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觞

脑洞奇大,笔力不济,薛定谔的坑品

星际反叛——子世代(上)

写在前面:这个是我脑洞大开后,向 @严肃的仙人掌 太太要了授权,产出的高中生子世代的故事。既然太太的正文里描述的是omega如何争取自己的权益,那么这篇文里我想阐述的就是关于隐形歧视和刻板印象的问题。但是由于笔力不济,实在写不出我要的效果,为了博太太一笑还是放上来了,大概还会有中和下,太太别嫌弃orz

正文:

炎热的夏日天气和不停鸣叫的蝉为这个夏天增添了一丝烦躁不安的气息,平等院辰明在房间里收拾着衣服,明天是他去到军校报到的日子。

房间里拉着窗帘,来阻挡午后过于刺目的阳光,制冷系统调节着屋子里的温度,好让这个孩子因为气温对于夏季的不满减少一些,但是没什么用,辰明对于夏季的不满在这个暑假达到了顶峰。两个月前,他正式从高中毕业;一个月前,家中收到了第一军校的录取通知书,随之一同而来的,还有他的性别鉴定结果通知书。

尽管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面对结果总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落,辰明成为了他最不愿意成为的属性——omega。平等院对于属性不怎么在乎,在他眼里,属性远没有实力来的重要,不管怎样,这个平等院家族唯一的继承人的身份与地位都不会改变;反倒是德川,看出了辰明极力想要隐藏的失落与不安,或许是omega总能更了解omega的想法,又或许是感同身受,所以当那天晚上辰明百无聊赖的在院子里朝着水池丢小石子的时候,德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在害怕些什么呢?”

“嗯?”辰明回头看着德川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没有,我没有害怕,我只是有点失望,我希望成为一个alpha或者beta,omega什么的,我不想被人一辈子束缚住,我也不希望因为这个身份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他回过头,看着平静的水面被小石子打出一圈圈的涟漪,有些难过地开口。

“谁告诉你omega的人生会被人束缚住,是我给了你这样的错觉吗,还是你所认识的其他omega长辈们呢?”德川偏过头,看着自己的孩子,语气平静,却有着足以稳定人心的力量。

“不是的,父亲一直很强大,其他叔叔们也是,只是新闻上总会有的吧,”辰明淡淡的说,他低着头,德川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现在越来越多的omega们结婚后都会放弃工作,回到家庭去照顾孩子,舆论对于omega们也总是希望让他们回归家庭不是吗?从联盟的总统竞选,到学校里的学生会长,几乎没有omega们的身影,还有上次,”说到这里,辰明突然激动起来,转过身望着自己父亲那双漂亮的眼睛道“晋升少将那件事,父亲不觉得不公平吗?明明就功绩而言那个人远远不如您吧,却还是升任了少将,就因为他是alpha吗,而且父上也说,omega最高只能升到大校的位置……”

“辰明,”德川看着儿子那与自己十分相像的脸庞,他能从这个孩子身上感受到与自己当年得知鉴定结果时别无二致的悲伤与失望,“或许你觉得这一切很糟糕,但是别忘了二十多年前的平权运动,在你们而言,那不过是历史书上的几句话,与我而言,却是的的确确经历过的,当时不要提少将了,就连进军校于我们omega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我们唯一的期望就是在希望星如履薄冰地活着,艰难的进行着抗争。”

辰明愣愣地听着,德川很少主动提及自己二十多年前的omega平权运动,连他小时候缠着他讲故事的时候,德川都只会绕过这个话题,“相比较过去,今天的社会已经在进步了,也许它还不够完美,但这只是需要时间和行动而已。如果你想改变别人对于omega们的看法,最好的做法就是用行动去改变,抱怨不会改变任何事,只有行动和抗争才可以。”

“这个世界还是实力至上的,就像你在U—17基地里一样,你没有必要拘泥于这个属性。”德川用手轻轻按住儿子的肩膀,“不用担心,omega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

尽管父亲这么说着,辰明也尽全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但是身份的转变一时间终究难以适应,不过还好,虽说还不怎么适应,但总算不排斥这个身份了。辰明有些漫无目的的想着,把自己的衣服丢的一团乱,家政整理一直都不是他擅长的科目。

“嘀嘀嘀……”通讯器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按下接听键,真人影像立刻出现在他面前——是许久未见的三津谷玥玖。

“啊,好久不见了,三津谷桑。我房间这么乱,让你见笑了。”辰明把散在额前的藏青色乱发别到耳后,“有什么事吗?”

