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平德】好去到人间1


警告:大奥AU,ABO设定,alpha=乾阳,beta=中庸,omega=坤泽。cp为平德,君笃,月寿,修奏,本章四位受君上线,笃京美人主场,平德提及。这是一个非常雷的文,非常雷,极度OOC,我发之前考虑了很久,大家如果不喜欢或者被雷到的话请务必迅速退出来,谢谢各位~

以下正文:

太阳缓缓升起,江户城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寂静了一夜的江户城终于重新热闹起来,商贩们的叫卖声为这座城市平添了一丝人世间的烟火气息。

但是对于大奥里的奥官们而言,新的一天早已开始,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赶着完成手上的工作,以免一不小心留下差池,给将军家抹黑。

远野笃京盘腿坐在千鸟之间的烟草盆前,听着众人喋喋不休地向自己汇报着这样那样的奥中事物,他的坐姿有些粗野,不像其他的奥官或女中一样身姿挺拔的跽坐,但没有人敢因此而对他加以指摘,除却远野令人生畏的脾气之外,大部分奥官都知道,在进入大奥奉公之前,远野曾与现任的将军一起在日本各地游历,在游历的过程中,他的膝盖受了重伤,长久的跽坐会让他的膝盖疼痛难忍,所以除了正式场合外,远野更愿意采用令自己不那么难以忍受的盘坐方式。

远野听着奥官们的汇报,心里烦躁不已,最近奥中的事物太多,他根本忙不过来,为此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他看着仍然在自己面前罗里吧嗦的女中,极力按捺下破口大骂的冲动,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一回应着面前的女中们。

五年前,他作为新任将军的左膀右臂进入大奥奉公,原以为奥中要比表中清闲不少,为此他曾狠狠嘲笑了要在表中忙碌的种岛和越知一通,但是谁曾想到,大奥御年寄的工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清闲。尽管现任将军的大奥里,没有姬妾,也没有需要侍奉的生母,更没有孩子,但是几百个女中已经让远野耗尽了他本就为数不多的的耐心。他不得不无数次的告诫自己,才能压抑下他心底深处几乎嗜血的渴望。

他已经不是那个可以在监狱里看着别人被处刑看的津津有味的孩子了,更不是那个看到要去京都流浪的武士们就大声喊着我也和你们一起去的少年了,这么久的磨练,即使远野自认脑袋不算聪颖也在大奥里学会了察言观色,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

“失礼了,远野大人,有事禀报。”女中看着远野不算好的脸色战战兢兢的伏地行礼,“有什么事,直接说吧。”远野想毫不客气地甩去一个眼刀,但看着对方伏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后顿时失去了兴致。

“京都来的德川殿下近日已抵达江户城了。”女中的话语像是平地一声惊雷,远野心里一颤,若不是有女中提起,他几乎都要忘记了,一个月前,软轿和车马承载着京都出身前来江户和亲的贵公子从中山道一路向东而下,至今终于抵达了江户城,若不是每日有先遣送而来的陪嫁箱笼,远野恐怕都要忘记了这座大奥城内,将迎来它的新主人。

“若草,房间布置得如何了?”远野转头询问自己的身边的女中,若草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深得他的信任。

“已经布置好了,公方大人的大婚典礼,奴婢们必当尽心竭力。”若草低头回应,一一细数了御殿各处的布置情况,不难听出她的声音里有着对武家精美器具的绝对信心。

“我还是亲自去看一眼吧。”远野习惯了大奥众人的欺上瞒下,再加之对象是从京都而来的和亲之人,他们铁定乐意对于身处弱势的公家脸面上再踩上一脚,来出一出长久以来被公家人鄙夷的恶气,但是远野清楚,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也如其余奥官一样小心眼的话,那么等这个大婚典礼过去后,他远野笃京今日的所作所为就会成为大奥城里最大的笑话。

若草了解这位御年寄的心性,在伏地微微行礼后便起身带路,远野也站起身来,稍稍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物,便随着若草一同前往御殿。

上一任将军大人生性懦弱,在表中被几位老中牵制着,从未放手去做过任何一项决定,他唯一能让人记住的不过是他在奥中无数的姬妾争风吃醋时所留下的香艳逸闻,但是不知道是从小体弱多病,还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直到他以荒唐的死法不体面的死在大奥的时候,他都未能留下一个子嗣,他去世候,御三家都想将自己家族的孩子送上将军的宝座,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坐上这个位置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

