不会对那个罪魁祸首生出半分好感吧。平等院有些烦躁的将自己的头发捋到脑后,放开了德川的手问道:“那你又为什么要到江户来,如果是你,要躲的话不也是很容易么?”

德川转过身子看着平等院,微微皱着眉头:“在下其实并没有厌恶您……”他还是对平等院用着敬语,宛如臣下与君王,家仆与宗主,唯独不像的,就是夫妻。

“而且,”德川停顿了一下,“在下到江户来,只是为了让姐姐过得更好罢了。”当初近卫大纳言找上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和姐姐的幸福永远不能共存,他们的父母去世后,德川家的势力一落千丈,他可以为了姐姐与青梅竹马的婚事拼尽全力,如今,他也愿意再次为了那个曾经保护着他的,爱护着他的女子而奋力前行。

“哈哈哈,”平等院听了这话,大笑起来,“你以为你那天真的自我牺牲能换来什么啊,你姐姐该怎么还是怎么样,不会因为你的牺牲而改变一丝一毫,而别人只会笑话你是个白痴。”

“可是,”德川板起脸来认真的反驳,“即使只有一分的希望,在下也会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如果不做的话,那就连一分的希望也没有了。”“哼,你真的以为义理可以拯救世界吗?”平等院低下头去看着德川那双堇色的眼睛逼问道。

“如果在下分化成一个乾阳,或者不在大奥城中,在下必然会证明给您看,义理可以拯救世界,但是现在,”德川的声音依然平静,但是平等院可以听出平静声音下的绝望,“恕在下无法证明。”

平等院看了德川半晌,突然伸出手来将他的长发揉乱,像哄着一只猫咪似得说道:“睡吧。”

新年的第四天,大奥照例要举行初弹三弦的仪式,这是大奥里女中们最喜欢的事情了,不光是奥中的所有女中和奥官们不分座次的开怀畅饮,大奥里还会挂上帘子,邀请表中的重臣们来大奥一同作乐,表中的大臣们得以借此机会窥视御台所的容貌,而同样的,女中和奥官们也可以借机看看大奥外英俊年轻的男子。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屋外的舞台上正在演着狂言,其他的屋子里则时不时传来女中和奥官们的笑声。而大曲龙次则靠着走廊的柱子,稍稍掀起帘子,和种岛修二一起窥视着自京都而来的御台所。

“唔,御台所的确漂亮,不过就像人们说的,是个冰美人啊。”大曲龙次感叹道,即使台上演着会令人捧腹大笑的狂言,这位御台所依然是坐的端正,板着一张脸,就算笑起来,也是和京都的人们一样,打开扇子,半掩着脸遮住自己笑的模样,“嘛,但也的的确确长得不错,”大曲龙次回头问身边的种岛“你说是吧?”

种岛则是敷衍着点头:“嗯嗯,好看呢,”他的眼神则一直放在御台所身边那个有着黄色头发的人儿身上,无论是喝茶,吃和果子还是和别人交谈,他的一举一动种岛都觉得莫名的可爱,“啊,真的很可爱啊。”种岛感叹一声。

“谁,谁可爱,御台所?”大曲龙次显然还没从德川身上回过神来,他眯了眯眼,怎么也没办法把“可爱”两个字和那个端庄的御台所大人联系起来。“是旁边那个啦。”种岛毫不留情的白了他一眼。

“旁边那个?”大曲龙次又把帘子撩开了一点,认认真真的观察了一会儿,“红头发那个啊,是挺可爱的,不过看着也太高了吧,似乎不大适合你诶,倒是很适合越知啊,我说,”他回过头去问越知月光,“要不要来看一下?”越知则从书中抬起头来——他一向不爱看狂言和三弦之类的东西,冷冷地回答:“我不感兴趣。”

而种岛则是没好气的的冲着大曲说:“是御台所另一边的那个啊,黄头发的,黄头发的!”这回则是轮到大曲来敷衍了,他实在不想再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京都来的奥官身上了,就他而言,还是江户那些脾气爽直,不绕弯子的姑娘们最是可爱,所以他敷衍的点点头,算是附和种岛的话。

种岛偏了偏头,看着注意力已经明显转移的大曲龙次,低声说:“你不喜欢,那就再好不过了,”他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了一声:“那我就不客气地拿下了。”

而在另一边的入江和德川则都感受到了他们的视线,但是反正被看一眼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也就默认了大曲和种岛他们的行为,而毛利呢,他正在想着怎样去和越知月光道歉。

那天他一回去,就向德川还有入江详细叙述了这件事,讲完后,才小心翼翼的问德川:“抱歉呀,和也,我是不是给你惹了麻烦?”德川到是不怎么在意:“你既然是无心的的,那位大人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如果你好好道歉的话,想必他也不会计较你的冒失的。”“所以呀,”入江笑眯眯的补充“寿三郎你要好好道歉呐。”

毛利回去后,还是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下到底怎么道歉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歉疚之心,他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亲手写一封道歉信,并附上自己画的画。“嗯,这样就行了。”毛利点点头,工工整整的在纸上写下了第一句话。

现在他正在考虑的是,就是怎样把这封信送到那边的屋子里。“阿玉啊,要怎么办才好呢……”他苦恼的问着他身边的女中,阿玉想了半晌,端过一盒点心来,说道:“毛利大人,不如把信放到盒子里,连同点心一起送过去吧,这样的话也不会太突兀哦。”

“就这么办吧!”毛利笑着说,把信装进盒子里,就委托阿玉送到那边的屋子里去,而阿玉作为女中,只能在大奥方的屋子里活动,所以还不得不委托他人再转交,这盒点心再又经历了在表方屋子里服务的小姓和越知的贴身小姓的手后,才终于到达了越知的手里。

