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2

警告:大奥AU,ABO设定,OOC严重,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德川,入江,毛利,君岛上线,君笃提及。

以下正文:

京都,向来都是为世人所称道的风雅之地,高门贵族在这座城市里繁衍生息,守护着象征最高地位的天皇陛下。这里有着最繁华的街道,最美味的食物,最精美的衣裳,“这里真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所有人都这么想着,沉浸在这个梦幻般的城市无可自拔。

但是,已经有不少敏锐的人发现,在这座都城的靡靡之音下,已经掩盖不了骨子里的腐朽和窘迫。在公武对峙的百年里,为了维持着各方势力的平衡,不断有武家的女子或是坤泽嫁往京都,尽管不少高门贵族表面上鄙夷着他们的出身,口音和礼仪,但是面对一个月千两的巨额化妆费,又有哪个已经囊中羞涩的公家会真心拒绝呢。

幻梦并没有能持续多长时间,终究有一天,京都贵族们夜郎自大的幻想被他们曾经瞧不起的幕府彻底打破,幕府的实力太过强大,直接威胁了京都极大多数家族的利益,直到这时候,所有人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天皇才不得不派出人马来与幕府谈判,来维持最后的尊严。

据说最后帮助天皇的人马争取到最大利益的谈判官名叫君岛育斗,他为所有人带来了一个消息:和亲。

这个消息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之高兴,只要牺牲几个女子或是坤泽,就可以让其余人的生活再也不受打扰,多合算的事情啊,至于那几个即将下嫁的女子或是坤泽,又有谁会在意他们的想法呢。长久以来就是这样,荣誉与繁华归属于男子或是乾元,但是一旦出了什么差错,人们总想着将其归咎于女子或是坤泽,他们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只能像棋子一样受人摆布,在最关键的时候牺牲。

和亲的人选着实不太好选择,小门低户的姑娘们嘲笑着他们曾经攀附着的高门贵女,一边讨论着不知从何处听来的江户骇人听闻的谣言,一边庆幸自己因身份不够高贵而逃过一劫。往年总要为自己家族中的女子或是坤泽千挑万选,求得利益最大化的五摄家也坐不住了,将家中还未完婚的小辈匆匆订下了婚约或是草草完成了婚礼,甚至有一些心气高傲的家族为了不受下嫁江户的屈辱,逼迫着家中未出嫁的女子或坤泽直接落发出家。

五摄家中的小辈们无人可担当此重任,天皇不得不在皇室贵族中挑选,首先便是身为皇女的诸位公主,然而天皇子嗣并不多,只有三个年龄相差极为悬殊的公主,最年长的已然三十好几,最年幼的不过几个月大,剩下的一位公主也才堪堪七八岁,和江户幕府的将军差了近二十岁。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将目光放在了这位公主身上。

但是这位公主一听说希望让自己和亲江户,立马吓得晕死过去,醒来后便以死相逼,声称哪怕立马落发为尼,也不愿嫁去江户,她的母亲也哭求天皇,万万不要让自己的女儿嫁去受苦。

在这些京都贵女们的眼中,唯有京都一地才算得上是人世间,江户于她们而言,是夜间奶娘们吓唬她们早些睡觉的地狱,而坐镇江户的将军则是青面獠牙三头六臂的妖怪,在她们眼中,嫁去江户给将军做夫人和被祭祀给恶鬼没有区别。

天皇为此事犯了难,此时近卫大纳言向天皇进言,称德川一门子嗣众多,宗家有一位适龄的坤泽仍未有婚约,德川满门受天皇陛下赏识,众人感激不尽,愿以宗家之子下嫁江户,为陛下分忧。

德川,天皇对这个姓氏倒是印象颇深,自己远房的皇妹曾嫁入德川宗家,德川一门身份高贵,子嗣众多,枝繁叶茂,唯独宗家长房凋零,宗主因心疾去世,不久主母也丢下一双儿女撒手人寰,女儿前几年嫁入近卫家,本有望重新成为家主的儿子却因分化为坤泽失去了继承家族和财产的权利,只能眼睁睁看着属于自己的家主之位和父母留下的属于长房的财产被二房和分家瓜分殆尽。如今要嫁的德川子弟,恐怕也只有他这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了。

德川和也,天皇很熟悉这个名字,直到看到他的画像时才想起来,这个孩子在未分化之前,曾是名满京都的剑客,一手剑术无人能出其右,又相貌俊秀,仪表堂堂,一时是不少京中贵女们仰慕的对象,连天皇当时尚在人世的几个女儿都说,长大后定要嫁给那样的人才能此生无憾。只是后来家主去世,又听闻他分化成了坤泽,自此便再无消息了。如今看到这个名字,天皇仍是感慨万分,但也唯能感叹一句“可惜”罢了。