新将军的出身不算多么高贵,但堪堪够上了继任将军的标准,他的家族也早已没落,为此他甚至曾和一群人在日本各地流浪,所有人都以为这位才及弱冠的少年将军会如同他的前任一样任人摆布,但是事实证明再精明的老中们也会看走眼,这位将军一上台,就大刀阔斧的进行了改革,他没有需要牵挂的家人,也没有被掣肘的弱点,几次劝告后便把那些冥顽不灵试图牵制他的老中们下了大狱,把一切都换上了自己的人马。

在这样的铁血政策下,很快,江户幕府的实力开始不断增长,维持了数百年的江户与京都的平衡被一下子打破了,胜利的天平渐渐向幕府倾斜,不久之后,就到了天皇不得不向将军低头的时刻了,为了维持天皇的威仪,万般无奈下,天皇同意和亲,皇族宗室里选了个孩子就匆匆嫁到了江户。

房间的情况要比远野想象的好些,崭新的房间布置最终证明若草所言不虚,精美的漆器茶具,华美的服饰无一不证明,御殿已然为迎接新主人而做好了准备。

远野又去了长局查看情况,不光是未来御台所的房间,与御台所一同自京都而来的陪嫁亦不可怠慢,所以,长局的一之侧里整理出来了几个最好的房间供他们居住。

直到偶然路过仓库,远野才停下脚步,他看到不少女中正在整理箱笼里的物品,这些箱笼上都带有德川家的家徽,足以证明这些都是京都而来的陪嫁品了。远野看着这些物品,眉头一皱,他眼力不好,但是也看得出来,这位德川殿的嫁妆大多都是面子货,是些不值什么钱的漆器家具和小物,真正值钱的,可以傍身的金银钱财,珠宝首饰,古董字画的数量却是少得可怜。

远野哼笑一声,心里想着这位德川殿也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悄无声息地死在这个大奥里了,他带着出了一口恶气的隐秘快感,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远野收到了消息,德川殿下和陪嫁的京官已经进入了大奥,他自然不用亲自出面来安顿人员的,所以当一切都整顿好,轮到远野亲自去拜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远野到达御化妆之间的时候,正是在早膳和午膳之间的时候,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算是一天中比较热闹的时候了,但是当他站在御化妆之间的外面时,能感受到的只有一片寂静,陪嫁来侍女和侍从们站在门外,似乎和室内的主人并没有多少亲近之意。

这让远野有些意外,他以为京都的贵公子再怎么样也该被众人围簇着,众星捧月般地做着和歌或是翻看史书,就算有亲疏之分,总该有奶娘和从小侍奉的贴身侍者陪伴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道门隔出两个天地来,这样的场景看的远野都不禁有些同情起他来了。

站在一旁的侍女和侍从们看到远野时安静地行了礼,及时才刚刚抵达大奥,他们也已经被教导了如何遵守武家规范,知道了阶位高低。

远野微微点头还礼,之后便走进内室,宽大的屏风挡住了他所有的视线,他不得不正式跽坐,对着屏风内不愿见人的御台所大人伏地行礼:“在下乃是大奥御年寄远野笃京,特来拜见德川殿下。”

远野伏在地上,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想过这位御台所究竟会是怎样的人,也许会是个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怂包,也许会是个大字不识,万事由别人做决定的笨蛋,更大的可能性会是一个整天端着架子嫌弃江户这不好那不好搞不清楚情况的绣花枕头,但是如今对方拒不露面的做法又让他的想法有些动摇起来。他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久到他的膝盖仿佛都开始隐隐作痛,屏风后才走出一个人来,向他伏地行礼,用温柔的声音说道:“抱歉,远野大人,德川殿下长途跋涉,身体抱恙,现在正在卧床休息,暂时无法见您了。”

远野有些惊愕地抬起头来,眼前那人并不是他曾见过的画像上的德川和也,但是他穿着华丽的服饰,梳着京都流行的坤泽的发式,足以证明此人的身份不低,不是御台所,就只能是御台所从京都挑选,陪嫁而来的高门子弟了。

对面那人稍稍偏了偏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在下是入江奏多,陪同德川殿下自京都而来,以后也请远野大人多多指教。”

远野也急忙还礼:“您言重了,以后还得请您也多多指教才行。对了,”远野抬起头询问入江“德川殿下的身体如何?奥中有不少杏林圣手,不如请他们来为德川殿下……”