“好久不见呀,辰明,”三津谷推了推他那副度数不低的眼镜,笑着说“你是明天去军校报道吗?”

“嗯,是的,想早点过去适应一下。”辰明朝三津谷笑笑“前辈已经在学校了吧?”

“明天我们学生会迎新,估计很忙,没办法给你接风了,等过两天,我和入江还有越知他们一起请你吃饭吧。”影像那头的三津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他不由自主地去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

敏锐如辰明,怎么会发现不了这小小的异样,他凑到镜头前,带着微不可闻的笑意开口:“三津谷桑只为了说这些就给我打电话吗,我该说什么呢,真不愧是基地里最强的干事吗?”

青年的语气温柔,嗓音动听,但对于三津谷而言,心跳的声音覆盖住了辰明的话语,凑得如此近的影像让他觉得仿佛一伸手就能抱住眼前的人,这样的想法让他觉得血液都涌到了脸上。

“三津谷前辈,你脸红啦。”辰明笑着说,带着点小小的得意。而被暗恋的人说出这句话则让影像那头的三津谷玥玖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飞快的告别后便伸手关掉了视频。

“呼!”三津谷伸出手来拍了拍自己的脸,回头问一脸八卦表情的加治风多“老爸啊,有什么办法才能鼓起勇气去告白呢,我现在看见辰明还是好害怕啊,辰明那么好看,气势又强……”

“好办法么,”加治风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把自己的经验总结了一下“一往情深?死缠烂打?嘛,反正当初我就是这么追到亚玖斗的啦。”身为一个合格的Alpha,是绝对不会把自己当年告白失败无数次的惨痛经历说出来的。

“风多桑,我怎么不知道你当年就是这么把我追到手的,嗯?”另一个当事人三津谷亚玖斗抱着电脑笑着走进房间“不要听他胡说八道玥玖,要和辰明好好相处,慢慢培养感情的话,到时候告白也就是顺其自然的啦。对了,风多桑,”三津谷亚玖斗转过头去,看着坐在地板上的加治风多“麻烦你把这些任务全部完成啊。”

“唔啊,不要吧亚玖斗,回家也得完成文书报告吗?”原本还精神着的加治一听到这个话立马沮丧起来,“如果不是风多桑总是跑来信息处理部的话,也就不会留下这么多没完成的任务了,得快点做完才好呢,要不然下次会议,老大绝对要骂人的。”三津谷亚玖斗看着撒娇的爱人,有些无奈地说。

“那亚玖斗会在这里陪我的吧……”加治风多有些心虚的看着自己的爱人,“是,是,我会在这里陪着风多桑的,不用担心。”三津谷亚玖斗叹了一口气,捧住一看就知道“觉得亚玖斗不爱我”病又犯了的加治的脸,在爱人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至于玥玖,在三津谷爸爸说完话后,自知无法从自己的父亲们身上得出任何可以攻略辰明的情报后,就自觉自动的离开了房间。讲道理,即使是作为他们二人的儿子,也不想天天被自己的父亲们塞一嘴狗粮好么,更何况,他还是个处于暗恋中的孩子呢。 


PS:1.在太太的番外里,德川和凰叔结婚后,入籍平等院家,已经改姓“平等院”了,但是这里为了区分,还是用德川来称呼他。

2.关于孩子们的名字,都是我瞎取的,没有任何特殊意义......


评论(15)

热度(35)