德川和也的消息就像一颗小石子,在天皇心中漾起一圈涟漪后便再无波澜,他唯一做的不过是想着这个孩子孤苦无依,吩咐着让他多带些人手与嫁妆后便把这件事情彻底丢开,任由德川家中的女眷们来操持。

五摄家欢庆着终于有人出面解决难题,自此德川一门成了他们的座上客,天皇也欢心于终于不用皇女下嫁,从此也给了他们更多的优待,只可惜,这一切的荣耀与便利,都注定不会属于即将嫁去江户的德川和也。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家族中的长辈,抱着让德川远嫁甚至客死他乡,从而更好地继承整个德川家的念头而出面推动,但德川和也对这一切甚至并无抵触之意,姐姐出嫁后,京都再没有任何事物可以留恋,他本来也不在乎嫁妆多少甚至侍从,唯一让他上心的就是挑选陪同自己一起前往江户大奥的陪嫁了。

“你们想与我一同前往江户?”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德川难得的变了脸色,面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入江奏多和毛利寿三郎发问。

他们两人和德川从小一同长大,不光是童年一起玩耍,他们也一起切磋剑术,一起讨论天下时事,即使德川分化成为坤泽,家道中落,他们也没有断开联系,德川并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好友因为自己就前往江户,他甚至已经做好不带任何陪嫁,只身一人而往了。

“嗯,我们已经决定啦,要陪着和也你一起去江户呢。”入江眉眼弯弯的笑着,旁边的毛利也跟着不住点头。

“我没有办法决定嫁去江户城这件事,可是你们比我要自由很多,留在京都不好么?”德川无奈地说,尽管他对江户没有什么大的偏见,但打心底还是希望好友能够在京都生活,陪同自己进入大奥,就意味着一辈子的奉公,从此再无嫁娶,德川并不希望自己的好友一辈子就这样寂寞的生活。

“自由?我们在京都的人生也可以算得上自由吗?”入江仍是笑着,但是不难听出话里的悲伤。“如果我们留在京都,大底也就是被家族当做联姻对象嫁出去吧,然后就在公卿的宅邸里为了那一点点的宠爱而费尽心机的度过一生,如果真的是过这样的生活的话,我会郁闷死的。”毛利也皱着眉头这样抱怨。

“与其如此,我们不如终生在大奥奉公,与你一同前往江户,说不定我们的命运也会转变呢,”入江笑着看向德川“所以啊,和也,带着我们一起去吧。”

“可是,”德川看了看两人,他们和自己不同,自己父母双亡之后,奶娘,侍从也被削减掉了,前几年为了姐姐的出嫁,他将父亲遗留的财产和母亲当年的陪嫁都一股脑儿的给了姐姐添妆,自己的日子过的简朴,甚至称得上一句清贫,而入江和毛利则是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日子过得自然要比自己舒心不少,“江户那种地方……”他实在担心他们会不习惯。。

“我说和也,你不会也像京都的小姐们一样觉得江户是个蛮夷荒凉之地吧。”入江看出了德川的担忧,笑着调侃,“我曾听闻从江户来的商人说起江户城,是一个和京都一样,甚至要比京都还要繁华的城市呢,”毛利也说道,“难道和也你也不想亲眼去见一见吗?”

“你们真的已经决定了吗?”德川看着二位好友,而在入江和毛利的眼中,他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

若如此可以改变二位好友的命运,可以让被束缚于大宅之中身为坤泽的他们看到从未见过的景象,那么,自己有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德川站起身来,望着门外的矮松说道:“彼之砒霜,我之蜜糖,世人皆畏惧江户城如猛虎恶鬼,与我们而言,却未必不是一个转机。”他冲着入江和毛利露出一个笑容来,“既如此,往后的日子里,要请二位多多指教。”

婚期定在了十二月中旬,算上花在路上的时间和到了大奥准备的时间,德川从京都出发的日子定在了九月初十,德川家也开始忙碌起来,即使家中长辈再怎么不喜欢他,至少衣服,嫁妆,陪嫁的侍从都得按照礼数一一准备,而德川本人在定下离开的日子之后,身后就多了一串尾巴,像是怕他逃跑一般,家中长辈派去了不少的侍女,德川本来想直接拒绝的,但是看着那些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们听说不要她们伺候时一个个吓得泪眼汪汪的样子,德川还是没能狠下心来,观察了几天她们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后,还是默许了她们跟在了身边。

在准备的日子里,除了每日听礼仪老师讲授江户风俗与大奥的规矩外,德川还抽空去拜访了身在近卫家的姐姐。

“什么,他们要你去江户城和亲?”德川的姐姐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坐在自己身前的弟弟。

“是,再过不久,我就要从京都出发了,我今天来,正是来向您辞行的。”德川看着姐姐脸上的表情,那惊愕的模样不像作假,才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竟无人告知您这件事吗?”