话还没说完,入江就带着笑意打断了他,温柔的语气下藏着不容置疑的决定:“不必了,有劳远野大人关心,德川殿下只是旧疾复发,稍稍休息就没事了。”

远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却也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他,眼看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这么冷下来,再看看入江万年不变的笑容,他有些如坐针毡地想起身告罪离开,却被一个声音又一次打断了。

远野一边想着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一边转过身子去看,屏风后的人探出半个身子,冲着入江喊着,在看到自己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寿三郎,不要胡闹。”入江带着些责怪的意味说着,但语气却是很温柔的,那个被称为寿三郎的青年看了看远野和入江,稍稍行了礼,又把自己缩回屏风后面了。

远野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入江,那个名叫寿三郎的青年显然身份也不低,入江看出了他的疑惑,再次微笑着开口:“他是京都毛利一族的嫡子,天皇陛下感念德川殿下下嫁江户的情谊,担心德川殿下会在城中思念家乡,故此派遣了我和寿三郎一同而来,于江户城中陪伴德川殿下,以免德川殿下一人孤单。”

现在,远野终于可以安安静静行完礼后离开了,入江一直将他送出房间,直到远野带着人转过走廊转角,入江才回到房间,屏风后面,赫然坐着入江口中所说身体抱恙卧病在床的德川和也。

“啊,大奥的御年寄可真是不好对付啊……”入江朝着德川吐了吐舌头,“和也殿下怎么看?”

“看起来很凶的样子呢,”毛利毫不客气地插了嘴,“但是是个聪明的人啊。”

德川没有对着他只听到了声音的御年寄作出任何评价,也没有开口,只是把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看向绘着山水花鸟的屏风,眼神如刀一样锋利。

远野离开后也轻松不少,他实在是很讨厌对着公家人说话,那群人从小训练出来的礼仪和永远挂着假笑的脸都让人从心底感到不舒服,远野想着,回忆起几年前的夏天,在京都的大街上,自己和其他人走散了,被人流毫不客气的撞在地上,他的膝盖疼痛到自己无法站起来,直到被一个穿着华丽的少爷一手扶起来,那人操着绵软的京都口音,微笑着说道:“京都的路和江户可不一样啊,你以后走路可要当心了。”那人随后就走了,带着一队侍从,身后还有不少女子低声喊着“君岛大人”,眼神里满满都是倾慕。但是远野笃京敢用他的膝盖发誓,他分明在那人的眼里看到了被笑容隐藏的极好的不屑,连这种人都会有女子追在他身后啊,京都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真是恶心的公家人……”远野还是将他憋了很久的话骂了出来,“还有那个老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给将军大人和幕府找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那个老头说的是谁在场的所有女中都心知肚明,但远野也只是在这里发泄一下牢骚,也没有人会真正去顶着远野的脾气去触霉头。但是偏偏今日就有人那么的不识好歹。

“远野大人,奴婢觉得您说这话实在是不妥,天皇陛下威仪浩荡,实在不是我等奥官可以谈论的对象。”远野听着声音,转头看去,是个他不认识的女中,应当是若草提拔上来的御中腊。

“哼,天皇陛下,”远野走近了那个女中,“你进大奥的时候,发过终身奉公的誓言吗?”,得到女中的肯定的回答后他便毫不犹豫的伸手掐住了那人的脖子,“那还要麻烦你告诉我,你奉公的主家,究竟是将军大人,还是天皇!”

尽管远野是个坤泽,但他毕竟还是个男子,手上的力气不少,他直掐的那个女中喘不过气来才意犹未尽的松开手,冷冷的瞥了一眼若草,吩咐道:“把她给我拖下去处刑,我不希望以后再在大奥里看到她。”

直到御末把人拉走之后,远野看着那一群低着头噤若寒蝉的御中腊们,冷笑着说道:“以后,我不想再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了。掌管天下的乃是我幕府的将军大人,这一点,你们最好牢牢的记在心上。”

————————————————————————————————

感谢诸位观看,自从看到有人说德川的姓氏和江户幕府的将军姓氏一样就一直很想写这个梗,但是德川的性格实在不像武家出身,所以还是由凰叔来当将军吧,德川安心做个公家少爷就好啦。下章揭秘德川殿下的究竟为什么会来和亲,如果有人看,请大家多多留言,没人看就不写了orz


评论(2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