这盒点心的到来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毕竟每年的新年和赏花会,女中和奥官们都会向自己心仪的或是尊敬的大臣们赠送礼物,而越知冷冰冰的眼神总是使得女中们望而却步,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在大奥并不怎么会收到礼,而这个,还是头一份送给越知的礼物。

种岛和大曲立刻来了兴致,他们甚至招呼着笑呵呵在一旁看着狂言的渡边杜克一起来围观这一份礼物,然后盘问着服务的小姓,这究竟是谁送来的,而小姓则挠挠头,只回答了一句是奥方的女中送过来的。

众人纷纷调侃着越知终于收到了来自大奥的礼物,就听见越知说了一句:“不是她,是他,送来赔罪的。”众人一头雾水,围到了越知身边,就看见他已经拆开了那个写着“越知月光大人亲启”的信封,里面赫然是毛利寿三郎署名的,亲笔写下的道歉信。

“唉,原来是道歉信,那个小家伙怎么惹到你了?”种岛饶有兴致的问,“没什么。”越知淡淡的说,信上一本正经地道了歉,字里行间都是京都风的遣词造句和矜持典雅,越知迅速地扫了两眼,只在最后的署名上停留了片刻,就把这份道歉信随手扔在了一边,然后展开了毛利随信附上的,用来赔罪的画。

看到画的那一刻,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了,在江户人的印象里,京都世家出身的公子,应该是多才多艺,样样皆通,然而毛利这幅画,甚至比初学的孩子还要差,凌乱的线条和极其抽象的人物让所有人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过了半晌,种岛才开了口:“越知,你确定这孩子真的是京都来的吗?”

越知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这幅画,大家围在他身边谈论了一阵便四散而去了。尽管这幅画的水平并不算高,但越知却知道,这幅画画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而被他捏住的角落,还有毛利用小字写下的一句话:以后再见面的话,可以喊您月光吗?

越知这起身来走到廊边,微微掀起帘子来向毛利看去,而毛利仿佛也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一般,一转过头来,看到他,便开心的挥了挥手,直到被德川提醒一声,才安分的缩回去坐好了。

越知放下帘子,将那封毫无意义的道歉信连同信封一起投进了炭盆之中,任由火舌将其吞噬殆尽,而那副宛若出自孩童之手的画作,却被他珍而重之地叠好,放进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新年的第十一天,是大奥中举行开镜仪式的日子。身为御台所的德川将要为所有有着谒见资格的女中和奥官们盛豆沙汤,而享用完豆沙汤后,女中和奥官们就可以取下供奉在神前的年糕并一一享用。御三家,御三卿和御一门也如往常一样,向大奥进贡了年糕,这些年糕数量之多,在大奥里堆成了小山,见到的女中们无不啧啧赞叹,就连毛利都去了仓库一探究竟。

毛利本来想拉上入江一同前往的,但是入江却没有毛利这般清闲。新年一开始,远野就因为情热而不得不离开大奥,回到自己的府邸休养,作为从属于德川的御年寄,入江就得代替远野,承担起整个大奥的运转工作,即使远野的情热期过去了,入江也得和他以按月轮值的顺序轮流值守。

就在毛利乐呵呵的去看年糕山的时候,入江则向御广座敷走去,今日有表中的老中前往大奥,商议三月赏樱会的各项事宜。

当种岛修二抵达御广座敷的时候,帘子后面传来的并不是远野的声音。“咦,今日不是笃京轮值吗?”他有些好奇的问正坐在帘子后面御年寄,“远野大人身体不适,出奥调养了,所以今日由我与您会面,”随后,种岛便看见那人一边伏地行礼,一边说道:“在下入江奏多,请您多多指教了。”

入江奏多,种岛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两边,入江这个姓氏源自京都,能与自己对话的,也只有和远野笃京身份职务相当的人,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人隐藏在竹帘后的身影,心念一转便说道:“恕在下冒昧,您愿意掀起帘子,面对面的交谈吗?”

帘子后没有了声音,种岛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入江说:“既然是您所希望的,在下无不遵从。”之后便是窸窸窣窣卷起帘子的声音,种岛就见到那个在新年宴会上让自己直呼可爱的人正笑脸盈盈的站在自己面前。

种岛低头行礼:“在下是种岛修二。”而入江则笑着一边坐下来一边说:“久闻种岛大人的名字,今日能见到您,可真是我的荣幸。”

种岛眨眨眼,也笑了起来:“既然久闻大名,那再用敬语说话岂不是太过客气了,如您不介意,往后再见面,请允许我喊您奏多。”“既然这样,我可不能给您占个便宜,”入江想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往后,我也用‘修桑’来称呼您好了。”

种岛拿出了从表中带来的文书,将其摊开给入江看,而入江则不慌不忙地冲泡茶水,将冒着热气的漆器杯子推到种岛手边:“天寒地冻,请用一杯茶去去寒气吧。”种岛握住杯子,热茶的温度透过杯子传到掌心,他透过袅袅的热气看着桌子那一边的入江,微笑着说:“今年的赏樱会,表中已经商议出了如下结果,所以派我来听一听奥方的意见……”

天气依然寒冷,但是阳光已不再是许久才能等到的,屋外的红梅静悄悄的开放,新年就这样随着寒冬一同离去了。

———————————————————————————————

小剧场

平等院:德川居然讨厌我,不敢置信?!

德川:好疼......

PS:1.本章资料参考《天璋院笃姬》

2.和等文的亲们道歉,由于开学了,所以基本上是一周一更,偶尔两更这样




评论(4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