德川姐姐咬着牙,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夫家人装进了一个牢笼里,所有外界的消息都无法传达到自己这里,她几年前出嫁,成为近卫家的一份子,与娘家弟弟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她写过几封书信,可是都石沉大海,若不是这次德川亲自来向自己辞行,恐怕自己要等几年后才能知道他的消息了。她这样想着,眼泪也不觉留了下来。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他们竟要你嫁去江户那种地方……”她狠狠地把手中的折扇仍在草席上,“和也,是姐姐对不起你。”父母早逝,和也小小年纪就要撑起整个宗家内外的事宜,为了自己能顺利出嫁,和也放弃了属于自己的财产来为她添妆,这个孩子从来都不为自己考虑,把最好的都给了自己。

“不用担心的,姐姐,”德川拿出怀纸,递给自己的姐姐,“江户没有您想象的那么糟糕,您实在不必为我如此难过。”

“可是……”德川姐姐擦了擦眼泪,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德川直接打断了她,德川低声说:“此番让我去大奥的推荐者,正是大纳言近卫大人……”德川姐姐浑身一颤,他口中的大纳言近卫大人,正是自己的公公。

“我也想让姐姐过得更好一些啊……”德川笑了笑,说道,德川姐姐却直接伸手抱住了他,“若父亲母亲仍在世,你我姐弟又何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别担心,”德川伸手握住姐姐的手,“父母不在了,就由我来保护您,所以,您啊,”他低头向姐姐行了一个礼,“可千万要好好生活啊。”

德川姐姐看着面前的弟弟,昔日总跟在她身后的小不点儿仿佛一下子就成为了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她用力地点了点头,“请你放心吧!”

在京都的枫叶慢慢开始变红的时候,德川从京都出发了,除了陪嫁,侍女,护送他们的武士外,还有一个人和他们一同前往江户,君岛育斗将作为婚礼的见证人和江户城共治官随着这支队伍一起向东出发。

德川,入江和毛利都认识君岛,他们从小承蒙一个老师教导剑术,只是后来他们三人分化成了坤泽,而君岛则成了乾阳,为了避嫌,才渐渐少了联系。但是这一路中,他们也经常会隔着帘子和君岛谈话。

“君岛怎么会想着要去江户做共治官呢,留在京都会更好吧?”入江隔着帘子问他,京都人对于共治官一职可谓是相当厌恶不满,唯恐避之不及,不少派去的共治官都是年老不堪重用或者是因为得罪人而被流放的,甚至有些人得知自己要去江户后切腹自尽,君岛有才干,又在和谈中立下大功,尽管现在还不是殿上人,但凭着他的本事和家世,要成为殿上人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君岛若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留在京都才是更好的选择,他们几个人实在想不通,君岛怎么会放弃京都的大好前程与他们一起东去。

“在下听闻江户城繁华远胜京都,古人有言百闻不如一见,所以在下也想前往江户城去看一看,算是一种修行,”君岛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在下,还想前往江户城寻找一个人。”

“是女孩子嘛?”毛利好奇地问。

“不,”君岛笑了起来,“是个坤泽。”他想起烈日炎炎下阳光照在那人的紫色头发上,那人摔倒后被自己扶起来后脸上龇牙咧嘴的模样是他在京都小姐们的脸上从未遇见过的,他可以很肯定的发誓他对那人的举动绝对称得上彬彬有礼,但是那人看他的眼神却称不上友善。

就像是一株生命力旺盛的野草,在京都的繁花们之中再显眼不过了,那人站起身来甩开自己的手时,用江户俗语骂自己“有病”的模样让君岛至今想起来仍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德川这样问他。

“嗯,”君岛点了点头,“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啊。”

———————————————————————————————

抱歉诸位,本章平等院老大仍未上线,但是诸位要相信我是爱他的,下章他一定会出来的。下一章要讲婚礼了,所以lo主找了不少资料,要去cue一下流程,所以不会更得那么快了。谢谢大家观看,看完后请多多留言~


评论(1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